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羡慕你们年轻人?!闭院烀拚酒鹄?,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澳愕恼飧鲈级?,我接下来了,不过我也奉劝你一句,有些事情,私底下解决,都是不一定是可以解决好的,该丢的丢,该留的留,别让一粒老鼠屎糟蹋一锅粥才是?!闭院烀匏低昃褪侵苯幼吡?,秦朵看着赵红棉离去的方向,自己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自然是知道赵红棉的意思的,赵红棉的意思,无非还是那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则是包括久违的她所怀念的东西。

    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是收不了。秦朵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玉坠,然后就是看着玉坠发呆,玉坠是向家曾经送来的订婚礼,秦朵以前不知道,向家竟然会有这么东西,但是现在,却是知道了。

    “姐姐,在看些什么?”轩之笑着从我爱面走过来,看到秦朵正在沉思,就是问道,秦朵将手中的玉坠收了起来,然后就是呵呵笑笑?!懊挥惺裁?,不过是看到了一个小东西罢了,对了,轩之,我有个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鼻囟涔窭?,然后就是笑着对轩之说道。

    轩之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安静的等着秦朵说话。

    “轩之, 你明天能不能帮我去云城走一趟,我想买点东西,但是那些东西,我都是要最好的,所以,轩之你可不可以帮我去问问?”秦朵笑着走到房间,膝盖还是有些疼,但是却是没有那么的疼了,只是膝盖上面似乎是还有一些针扎在上面一般,不是特别的疼,但是却是钻心入骨,一点点的侵蚀着秦朵的忍耐力。

    “姐姐,你要买些什么东西?”自从和向家定亲以后,秦朵就是鲜少出去了,轩之以为是家里的事情,后来看到秦朵在向家的事情之后也没有灰心丧气,便也是觉得应该是秦大壮的原因,所以这个时候,轩之也是没有多想,只是听从秦朵的话,秦朵的膝盖刚刚受了伤,此刻肯定是不适合出门去的。

    “不过一些笔墨纸砚罢了,你且帮我去买吧?!鼻囟湫ψ哦孕档?,家里的笔墨纸砚不少,并且秦朵一向来是个节省的人,都是不会买太贵的东西的,不知道秦朵忽然要那个东西做什么,不过秦朵不说,轩之也不问,姐姐比他厉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他就是不需要去纠结这种事情了。

    第二天晨方初起,轩之就是出去了,秦大壮和壮丁们都是准备出去,秦朵却是拦下了秦大壮,将手中的玉石耳环放到了秦大壮的手里,秦大壮看到手中的东西以后,不过就是沉默了一下,默默的收起,然后就是跟着出去了。

    秦朵不知道秦大壮是怎么想的,没秦大虎脏的额心思,一般人也是根本就是猜不透,想不清楚就是不想,秦朵到院子里面,难得的却是拿出针线,开始刺绣了。

    秦朵的刺绣水平是真的不怎么样,一天下来,弄出来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小玩意,但是她知道却是十分的开心,这还是她,第一次静下心来,好好的弄刺绣,这一静下来,秦朵忽然就是发现,其实刺绣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做,只是以前,一直都是觉得它难完成罢了。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喜欢刺绣的时候?!崩钍喜恢来邮岛苊吹胤阶吡顺隼?,看着秦朵,然后就是哂笑了一声,说道。

    “以前不喜欢,现在喜欢了?!鼻囟浞畔麓绦?,然后就是对着李氏说道,李氏没有说话,坐在秦朵的身边,拿起针线,帮秦朵补了几针。

    李氏的针线不错,就是赵红棉,也是比不上,不过李氏平时一般都是不会做针线,大部分的时候,她也不过就是给秦大壮准备一两件衣服罢了,做针线勤快的应该属红姨娘,这些年秦大壮不大去她的房间,她自己又没有什么身后的底蕴,所以便是经常做些针线活拿出去卖了,换些银钱,一来,是给孩子存钱,二来,也是充实她的日子。

    “大娘找我,就是为了给我补补这个的?”秦朵坐在一边,看着李氏,忽然就是问道。

    “不是,我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但是却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崩钍咸鹜?,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我不知道你和赵红棉都是在做些什么,但是我最近感觉,你爹爹似乎是有些不大正常,以前你爹爹从来都是不会晚上出去的,但是最近,他却是出去得十分的频繁,有一天晚上发我偷偷的跟着他,我发现他去了组长家里,有一天晚上,他还和组长争吵了起来,我隔得远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隐约间可以听到什么离开,家,孩子一些词语,我就是来问问你,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李氏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楞了一下,看着李氏脸上的慌张还有关怀,只是淡淡的笑笑?!懊挥惺裁?,不过就是一些琐碎的事情罢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不复存在了,你就是不要咸萝卜淡操心了,关键还是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好好带孩子?!?br />
    “是么?那为什么秦大虎脏准备将猪圈还有牛圈都是要取消掉?”李氏看着秦朵,一双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秦朵,秦朵只是呵呵笑笑?!罢饧虑槟阄饰?,我也是不知道,大概是觉得我们赚的钱够多了,不需要再准备这么多东西赚钱吧?!鼻囟涞亩宰爬钍纤档?,李氏明显是不相信秦朵的话,但是除了这个以后,她也是想不到其他的可以解决这件事情的话题了,所以便也只是点点头,许久,方才是开口。

    “其实我一直都是想不清楚?!崩钍峡醋徘囟?,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朵,“为什么秦大壮对你赞赏有加,现在,我算是稍微的明白一点点了,秦朵,其实你的心里,一直都是装着很多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事情,你爹什么都是和你说,但是其他人都是不知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是你们不说,我也不停,我只希望,在危难的时候,我能够帮上忙,就是好了?!?br />
    李氏的话语有些深沉,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转过头看着李氏,李氏的嘴角挂着淡淡的苦涩?!拔抑浪涫狄恢倍际敲挥型枪隳?,或者说怎么可能忘记呢,那个女子,和你简直就是也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不说,她温婉,善良,坚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将秦大壮放在首位,甚至于为了他,不惜背叛家庭,不惜去死吗,但是都是已经过去了?!?br />
    李氏叹了口气,“我承认我不如她,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管好后院,这些年,我也已经醒悟了,不属于我的,我也不想去追了,秦朵,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不要将我置于不知道的地儿上,有时候,我觉得十分的心慌?!崩钍峡醋徘囟?,然后就是疏导。

    “你放心吧,该你知道,都是会告诉你的?!鼻囟涞愕阃?,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

    李氏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她知道秦朵的性格,既然是答应了的,那么一定是会做到的,所以便也是安心的站起来,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是走了,我希望,事情你可以好好的解决掉,其实在我心里,秦朵,你一直都是最优秀的那个人,但是你自己,却是不知道罢了?!?br />
    听了李氏的话以后,秦朵却是愣在了那里,她没有想到李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这样的话,对她来说,还是有些怪异的,但是那一份怪异很快就是收敛了,秦朵点点头,看着李氏有些萧索的背影,再一次看了一眼秦家这个偌大的宅子。

    旁边是猪圈,不过猪圈的口不朝着这一边,所以一点都是闻不到味道,但是此刻却是可以听到里面大家的说笑声还有猪大声叫的声音,秦大壮说要裁去一些长工还有做事的人。

    秦朵还可以隐约间听到一些哭声,那是秦大壮套裁去的人在哭,那些人都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秦大壮方才是要让他们离开,但是秦朵却是知道,其实那些人一直对秦家忠心耿耿,之所以让他们离开,是因为秦大壮的心里,其实和她一样,都是在备战,都是在等着这一件事情过去。

    秦朵没有想到最终的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许她从来都是没有想过,原来有些事情,不是要你去招惹,他才是 会发生,有些事情,只要来了,就是怎么都是躲不过去的。

    秦朵还记得第一次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时候,她的狼狈,她的无奈,此刻想想,似乎很多事情都是已经改变了,而唯独没有改变的,是这个家庭带给她的温暖,或许很多事情她都是不愿意去承认,她还记得她有个温馨的家,但是她知道,她的那个温馨的家,有一天,忽然就是改变了,爸爸出轨了,妈妈因为爸爸的事情,精神一度崩溃,最后进了病院,她一个人在外漂泊,没有了妈妈的关怀,爸爸只顾着新人,她的日子,便是如同一场梦,人世匆匆,总感觉哪里都不是她的家。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