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秦朵也是一点都是不敢接近那些漂亮的花,只能是远远的看看,因为自己对花粉过敏的事情,让秦朵对于花这个东西,还是十分的敏感的。

    司梦文爱花如命,云锦然无所谓,段水柔时不时的就是喜欢炫耀一下自己的知识,一行四个人坐在船上,看来看去, 船在湖心游荡,将四个人的心思,都是荡去了很远的地方。

    “哇,好美!”远处不知道谁说了一声,秦朵顺着人声看去,远远的,就是看见一艘花船朝着这边驶了过来。秦朵朝着花船看去,是先前她们开着出去玩耍的花船,秦朵的脸上划过一抹好奇,她们后来去借花船,尹向华只说是有重要的客人来了,不可能借出来,比云锦坦然更重要的客人,秦朵想,左右也就只有吕阳王和王飞一类的人了,所以此刻在看到穿上的那个美丽的身影以后,婉清却是有些不可置信,那个美丽的身影,不是画眉,又是何人?

    “看来是父王过来了,咱们换个方向吧?!痹平跞坏牧成?,却是瞬间就是冷了下来,秦朵知道,云锦然不大待见画眉,恐怕对吕阳王,也是有了一定的意外,听了以后,也是点头,司梦文已经调转了船头,段水柔却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对着那边招手。

    “画眉姑姑,画眉姑姑,我是水柔,我是水柔啊?!比鋈硕际敲挥邢氲蕉嗡嵴舛云孑饣乖?,此刻听了段水柔的话以后,都是黑着一张脸,彼此对视一眼,直接就是准备跳到旁边的花船上去,就在秦朵准备跳的时候,云锦然却是忽然就是拉住了秦朵的手。

    “咱们还是等她们过来吧,你对花粉过敏,这艘船上这么多的话,不适合你?!痹平跞坏拿纪肺⑽⒅迤?,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司梦文准备伸出去的手收了来,看着秦朵和云锦然,嘴角划过一抹苦涩,不过却是很好的将自己的情绪都是隐藏了下去。

    “是啊,丫头,你对花粉过敏,还是不要上去了,对你的身体不好。若是在巴陵郡过敏了,咱们恐怕是要大半个月方才是可以去云城了?!彼久挝囊彩切ψ哦郧囟渌档?,秦朵犹豫了一下,看着越来越近的花船,咬咬牙,然后就是点头。

    其实她也只是对一些花过敏,但是这些年都是没有任何的勇气去挑战,所以就是不知道对什么话过敏,自然也就是没有在乎,不过此刻听了司梦文和云锦然的话以后,点点头,坐在船上,然后就是看着那边的大船缓缓的驶了过来。

    两艘船一靠近,段水柔就是迅速跳上了大船,然后就是握着画眉的手,得意洋洋的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挑衅?!盎脊媚?,你怎么额是来了,顾府也跟着一起来了么?”

    “自然是来了的,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你姑父?”画眉对着秦朵还有云锦然点头,然后就是拉着段水柔去了船里面,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是看向了这艘小船,感情,那个长得最丑的小姑娘,方才是这艘船上最有权势的人,再看一眼两个长相十分俊俏的男子和清凡脱俗的秦朵,大家都是摇头 ,没权没势就是没权没势,人家小姑娘虽然长得丑的,但是说上船就是上船了,这一群人,都只能干巴巴的坐在这里等。

    大家对三个人难免是指指点点,三个人也不在意,叫了一艘有东西的船,点了好些吃食,坐在一起吃东西,吃了好一会儿,花船里面忽然就是走出来一个比画眉更加漂亮的女子,大家的目光又都是集中在了那个女子的身上,看到那个女子以后,都是眼前一亮。

    先前的画眉是个美人,但是比起眼前的女子,似乎是欠缺了一些什么,眼前的美女的美,似乎是刻到了骨子里一般,走出来如清风弱柳,身上又是带着富贵,一看就是知道,乃是大家出身。

    谢夫人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缓缓的扫了一眼湖面,在看到秦朵的小船以后,眼睛一亮,一起裙子,竟然是自己走到了小船上面?!懊挝?,你怎么也是在这里?”

    看到谢夫人,秦朵还是觉得十分的好奇的,因为她没有想到竟然是可以在这里见到谢夫人,要知道,谢夫人可是住在巴蜀的,再者,她从巴蜀来,也不过就是半年的事情罢了。

    “朵儿对花粉过敏,你一身的花粉味,不适合这里?!彼久挝目吹叫环蛉?,脸色却是立刻就是阴沉了下去,秦朵有些好奇的看向了两个人,她一直就是觉得,这两个人有些相似,却是没有想到,司梦文和谢夫人,是认识的。

    “丫头,走吧,咱们先去大船喝喝茶?!痹平跞蝗词侵苯泳褪抢徘囟渚褪浅徘懊孀呷?,秦朵虽然很想看八卦,但是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看八卦的时候,点点头,和云锦然一起离开了。

    来到大船上,云锦然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并没有进去,而是带着秦朵两个人去了船尾,“云锦然,你知道???和我说说吧?!鼻囟淇戳艘谎勰潜呋故悄茄咀诺男环蛉撕退久挝?,问道、

    “这个事情,就是有点长了?!痹平跞豢醋藕?,许久,方才是开口?!靶环蛉吮久性崎?,是我的亲姑姑,爹爹当时候并不希望姑姑声名远播,所以姑姑当时候名声震天的时候,爹爹为了不让姑姑出去,找了个妓女假扮姑姑走了出去,那个妓女倒是有八九分像姑姑,稍一化妆,没有人看得出来是真姑姑还是假姑姑?!?br />
    云锦然坐在船边,“这些事情我都是听我娘亲说的,后来,姑姑十八岁的时候,就是和司家许了婚,嫁入了司家,后来的事情我就是不清楚了,只是司梦文一直都是那个假的姑姑带着住在司家,而亲姑姑,则是去了蜀中,至于事情到底是怎么事,我也是不清楚?!痹平跞坏乃档?,秦朵点头,然后就是坐在了船边,她知道,蜀中秦王和吕阳王,可是实实在在的兄弟,那么谢夫人,嫁给秦王?

    秦朵对于这凌乱的关系一时间也是理不清楚了,只是和云锦然一起朝着外面看去,毕竟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秦朵也不过就是当做一件事情听听,那边,谢夫人忽然就是哭着了船,司梦文也是黑着一张脸坐在船上,低着脑袋。

    云锦然轻轻的碰了碰秦朵的手臂,然后就是看着秦朵?!把就?,你去看看吧,不管怎么说,虽然司梦文是娘娘腔了一点的,按时好得也是我的表弟,我虽然不满意他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么多年的”云锦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因为秦朵已经走了过去,下了船,走到司梦文的身边,缓缓的坐了下去。

    “小朵儿,我没事?!笨吹角囟渥?,司梦文抬起头,淡淡的说道。

    秦朵将司梦文搂进了怀里,哈哈笑笑?!澳阃橇?,咱们可是闺蜜,闺蜜,自然就是彼此分享自己的开心,不开心,快乐,不快乐。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你若是愿意和我说的话,就是和我说,若是不愿意和我说的话,就让我陪着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给你安慰,你看怎么样?”秦朵笑着对司梦文说道,“我被退婚的时候,你不也是这么做的么?司姐姐,咱们是闺蜜,是最好的闺蜜,不是么?”

    “谢谢你,小朵儿?!彼久挝谋ё徘囟?,缓缓的哭了起来,画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以后,眼睛却是眯了起来,她要做的,就是将秦家连根拔起,毁去秦家的希望,让秦家的每一个人,都是感受到她当初的绝望,所以,就算当初秦朵对她有多么的好,她也是不会放弃对秦朵的报复,她要做的,就是让秦朵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接受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让她一辈子,都是无法抬起头来。

    “你看你的小闺蜜,这么好,你真的认真那么做么?”吕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画眉的身边,对着画眉说道。

    画眉的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笑容,然后就是点头,眼睛里面都是仇恨?!八闶裁?,不过都是假惺惺的罢了,当初就是假惺惺的骗了我,方才是让我傻不拉几的对她那么好,给她那么多,但是,只要一想到父亲,想到我这些年的遭遇,我就是恨不得将秦家的每一个人,粉骨碎尸?!被嫉幕翱梢运凳鞘值囊а狼谐?,吕阳王听了以后,只是呵呵笑笑。

    “如果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只要轻轻的一挥手,就是可以直接要了那个小姑娘命,你就是可以不要在意这些了?!?br />
    “不,我当初过得什么日子,我也要让她来体验一下,她不是希望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用不做富贵妾么?我就要将她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下,做一辈子的妾,让她一辈子都是抬不起头来?!彼档篮竺娴氖焙?,画眉的脸上就是已经带上了诡异的笑容,吕阳王看到画眉脸上的笑容以后,就是轻轻的在画眉的脸上啄了一口。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我的小画眉,你真是和我的心意?!?br />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