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云锦然的心情有些不好,站在不远处看着那边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眉头紧紧皱起,段水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云锦然的身边,看到站在栏杆边上的秦朵和司梦文,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啊,小朵和梦文哥哥,还真搭配?!?br />
    段水柔的的话将秦朵和司梦文的思绪都是拉了来,云锦然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段水柔,然后就是转身朝着里面走去,秦朵看着云锦然离去的方向,却是没有追过去,只是摇摇头,然后就是了自己的房间,司梦文有些恼怒的看着段水柔、

    “你这存心是找不痛快么?若是不痛快的话,洞庭湖这么大,随便找个地方自己跳进去就是好了?!彼久挝睦浜吡艘簧?,然后就是转头走了,段水柔看着所有离去的人,脸上都是恼怒,不过那恼怒只持续了一下子,段水柔就是转身了自己的房间。

    原本好好的观海,因为段水柔,大家都是不欢而散,秦朵坐在床边,看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湖面,思绪却是忽然就是飘出了很远,当然,最主要的思绪,还是集中在了云锦然还有酸水肉的身上。

    有时候感情不是随便就是来的,那是因为有人去刻意的去观察,去体现,所以方才是可以发现,就好像秦朵对云锦然的感情,秦朵不认为自己有多么的喜欢云锦然,但是想到云锦然和别人在一起,秦朵的心情就是有些不大开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锦然又是出现在了秦朵的门口,秦朵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然后就是对着云锦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澳阍趺蠢戳??”

    “随便走走,走到你的门口,看到你没有关门,所以就是进来了?!痹平跞蛔叩角囟涞亩悦孀?,然后就是看着秦朵,秦朵呵呵笑笑,从桌子上面端了一些水果,然后就是放到了云锦然的手里。

    “你自己吃,我就是不管你了?!?br />
    说着,秦朵就是朝着外面看去,云锦然看着秦朵,顿了一下,方才是开口。

    “喂,秦朵,我知道,巴陵郡这边有一家很好吃的鱼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据说那鱼馆的鱼味道十分的独特,可以说是巴陵郡的一绝?!痹平跞豢醋徘囟?,然后就是说道,只是看到秦朵不开心的样子以后,云锦然的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转过头看着云锦然。

    她和云锦然,最近这半年几乎都是没有见面,一直到她被向家退婚,两个人方才是再一次有交集,秦朵不明白云锦然的心思,要不知道云锦然的故事,如果说以前的秦朵将云锦然一直当做最好的哥们的话,那么现在,秦朵忽然就是发现,尤其是在向家退婚以后,她的心思终于是露出了水面 。

    当被向家退婚的时候,秦朵知道,她不过就是心情稍微糟糕了一点,那个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是云锦然,想躲在云锦然的怀里哭一场,但是,云锦然的怀抱,终究是不属于她的,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心里却是好像做了某些决定一般。

    “可以啊,咱们去吧,要叫上司姐姐和段水柔么?”

    “司梦文不爱吃辣,就是算了,至于水柔”云锦然砖头看了一眼段水柔的房间,这一天他的好心情或者坏心情或者不开心都是因为段水柔出现而有的,就算云锦然再迟钝,段水柔的心思他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尤其是段水柔对秦朵的莫名其妙的敌意,让云锦然十分的头疼。

    “还是算了吧,就咱们两个人过去吧,你这个大胃王,若是被人看到了,肯定以后会笑死你去?!痹平跞徽酒鹄?,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耸耸肩,想着两个人也好,跟着云锦然一起出了客栈。

    云锦然所说的酒楼就在客栈的不远处,叫做渔家味道,装修简朴大气,整个酒楼的一般都是建在洞庭湖上,此刻正是黄昏时节,生意正好,桌子上面都是摆着大锅,有小儿就在路边宰鱼,一股淡淡的香味在周围萦绕,十分的吸引人。

    “怎么样,喜欢吧?!痹平跞恍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然后就是拉着秦朵的手朝着上面走去,“在过来的时候我就是已经订好了一间包厢,你且随我过来吧?!?br />
    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抬头看着云锦然,点点头,随云锦然一起进了酒楼,掌柜的正坐在前面,看到是一对普通的男女进来,也是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就是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

    “天字号包厢,我先前已经订下来了的?!痹平跞唤桓鲇〖旁诹苏乒竦拿媲?,掌柜的急忙抬起头,看到云锦然拿出来的印鉴,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云锦然,但是印鉴却是不是假的,掌柜笑眯眯的走了出来?!罢馕还?,小”掌柜的仔细打量了一下秦朵,却见秦朵并没有梳发,显然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小姐,请随我来,天字号包厢正为您留着呢?!闭乒竦男γ忻械某徘懊孀呷?,能够订下天字号包厢的,那可都不是一般的任务,他这个小掌柜肯定是得罪不起的,既然是得罪不起,那便是只有好好的伺候着,哪怕是个乞丐走进来,只要拿着天字号的印鉴,就是大爷。

    所谓的天字号还真不是一间房,就是一个小阁楼,小阁楼很高,立在洞庭湖上方,坐在上面,便是可以看到洞庭湖很远的风光,云锦然随意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怎么样,喜欢么?”

    秦朵站在栏杆上朝着下面看去,天字号的包厢就是立在屋顶上的一个小顶楼,只是店家的独到想法,所以便是将这个小小的阁楼弄了出来,却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想法,秦朵这也看看那也看看,站在窗边朝着下面看去,这个天字号房间三面都是窗户,不管怎么坐,都是可以看到下面洞庭湖的风光,秦朵满意的点头。

    “喜欢啊,难得你可以找到这样的地方,一边吃鱼一边看洞庭湖的美景,当真是人间难得几啊?!?br />
    秦朵伸开双手,任晚风吹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就是感叹着说道,恰在这个时候,下面传来了喧闹声还有掌柜十分无奈的声音。

    “尹公子,天字号真的已经有人订下来了啊,不是小的骗您,您也知道咱们渔家味道的规矩的?!闭乒竦幕坝锢锩娑际谴狭丝耷?,秦朵有些好奇的朝着下面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宝蓝色绸缎的少年怀里正拥着一个穿着粉红色纱衣的少女,此刻正站在天字号的楼下。

    “我不管,我和玉儿今儿就是要上去,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和玉儿都是要上去吃晚饭,本公子可是巴陵郡郡守的儿子,难道这巴陵郡还有身份比本公子高的人不成?今儿个你渔家味道我尹向华就是包了,还不快去好好的给我打点一番?”尹向华搂着怀里的美人,脸上都是带着自豪。

    这个花魁他可是足足追了三个月,撒了大把银子方才是弄到手的,今儿个是美人第一次陪他出来吃饭,他是断然不能再美人的面前丢了自己的面子的。

    “尹向华,好久不见?!笨吹秸乒竦奈?,云锦然却是站在天字号的门口,对着尹向华招手,听到熟悉的声音,尹向华抬起头,在看到门口那笑眯眯的人影以后,只觉得腿肚子都是有些打挺,巴陵郡是楚地的地盘,所以对于吕阳王那个唯一的儿子,云锦然大家还是十分的清楚的,尤其是云锦然那个时候也算是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以前的尹向华,没少做过云锦然的狗腿子,所以在看到云锦然以后,尹向华的整个人都是抖了起来。

    这些年云锦然在外面锻炼,所以便是没有怎么来整治他们的,但是年少时候养成的习惯,这个时候,尹向华还是没有去掉,看到云锦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云云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我带我”云锦然转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正望着外面出身,显然是对于这样的戏码没有多少的意思?!拔掖遗笥殉隼闯苑?,对了,你爹是巴陵郡的太守,我记得你们家有一条花船,你且借我用两天,明天我带着我朋友出去玩玩?!痹平跞豢醋乓蚧?,然后就是说道。

    离花朝节还有几天,到了花朝节那天,到处都是人,船也是十分的多,少不得湖面会十分的拥挤,若是可以在这之前好好的看一番洞庭湖的景色,想必秦朵还是十分的开心的。

    “云公子,不是我不借给你啊,实在是”尹向华的脸上都是难为情?!澳阌植皇遣恢牢壹业哪歉隼贤纷?,平时都是严厉的不得了,别说把船开出来了,就是将上面的一块木板带出来,我也会被他打死的?!?br />
    尹向华的话让云锦然愣在了那里,诚然,虽然尹向华是个纨绔,但是他的父亲,巴陵郡郡守,却是个十分严肃的人,不但严肃,并且还十分的恪守礼教,对子女的教育也是十分的严格,若是让尹向华去将船开出来的话,似乎是有些难度。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