第二日早上,秦朵便是和轩之一起出发了,或许是因为被秦朵被向家退亲的原因,又或者是其他的事情,秦大壮对秦朵和轩之的游湖表示十分的赞成不说,甚至于还鼓励姐弟俩一起出去,在轩之和秦朵离去以后,李氏便是站在了秦大壮的身后。

    “你宁愿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是告诉那个死去的人和她的女儿,也是不愿意告诉我么?秦大壮,咱们的青梅竹马,在你的心里,都是什么了?”这些天,李氏也是一直在隐忍,隐忍到秦朵姐弟俩一走,便是再也是忍不住了,看着秦大壮,便是追问道。

    “有些事情”秦大壮看着李氏,脸上都是惆怅?!靶阌?,你灭有必要知道,就算你知道了,也不过就是徒增烦恼罢了,你没有那么的魄力去承受那么多的事情?!鼻卮笞程玖丝谄?,然后就是缓缓朝着里面走去?!按笱镜暮⒆映錾耪饷匆坏闶奔?,我听说这段时间赵家的一直对大丫似乎是有些大丫,你且去看看大丫吧,不管怎么说,大丫都是我们的女儿,总是受婆婆欺负,那也是不好的?!?br />
    秦大壮停顿了一会儿,方才是对着李氏说道,李氏楞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秦大壮,秦大壮却是不再理会李氏,而是直接走了,看到秦大壮的样子以后,李氏苦笑了一声?!扒卮笞?,我就是知道,其实在你的心里,我是一点都是不重要的,你的心里,始终都是只有那个人罢了,可怜我一直知道,但是却是装作不知道,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到头来,全部都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崩钍系谂员叩奶ń咨?,看着秦大壮轻声的嘟囔。

    秦大壮似乎死听到了李氏的话,但是似乎又是没有听到,只是从容的离去,没有头看一眼李氏,李氏在那里坐了许久,方才是站起来,然后朝着秦大壮的方向过去了。

    走在路上的秦朵的心情不错,一路上还哼起了小调,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轩之的嘴角也是带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两个人坐马车在路口处和云锦然司梦文两个人汇集,云锦然司梦文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穿着骑装,坐在大马上?!敖跞桓绺?,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秦朵?我看上去也是没有什么嘛?!鄙倥纳羰值暮锰?,秦朵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眼前的段水柔。

    她原本还以为段水柔是个温和婉约的姑娘,现在听了段水柔的话以后,秦朵只是无奈的摇头,抬起头看着段水柔,段水柔也是看着她,秦朵楞了一下,因为此刻段水柔的眼睛里面,都是shenshi“既然人都是到齐了,那么咱们就是走吧?!?br />
    秦朵将马车的帘子放了下去,司梦文却是笑眯眯的挤了进来?!靶闳テ锫?,这马车便是让给我们这些姑娘吧?!彼久挝牡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对着轩之说道,轩之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番司梦文,司梦文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轩之,轩之只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是起来了,抖了抖身子,毫不犹豫就是走了出去。

    “既然司姐姐要和姐姐一起说些闺房中的话语,那我就是让吧?!甭沓低饷娲戳诵纳?,秦朵听了轩之的话以后,有些无奈的摇头,司梦文则是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看来大家都是知道,小朵儿和我,可是闺中密友呢,小朵儿,咱们可是要聊聊什么隐私的话题?”司梦文有些促狭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挑眉,看着司梦文,看到秦朵的目光以后,司梦文识趣的摸摸鼻子,干笑了一声?!叭ǖ蔽颐挥兴倒??!?br />
    虽然说距离洞庭湖边不远,但是真正感到洞庭湖的美景边,还是费了不少的时间,这一路上秦朵和司梦文两个人都是在马车上睡觉,轩之则是和云锦然一起骑马,还有段水柔,段水柔倒也是个英姿飒爽的姑娘,秦朵好几次醒来,都是听着段水柔十分开朗的笑声。

    “段家以前也是大户人家,是云城数一数二的,只是后来出了些事情,便是家道中落了,中落之后,也不过勉强留下了几个孩子,这段水柔,就是段家的嫡长女,因为出事的那天在外面,所以便是侥幸活了下来?!辈恢朗裁词焙?,司梦文看着坐在马车旁边朝着外面看去的秦朵,就是淡淡的对秦朵说道,秦朵愣住,然后就是转过头看着司梦文吗,他不知道,司梦文和她说这些做什么。

    “那个时候,段家和云家,便是定下了娃娃亲,若是段家生的是儿子,吕阳王妃生的是女儿,那么就是郡主嫁入段家,若段家生的女儿,吕阳王妃生的儿子,那么段家的女儿就是嫁入王府,若是生的是一对姐妹或者兄弟,那么就是一辈子都是好朋友,;两加绝不对安居俄关系?!彼久挝牡亩宰徘囟渌档?,秦朵看着外面的段水柔,先前对段水柔的好印象便是完全就是没有了,秦朵承认,自己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在某些事情上,秦朵又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其实是小气得要死的,就好像现在看着坐在马上和云锦然一起聊天正开怀的段水柔,秦朵便是只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是动了,有些不情愿的动了。

    “坐马车也是累了,司姐姐,咱们也是出去骑马吧?!?br />
    “可以啊?!彼久挝男ψ诺阃?,和秦朵一起出了马车,也不知道司梦文做了什么,周边很快就是有两匹马跑了过来,秦朵有些意外的看着司梦文,她可不相信,司梦文有那么一个本事,可以找来野马,更何况这些马上马鞍等一切都是崭齐的。一看便是知道,肯定是家养的马匹。

    “他出门,一般都是要搬着几个家走,一条两条马是满足不了他的,所以他的侍卫京城是为他准备好了多余的马匹,让他好置换,免得马匹累着?!痹平跞坏幕翱梢运凳鞘值某?。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

    “锦然哥哥,和一个娘娘腔有什么好说话的,那深宫里的太监,没有那东西,还知道藏起来不说,有些人就算是知道,也而是照样的不知道悔改才是?!倍嗡岬目戳艘谎鬯久挝?,然后就是说道。

    听嘞段水柔的话以后,秦朵这才总算是见识到了段水柔究竟是有多彪悍,听了段水柔的话以后,秦朵这张老皮都是微微有些红了,但是当事人却是好像什么都是没有说一样,看着司梦文,眼睛里面都是挑衅。

    “我虽然是男扮女装,但是好得也是出了名的美人,倒不像是某些人,看来看去就是一个嫁不出去的野姑娘却是有不自知,还以为的指责别人的不是,我说段水柔,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老大不小了,整日介的这样晃来晃去也不是什么办法,何不让我身边的人给你安排一场婚事,让你也当一把新娘子,过一把瘾?”司梦文抬起头,对着段水柔,毫不犹豫就是了去。

    秦朵噎住,然后就是看着司梦文,她倒是从来都是没有想到,司梦文还有这样彪悍的一面。

    “小朵儿,咱们走吧?!笨醋哦嗡嵋醭恋牧?,司梦文似乎是心情不错,吹了两声口哨,率先骑马走了,云锦然坐在后面,秦朵朝着云锦然看去,云锦然便是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秦朵无奈的耸耸肩,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段水柔,然后就是追着司梦文去了,云锦然也是骑马跟上,段水柔稍微慢了一点 ,但是也是很快就是跟了上来,留下马车夫看着那一群飞了出去的人,眼角都是无奈。

    “这去,要怎么和老爷交代?”却原来是秦大壮安排给秦朵的马车夫。

    “司姐姐,你和那个段水柔的关系不好?”将云锦然和段水柔轩之跑了好长一段路以后,秦朵和司梦文两个人将速度慢了下来,然后就是看着司梦文,问道。

    “不算关系不好,我和她以前也算是青梅竹马,不过她以前老是仗着一身武艺和云锦然一起欺负我,哼?!彼久挝娜词抢浜吡艘簧?,然后就是说道。

    “原来司姐姐和云锦然以前是青梅竹马啊?!鼻囟淙词切γ忻械亩宰潘久挝乃档?,司梦文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八姥就饭苷飧鲎鍪裁??什么狗屁的青梅竹马,若是青梅竹马,那个王八蛋能把我的赌场给关了不?那可是我几年的心血!”司梦文气哼哼的说到。

    听了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闭着嘴不说话,只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那个赌场的关闭,和她还是有着不小的关系的,因为那个赌场,是她和云锦然一起,导致关闭的,甚至还少不了她的筹谋划策。

    看到秦朵沉默,司梦文楞了一下,转而便是想到了事情的原委,干笑了一声?!靶《涠悴灰谛睦锶チ?,那个事情我一点都是不怪你的,就算没有你,云锦然也是迟早会想方设法把那里关掉的,因为那是吕阳王的命令,哼,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吕阳王,一心想着掌控整个楚地,恨不得一只蚊子都是飞不进来?!?br />
    司梦文的话让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抬起头看着司梦文,“司姐姐说的,可以和我说说么?吕阳王为什么不让蚊子飞进来?”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