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看着段水柔的样子,虽然是有些怀疑,但是还是点点头,然后就是看向了云锦然和司梦文,司梦文和云锦然对这一带都是十分的熟悉的,听了段水柔的话以后,都是点头。

    “确实是这样的,朵儿你要过去看看么,我以前去看过,还挺有趣的?!彼久挝男ψ哦郧囟渌档?,秦朵点头,云锦然也是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去和船长说一下?!?br />
    “我去吧?!倍嗡嵴酒鹄?,然后就是笑着看着秦朵还有云锦然,司梦文?!凹热皇俏姨岢隼吹?,那就是由我去和船长说吧,你们坐在这里看日出?!彼低?,段水柔就是笑眯眯的去了。

    船很快就是改变了航向,然后就是朝着段水柔所说的那一带去了,太阳升起来以后,便是有些打眼了,秦朵昨晚又是没有休息好,便是了里面她的房间睡觉,秦朵一离开,司梦文和云锦然两个人便是立刻就是不能安然的坐在一起了,两个人也不知道在争吵些什么,很快就是闹僵了额,各自了自己的房间,只有段水柔依旧是笑眯眯的站在甲板上,看着秦朵的房间,露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

    中午的时候,船只便是在一个小村庄停了下来,这个村庄依靠着洞庭湖,村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打渔为生,不过洞庭湖边上水土资源丰富,所以在打渔的同时,家家户户都是有土地,可以种粮食。

    一行人上了这个小村庄以后,远远的就是可以听到喇叭唢呐的声音,云锦然伸了个懒腰,船长则是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做几个人的导航?!肮有〗?,这里是向家村,村子不大,但是想家村却是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儿子女儿都是入了官途,我听说啊,今天就是他家的小公子的新婚大吉?!贝ばγ忻械乃档?。

    秦朵挑眉,对于向家,她还是有些敏感的,毕竟,她刚被向家退亲,但是,向家那边的人也是说了,向文现在正昏迷不醒,应该不是同一个人的。

    “这想家村今儿有喜事?锦然哥哥,既然咱们碰上了,也是他们家的缘分,要不咱们就是稍微准备一点薄礼过去看看吧?!倍嗡嵝γ忻械乃档?,然后就是看向秦朵和司梦文?!白笥以勖且谡獗叱晕绶?,你看,所有的人都是集中在那一户人家,想必是没有其他人家可以给我们准备饭菜的?!?br />
    “可以啊,每个人出一二两银子就是了?!鼻囟湫γ忻械拇踊忱锬贸隽撕砂?,司梦文和云锦然也是,段水柔却是鄙视的看了一眼秦朵的钱包。

    “小朵,咱们这可是去参加人家的喜事,这样的阿堵之物,送出去,恐怕是有失我们的身份吧?!倍嗡岬亩宰徘囟渌档?,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将荷包收了起来。

    “既然是这样,那你说,咱们去哪里准备礼物送过去?难不成你还带了礼物不成?”

    秦朵的话将段水柔所有的话都是噎了去,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们三个人拿着银子朝着前面去了,段水柔握紧了手帕,摸了摸自己有些羞涩的荷包,急忙就是跟上了云锦然。

    “锦然哥哥,咱们真的就这样过去么?”

    “恩,咱们就这样过去?!痹平跞坏乃档?,段水柔纠结了一下,解下自己的荷包,然后就是将里面所有的银钱都是倒了出来,不多不少,刚好是二两银子,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段水柔,段水柔直接就是握紧了自己的荷包,看到段水柔的样子,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段水柔。

    当云锦然说要将段水柔送到她这里来做事的时候,秦朵就是想段水柔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秦朵以为段水柔是云锦然喜欢的一个人还是什么的,但是现在看到段水柔的样子以后,秦朵却是摇头了,因为如果段水柔是云锦然的恋人或者什么的话,断然是不会这么针对她的,那么,就只剩下,段水柔家和云锦然家有故了,秦朵在脑海里面翻遍了云城姓段的人家,都是没有找到,再想着段水柔一看就是落难的凤凰,身上银钱都是没有,便是取消对段水柔的关注了。

    不管段水柔究竟是要做什么,对秦朵来说,都是不重要的了,因为段水柔和她,还是有着一段差距的。

    这个成婚的人家是村里的地主家,俱说是有万贯家财,而小儿子成亲,场面也是十分的隆重,准备都是十分的充足,秦朵三个人交了吃喜酒的钱以后,便也是没有人再阻拦他们,直接就是放人进去了。

    “听说等下新郎官会出来敬酒呢,也不知道新郎官长得什么样子?!倍嗡嵝酥虏脑谇囟涞亩咚档?,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若是论长相,司梦文这个妖孽的长相,就是穿着男装,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若是论权势,身边有着云城势力最大的人在这里,所以秦朵对于那个新郎官,还真是没有多少的兴趣。

    宴会上的饭菜都是弄得不错,秦朵他们四个人找了一张比较靠着角落的桌子,和几个外村过来吃酒的人坐在一起,秦朵没有怎么吃东西,一来是在穿上吃了很多,二来则是她不大喜欢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吃饭,尤其是这些村民吃东西,一边吃一边有说有笑,口水都是直接喷在了饭菜里面。

    “新郎官来敬酒了?!辈恢浪傲艘簧?,整个宴会都是因为那一声而陷入了高潮之中,段水柔也是兴致勃勃的站起来朝着新郎官看去?!鞍?,好俊的新郎官?!币槐呖?,还忍不住感叹一句。

    秦朵只是摇摇头,司梦文和云锦然也是没有多少意思,于是,这三个人便是成为十分突兀的存在。

    向文其实今天的心情有些郁闷,他不知道爹爹为什么忽然就是要退了和秦家的婚事,让他娶了表妹家,最开始的是有他是拒绝的,但是却是盖不住爹娘以死相逼,所以,向文只能同意了这一门婚事,并且是迅速的完成了婚事。

    来来往往无数的人都是要敬酒,向文有些不喜欢,但是想到二老的要求,只能一直都是下去,一直到最后一桌,向文舒了口气,已经是最后一桌了,只要敬完这一桌,他估计就是可以去新房了。

    “秦秦小姐?”向文端起酒杯,此刻微微有些醉意的他,还是看清楚了那个端坐在凳子上的女子,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秦朵么?

    他还是在云城的时候见过秦朵一面,那个时候,他只是和朋友一起去云城玩耍,吟诗作对,就是在一家书楼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少女手中抱着几本书,穿过人流,到了对面的客栈,尔后的几天,他天天都去哪个书楼,站在书楼的楼上,他便是可以看到对面的窗户边上,一个少女捧着书看的十分的认真,时而蹙眉时而抿嘴偷笑。

    自那以后,他便是喜欢上了去云城,也是喜欢上了那家客栈,几乎次次去云城,都是住在锦然客栈,和掌柜的熟了以后,他也自然便是打听清楚了秦朵的身份,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朵的身份,会是地主家的小姐,这样,向文的心思便是活跃了,他和秦朵两家的门第差不多,只要秦朵愿意的话,他们的婚事,一定是可以成的。

    就这样,在秦朵十六岁的时候,他便是央着父亲上了门,定下了这一门亲事,那个时候,向文是开心的,他还等着将秦朵娶来以后,便是将这么多年的相思之情都是告诉秦朵,然而,事情却是发生了逆转,就在成亲前的一天,父亲去秦家,退了这门亲事。

    秦朵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起头,便是看到向文正端着酒杯,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

    秦朵不承认自己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她也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尤其是向家先前来退婚的时候,她还真的伤心了一把,为向文,也为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穿上的嫁衣,可是,此刻看到向文站在这里,穿着吉服,秦朵的心瞬间就是被怒火所取代。

    她不是什么圣人君子,但是秦朵自认为自己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她可以理解向家不要她,但是却是不能理解向家这样的欺骗她们家!秦朵端起桌子上面的酒坛子,在众人都是猝不及防的时候,直接就是将酒坛子丢在了向文的身上,身上那个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任由酒坛子打在身上,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欢笑声噶然截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秦朵,就是云锦然和司梦文,也是站在了秦朵的身边。

    “死丫头,你疯了?!痹平跞豢吹角囟涞难右院?,心蓦地一痛,然后就是将秦朵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秦朵低着脑袋,此刻她也是后悔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向文的婚礼,而她这样的做法,似乎是有些对不起家里,也有些对不起向家。秦朵知道,今天她做的这件事情,肯定是会传去的,到时候向家因为不满意她这个媳妇而退亲,而她去向家的婚礼上大闹的事情,肯定可以成为云城往后好几个月的笑资,当然,秦大壮又得为她的婚事,伤破脑筋,因为没有人,愿意娶这样的一个媳妇家。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