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这里的一切也是引来了向家的老爷和夫人,在看到秦朵以后,向老爷眉头一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升了起来,急忙走到秦朵的身边,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

    “秦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去房间里面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毕蚶弦牧成隙际强嗌?,他没有想到秦朵怎么会是出现在了这里,又想到过两天就是花朝节了,秦朵出现在这里,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这个时候,向老爷只是后悔,自己怎么就是挑了这么个日子让儿子和媳妇成亲。

    “丫头,去里面说吧,外面不适合?!碧讼蚶弦幕耙院?,云锦然便是拉着秦朵的手臂,然后就是直接跟着向老爷去了,段水柔看着离去的两个人,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司梦文却是一把拉住了段水柔的手。

    “作为我的丫鬟,最好就是应该有个做丫鬟的样子,你小姐我累了,你扶我去船上休息吧?!彼久挝牡氖纸艚舻墓孔哦嗡岬氖?,眼睛里面都是警告,段水柔心里那个火啊,只要她在这里好好的煽风点火一下,保证就是可以搞定秦朵了,让秦朵一辈子都是没有人任何的办法嫁入秦家去,可惜,天公不作美,她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是结束了。

    秦朵和云锦然跟着向老爷一起去了偏厅,向老爷心里此刻十分的沉重,斟酌来斟酌去,都是在斟酌着要如何和秦朵开口,说明事情的原委。想到那个人的话,向老爷的心,此此刻却是沉到了海底去了,他不是那种攀龙附凤之人,也不是那等不好说话的人,也不是那等一定就是要求女方是个深明大义,是个坐在闺阁中乖巧做事的温婉女子,相反,当他知道秦朵自己掌执着自己的生意,并且是理家有方的时候,他还是十分的满意的。

    自己的儿子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也是明白向文需要一个什么样子的姑娘,秦朵不管是哪个方面都是十分的符合向文,也是符合他心里的小媳妇的标准,加上秦朵的出身又不低,气质又不俗,交往的朋友又是非富即贵,可以说,比起现在的侄女媳妇,他更加满意秦朵这个媳妇,但是,只能说是天公不作美,向老爷叹了口气,自己坐在了上首,然后就是招呼云锦然和秦朵坐下。

    “秦姑娘,先前去秦家退婚,我们向您说乃是向文溺水,使我们的不对,老身在这里和您道歉了?!毕蚶弦酒鹄?,走到秦朵的身边,弯腰下去,秦朵急忙就是扶起了向老爷。

    “向老爷的道歉,秦朵可是消受不起?!鼻囟涞淖旖谴爬湫?,看着向老爷,直接就是说道。

    “侄女,我知道”看到婉清的样子,向老爷的脸上带着焦急。秦朵只是冷笑了一身,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向老爷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叫秦朵一声秦朵吧,秦向两家久不通往来,是值不得向老爷一声侄女的?!鼻囟淅湫α艘簧?,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向老爷便是愣在了那里,看着秦朵的目光里面,都是无奈,显然,秦朵这是在怪他了。

    “爹,秦姑娘?!毕蛭脑谡飧鍪焙虮闶敲嫔丛拥淖吡私?,依旧是穿着被秦朵的酒坛子砸中,此刻湿漉漉的吉服,一走进来,便是面色复杂的看着秦朵,显然,他还是有些放不下秦朵的,或许不是放不下,而是因为心里有秦朵这个人。

    “向公子,咱们出去谈谈吧?!痹平跞蝗词侵苯幼吡顺隼?,然后就是笑着对向文说道,向文抬起头看着云锦然,脸上都是疑惑。

    “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向文看着云锦然,显然,对于出现在秦朵面前的这个云锦然,他的心里,微微有些不悦,在他的心里,秦朵就应该是那个安安静静的坐在家里,文文静静的姑娘,虽然有自己的生意,但是却是能够恪守本分,而不是和这样的不三不四的男子呆在一起。

    看到向文的样子,云锦然微微有些嫌弃,不过那嫌弃也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着向文说道:“我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不需要你来知道,你也没有资格知道,不若我们出去说说话吧,说起来,我和向公子,倒是有好多话是可以说说的?!痹平跞坏牧成洗爬淠男θ?,率先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向文抬头看向向老爷,向老爷点点头?!叭グ?,我和秦侄女单独说会儿话?!?br />
    向文点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不过冷漠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是没有看向他,向文觉得心似乎是有点痛,点点头,“那朵儿你你显赫父亲说话,我就是先走了?!?br />
    说完,向文就是出去了,秦朵没有看向向文的方向,而是转头看着向老爷?!跋蚶弦惺裁椿?,尽管说就是,我爹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还以为向家的小公子是真的得了重病,差不多快要死了,所以还对我说,向家是个厚道的人家,你且有时间也是要去看看?!鼻囟涞淖旖枪易乓荒ɡ湫?,看着向老爷。

    听着秦朵咄咄逼人的话,向老爷有些担忧的擦去了额头的额汗水,然后就是呵呵笑笑,“侄女,先前的事情,是我们的不对,这样吧,我让我加向文,给你道歉,你看怎么样?”向老爷微微有些忐忑的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只是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坐在了位置上。

    “若不我将您儿子的婚事给搅了,再给您道歉,您看如何?”秦朵看着向老爷,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向老爷的脸色也是有些暗沉,坐在上首,看着秦朵?!爸杜侵匆獠辉敢庠挛艺飧鲎霾牧??我和你父亲当年一起出生入死,兄弟感情极深,难道这样的一件事情,就是让侄女心怀怨恨,让两家关系彻底僵硬?”

    “我只想听个解释,我秦朵哪里不好了,凭什么你们要欺骗我秦家,若是您不喜我秦朵,当初您就是可以直接将这门婚事推去,我们两家便是什么关系都是没有,为什么非要整出这么一出来,难道是因为我秦朵好欺负么?”秦朵咄咄逼人的看着向老爷,向老爷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是神色恍惚,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是颓败了下去。

    “侄女,不瞒你说,对于你这个媳妇,我还是十分满意的,但是这个世间上,不是说满意便是可以了的,我知道侄女优秀,也是希望侄女可以成为我的媳妇,但是向家不过就是一个小家庭,虽然有几个钱,但是在权势面前,却是没有任何办法的?!?br />
    向老爷的话让秦朵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看着向老爷?!罢漳阏饷此?,还是我秦朵的错了,是我做了对不起向家的事情,还是向家因为我,遭到了什么损失?我秦家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地主家罢了,也没有大富大贵,同样也没有金山银山一座,我家唯一有的,不过就是一群子女,向老爷是嫌弃我家不过是农户之家,所以方才是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么?”秦朵冷笑了一声,看着向老爷,话语愈加的逼人。

    向老爷看着秦朵,他还是第一次和秦朵这样的面对面,比起秦大壮,眼前的少女多了一份锋芒,又是多了一份冷冽,但是终究,却是少了一份老练。

    “侄女,我也不怕实话和你说,不是我们家不愿意娶你,是有人不愿意让我们娶你,并且是直接用权势压了下来,我和小子,都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若是侄女想要知道什么人不愿意你嫁入我们家,你可以去找那个人,但是绝对不是我们家不愿意要侄女就是?!毕蚶弦玖丝谄?,然后就是缓缓的秦朵说道。

    “我向家,是十分的满意你的,但是那位夫人,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我们得罪不起,所以,还请侄女放我们向家一条生路吧,向家不能得罪权势,就只有愧对侄女你了?!毕蚶弦涣吵林氐亩疃宰徘囟渌档?,秦朵愣在了那里,然后就是看着向老爷。

    “谁?”

    秦朵此刻的心是十分的凌乱的,她一直都是不认为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因为在她的词典里面,从来都是没有得罪这一个词,所以向家方才是不愿意娶她,好笑的话题,好笑的言语,但是秦朵却是知道,不是向老爷说的好笑,而是,或者,这就是实话。

    从向家出来的时候,秦朵整个人都是十分的恍惚的,云锦然有些担忧的跟在秦朵的身边,看着秦朵的样子,自己的眉头也是皱起。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秦朵,毕竟,这件事的经历者是秦朵,而不是别人,可是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云锦然却是恨不得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来承担,这样的话,秦朵就是可以不要这么伤心了。然而,事实就是,云锦然知道,自己无法为秦朵承担这些事情,所以,便是只能看着秦朵神伤,没有任何的办法。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