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船上的时候,秦朵还是处于这样的恍惚状态,看到秦朵的样子,司梦文一脸紧张的走了过来,云锦然只能耸耸肩。

    “我不知道她和向老爷说了一些什么,说完以后,朵儿就是这个样子了,不过我把向文那个王八蛋狠狠的揍了一顿,估计三个月之内是没有办法洞房了?!?br />
    云锦然的话让秦朵稍微的过了一点神,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霸平跞?,我到底亏欠了画眉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朵的话语里面微微带着一点哭腔,但是却是没有哭出来,看着云锦然和司梦文,说道。

    “没事了?!彼久挝男ψ沤囟溆等牖忱?,然后就是说道,一边说,便是轻轻的拍着秦朵的后背。

    “我说丫头,你是不是得罪过画眉?”云锦然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在司梦文的怀里喘息了好一会儿,方才是停顿下来,然后就是坐在了甲板上,看着远方,怔怔出神。

    “我不知道,我想我大概是没有得罪她的,这些年,我们一周都是有书信往来,在书信上面,我们也是相处的十分的愉快,但是自从她到云城以后,我们的关系就是开始慢慢地淡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还是希望,她可以成为很多年前那个我喜欢的画眉?!鼻囟湟ё抛锍?,然后就是十分无奈的说道。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些开心的日子,当然,秦朵也是明白,画眉这个样子,十有八九,是已经知道了她的父亲缘何死亡,或者,她将所有的一切都是怪罪在了秦家,怪罪在了她爹的身上,连带着对她,也是有了恨?!拔也恢?,一个人怎么可以改变的这么快?!?br />
    “因为很多东西,说改变就是改变了的?!痹平跞蛔谇囟涞纳肀?,然后就是叹了口气?!澳忝潜暇拐饷炊嗄甓际敲挥性偌媪?,这些年,大家都是不知道彼此的日子是过得什么样的,或许,那五年的时光,其实画眉的日子,是过得十分的不好的,但是画眉却是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又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对你产生了怨恨,丫头,你就是不要想太多了,向家的婚事没有就是没有了,这样的贪图富贵,喜欢权势的人机啊,不嫁过去,也罢?!?br />
    云锦然十分严肃的对着秦朵说道,双手放在秦朵的肩膀上,强迫秦朵抬起头看着他?!把就?,你要记住,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有我在你的身后做你的坚强的后盾,我绝对是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的?!?br />
    “云锦然说的对,以后,我和云锦然都是会做你坚强的后盾,我们绝对是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的?!彼久挝囊彩亲叩角囟涞纳肀?,温柔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把就?,你要知道,在我们的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br />
    “谢谢你们?!鼻囟淦铺槲?,眼泪却是不争气的往下流着,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两个人的脸上也是带上了笑容?!霸勖悄蔷褪羌绦徘懊嫒グ?,说来,你还是第一次出来游船吧,我在船上准备了好些美酒,到时候,咱们可是要不醉不休?!彼久挝男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

    秦朵呵呵笑笑,没说喝,也没有说不喝,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不过浅浅的喝了一点,反倒是那司梦文,云锦然还是段水柔都是敞开了怀喝酒,一个个的都是喝的伶仃大醉,好不开怀。四个人一直在甲板上玩到半夜,天色凉了,方才是各自房休息,云锦然踉踉跄跄的,整个身子都是靠在秦朵的身上。

    “丫头,还喝,咱们继续喝,一辈子都是没有这么开心过,你不知道,我爹从来不让我喝酒的,我娘也是,一个个的都把我当做被人家的儿子似的,真讨厌?!?br />
    听着云锦然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语,秦朵无奈的摇头,将云锦然直接就是丢在了床上,司梦文跟在身后,看着秦朵和云锦然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苦涩,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的了自己的房间,躺下了。

    另外一个没有醉的是段水柔,不知道是段水柔故意没有喝酒,还是酒量特别的大,只是司梦文和云锦然都是睡着了,段水柔依旧笑眯眯的坐在甲板上喝酒。

    秦朵走出去的时候,便是看到段水柔正带着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她,秦朵走到段水柔的对面坐下,脸上都是严肃?!拔也幌不侗蝗怂慵莆??!背先?,秦朵知道,今天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段水柔在算计她,秦朵不是傻子,游湖的路线至始至终都是段水柔提出来的,显然,段水柔对这一带非常的熟悉,所以,方才是有了今天这一出。

    “我只要锦然哥哥,修案子啊,你是挡在我面前的无障碍,所以,我要移开,只有你离开了,我的锦然哥哥,才是可以到我的身边,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这一点?!倍嗡峥醋徘囟?,然后就是十分严肃的说道?!扒囟?,你最好是看清楚你自己,你不过就是一个乡下的小农女,什么都是不懂,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你最好是可以清楚的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那些你得不到的东西,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就算你去抢,那些东西,还不是你的,你明白么?”段水柔的脸上带着冷笑,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我不知道,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也是明白,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的,我可以得到这一切,当然,或许有些事情,你也是忘记了,是不是需要我来提醒段姑娘一些,现在段姑娘的身份,可是连我还是不如的,难道段姑娘忘记了一句话么?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最起码,我还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段姑娘,可是连飞的资格,都是没有了?!鼻囟涠际撬低?,直接就是了房间去了,段水柔看着秦朵的后背,脸上都是怨恨。

    但是,那一份怨恨很快就是消失了,段水柔苦笑了一声,直接就是将手中的酒坛子扔到了湖里面?!笆前?,我连做凤凰的资格都是没有了,但是,秦朵,你真的以为我会输给你么,我是补水输给你的,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br />
    “你最好是明白,有我帮你的忙,你得到云锦然的机会,可是十分的大的,再说了,对秦朵,恐怕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第二个人有我对她那么熟悉了,你不是想打败她么,和我联手,助我一臂之力,我保证让你得到你想要的?!?br />
    画眉的话语依旧在段水柔的脑海里面萦绕,许久,段水柔抬起头,嘴角便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看着远方,双拳紧紧地握着?!扒囟?,咱们的事情,还没有完?!?br />
    这天晚上,船是在湖心游荡的,尹向华早就是考虑到而来这个问题,所以船上人员的配给十分的充足,即使是一个晚上船都是在湖上行走,依旧是没有任何人感到疲惫。

    第二天早上秦朵醒来的时候,云锦然和司梦文还有段水柔的房间都是关着的,秦朵叹了口气,吩咐侍女们煮了醒酒汤,然后就是坐在甲板上,开始打起了太极,兴许是两世为人,秦朵的整个人,都是显得有些苍老,这个时候,一段柔和的太极,对她来说,是可以好好的调整心情的。

    “没有想到小丫头还学了点武术嘛”一个调侃的声音响起,秦朵抬起头,便是看到司梦文正倚在栏杆上,看着秦朵,最佳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今天的司梦文并没有穿着 女装,而是穿着一身男装,头发全部都是盘起,卸去了妆容的司梦文十分的帅气,皮肤白皙,嘴角微微上扬,一身月白色的长衫穿在他的身上,十分的得体,也是十分的帅气。

    “哟,这是哪家的公子爷,恐怕是走错了地方吧?!鼻囟湫γ忻械亩宰潘久挝乃档?,司梦文展颜一笑,决胜无数小白脸的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此刻,秦朵只想用一句话来形容眼前的这一幕。

    彼其子,美无度。

    “小朵儿可是因为我现在帅气的样子,沉醉不能自拔了?”司梦文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以后,笑眯眯的走到秦朵的身边,然后就是问道。

    “何止是不能自拔,简直就是恨不得直接将这么美丽的公子藏在家里,永远都是不要放出来了?!碧剿久挝牡幕耙院?,云锦然掩嘴偷笑,然后就是对着司梦文说道。

    “那这可是一件难事了?!彼久挝募僮坝行┠汛Φ淖送啡?,然后就是皱着眉头,十分严肃的说道?!拔铱墒腔姑挥谐杉伊⒁?,没有孩子,就是要被一个女土匪给绑走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听了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哭笑不得的看着司梦文,恨不得一脚就是踢在司梦文的身上?!澳阆氲牡故敲??!彼久挝某犊旖锹冻鲆桓鲂θ?,然后就是点头?!笆前?,我就是在想得美,怎么样,美人要不要陪我一起想得美?”

    本書源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