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是一场说不完的往事,对秦朵来说,曾经也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听到画眉那赤裸裸的话语以后,秦朵的心,如割裂一般的疼 。

    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秦朵的心里的那一抹痛,却是怎么都是舍弃不掉。

    “姐姐”轩之有些担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手中拿着秦朵要的贵重的笔墨纸砚,还有好些东西,虽然不知道秦朵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银子,却是花出去了不少。

    听到轩之的声音以后,秦朵迅速擦去了眼角的眼泪,调整了一下心情,用额头的刘海稍微的挡了一下微微有些红的眼睛,方才是打开房门?!靶戳?,东西都买来了?”

    “买来了,我也根据你所说的,和老板订了一大批这个东西,还付了定金,姐姐,你准备买来做什么???”轩之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些东西,然后就是问道,秦家持家一向来是打着勤俭,所以一直以来,秦家的东西虽然都是不错的,但是所谓的奢侈品却还真是没有,而秦朵,这一次却是订购了近乎上万两银子的奢侈品,这绝对是有些奇怪的。

    “有用的有用的,我准备弄个奢侈品店!”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轩之说道。

    轩之不懂秦朵心思,因为一个奢侈品店,这对他来说,似乎是有一点的奇怪,尤其是对于奢侈品这个新名词,他有一点无法接受,秦朵却是拍了拍轩之的肩膀,轩之长得高,现在比她高出了一个多的脑袋,所以也就只能拍拍肩膀了。

    “总有它的用处的,这些东西,都是送到巴陵郡去吧,我不打算在巴陵郡开美容店,对了,轩之,上次我让你弄的那些产业转移,都是已经弄了?”秦朵压低声音,轻轻的问轩之,轩之点头,然后就是从怀里拿出了好些地契,看着这些地契,轩之的嘴角抽了抽。

    这里面的损失,可是好几千两银子来着,尤其是秀色里的转移,不管是轩之还是秦朵手中的秀色里,都是损失惨重,那些胭脂都是被秦朵收,然后全部朝着巴陵郡运送了过去。

    轩之不知道秦朵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秦大壮看着秦朵这么做一句话都是没有说,轩之也就是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秦朵这样做,显然是已经接到了上司的要求了的,上司给了他这个机会,所以,他一点都是不担心,这些事情,会对秦家造成什么影响。

    “轩之,在你接手这一份家业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咱们秦家其实是个大窟窿,这么多的钱,全部都是不见了?”秦朵看着这些地契,忽然就是笑着问轩之。这些产业曾经都是在秦大壮的名下,但是这些产业的收入,却是少得可怜,大部分的收入,都是被秦大壮拿走,最后不知道去了哪里。

    秦朵曾经不去在乎这个事情,轩之却是想着要深入的调查过,但是却是被秦大壮严厉的制止了,并且是给轩之上了一堂严肃的政治课,告诉轩之,这些事情都是不要管,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想过啊,但是姐姐和爹爹都是不说,我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毙仕始?,嘴角带着微笑,然后就是说道,那些收入都是不见了,轩之虽然是不知道,但是这些年也是微微看出了一些端倪,尤其是在秦大丫嫁人之后,那些端倪,就是越来越深了。

    轩之去看过秦大丫的嫁妆,不过都是一些家里都是有的东西,压箱底的银子,除了秦大丫自己赚的,也不过就是一千两左右罢了,可是秦宅一个月的收入,按照轩之的保守的估计,估计嘚上万两,可能还不止??墒悄切┣?,都是打水漂了,一样都是没有到家里来,所以,轩之自然也是会联想到一些事情上去的。

    “姐姐,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最近咱们家一直都是紧紧张张的在搬家,我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对着轩之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是需要每天都是出去做一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你还记得上次我在巴陵郡看中的那个宅子么?你去帮我将那个宅子买下来,然后,将这些货物都是送到那里去,将那里打扫干净,我需要住到那里去?!鼻囟涮鹜?,然后就是说道。

    轩之抬起头看着秦朵,他以为秦朵只是说说要住到那里去,却是没有想到秦朵是真的要住到那里去,轩之点了点头,许久,方才是说话?!叭羰墙憬阍敢庾」サ幕?,我是十分的乐意的,可是姐姐,你真的确定你要住过去?”

    “去做你的事情吧,你放心好了,我是真的要住过去!”秦朵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轩之,然后就是说道,轩之点点头,对于秦朵的话,他是一点都是不怀疑的,但是还是有点想不清楚,秦大壮平时虽然是对他们多有放纵,但是在正式上,却还是十分的严肃的,根本就是不允许孩子自己出去找地方住甚至于都是不允许他们做一些不相关的事情的。

    显然,对于秦朵想要搬出去住的想法,轩之是一点都是不相信的,就算秦朵想,轩之也知道,秦大壮是不会同意的额,毕竟,他还记得,秦朵去成都玩耍的那半年,秦大壮可以说是每天都是在家里唉声叹气,后悔当初做了那样的事情。

    似乎是看出了轩之的疑惑,秦朵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笆谴竽锒锘褂兴械牡苊枚际亲急腹ザ榷燃?,你就是安心的去准备就是了,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先过去好好的玩耍玩耍,我呢,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自己找相公,左右云城我是没有多少希望了,还是去那边看看,说不准就是相中了谁呢?”秦朵笑着对轩之说道。

    听了秦朵的解释以后,轩之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点头?!敖憬阏饷聪肽梦揖褪侨プ隽?,只要姐姐开心,别说一栋宅子,就是姐姐想要将整个巴陵郡都是买下来,轩之也一定努力赚钱给姐姐买下来?!彼低?,轩之就是笑眯眯的出去了,看着轩之兴致昂扬的背影,秦朵缓缓的叹了口气,傻孩子,你怎么会知道,是咱们要搬家了,搬离这个地方, 开始新的生活了。

    不过,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啊,秦朵看着这硕大的宅子,那边依旧传来了猪的嚎叫声,曾经的大半辈子,她都是在和动物打交道,曾经吓得不敢去动物的面前,还京城被动物弄伤,但是现在,却是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一切,秦朵看着房间里面那一套简易的工作,嘴角忽然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有时候,生活的疯狂,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轩之前脚刚走,秦大壮后脚就是走了进来,十分严肃的看着秦朵,他知道秦家现在的情况,也明白,也想清楚了,吕阳王现在的权利已经十分的稳固了,京城的手也是不在他的面前开始伸展,所以他,现在也是不需要了,这样的不需要来的十分的突兀,这样的突兀,又是来的十分的快,秦大壮甚至于都是还没有想清楚,没有想清楚最后苦难怎么就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让轩之去做什么了?朵儿?!鼻卮笞程房醋徘囟?,然后就是问道。

    “在云锦然喝醉酒的时候,我以云锦然的名义从巴陵郡郡守的手中拿了一叠户籍卡,很多,足够我们一家人转移过去了,爹,你应该明白,你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你若是执意要做这样的事情,你应该明白,最后倒霉的,不是你,是我们?!鼻囟浣种械幕Ъǚ诺搅饲卮笞车拿媲?。

    “我已经和别人说好了,明天大娘先去白马寺上香,主持会帮助大娘他们离开,慧智和尚和我的关系还不错,他肯定是会帮这个忙的,至于二娘,我已经让她和那边联系上了,我们不需要担心她的安危,甚至于她的孩子,我们也是不需要担心,吕阳王为了 让她好好做事,绝对是会答应她的所有条件的?!?br />
    秦朵的话语有些深沉,一点点的开始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听了请你多等额话以后,秦大壮几乎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安安静静的女儿,竟然是将这么多的事情都是安排好了,后路一条条的过去,每一条后路,都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

    “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难道你自己,就准备置之死地而后生么?”秦大壮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却是愣在了那里,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是没有想到自己,但是又是已经想到了自己的,秦朵呵呵笑笑,“我在巴陵郡有两处房产,其中的一出,云锦然是知道的,到时候我会邀请云锦然去巴陵郡,到时候,少不得两个人在一起,画眉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不会对我和云锦然下手的?!鼻囟湮⑽⑻鹜?,然后就是十分冰冷的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秦大壮却是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朵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要去见云锦然,在秦大壮的记忆里面,云锦然和他的秦朵,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就算是有交集,那也是希望可以处理掉的交集,云锦然做不到对秦朵好,达不到秦朵想要的,那么秦大壮就是宁可这个女儿不嫁出去,也是不愿意让云锦然和秦朵在一起。

    “朵儿,有些事情,我希望你可以明白,其实爹爹一点都是不希望,你和云锦然走在一起?!?br />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无奈的笑容?!耙郧澳阆M颐窃谝黄鸬氖焙?,我们没有在一起,现在你不希望我们在一起了,我和他,是注定要在一起了,不过这个度,可以把握,我不希望我身上的仇恨,加诸到你的身上去,再说了,只要你还活着,画眉一天的心,就是无法宁静,我要的,就是画眉的无法宁静?!?br />
    尽管心很痛,但是秦朵还是一点都是不含糊的安排着后面的事情,她可以无力,但是绝对不可以无能,曾几何时,她厌透了这个家,想着的及时如何从这个家离开,可是现在,她对这个家,已经有了深厚的情谊,所以她舍不得离开,舍不得离去,她要做的,就是将所有的人都是拿下来,然后开始自己的生活。

    “朵儿,其实在我的心里,你一直”秦大壮看着秦朵,缓缓的说道。

    秦朵阻止了秦大壮的话语,然后就是看着秦大壮?!拔抑?,以前是我不懂事,但是以后,我也想不懂事,就让这一切就这样的理所当然吧?!鼻囟湮艘幌卤亲?,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澳阌Ω妹靼?,你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也不是一个好的父亲,不管是对我,还是对轩之,还是对那些弟妹来说,你的不合格,一直都是在的?!鼻囟涞妥拍源?,她还记得红姨娘,当初其实是她害了红姨娘,为了她自己的地位,她自己的厉害,将红姨娘推上了那个位置,尽管这么多年红姨娘一直都是在说她不在意,但是每每想起,其实对秦朵来说,何尝不是一件伤怀的事情,但是往事都是一件过去了,她也是没有多少的心思再来关注这个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吧。

    但是秦朵的心里,还是有芥蒂的,虽然说,这个时代决定了这样的情况,但是秦朵对红姨娘的照顾,明眼人都是可以看出来,大家心里不过都是心照不宣罢了,怎么说都是秦家的人,自然也是需要有人照顾的,秦朵来照顾,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秦大壮看着秦朵,许久,都是没有说话,他不知道秦朵的倔强来自何方,但是隐约间从秦朵的身上,还是可以看到张氏的影子,这也是秦大壮不愿意和秦朵见面的原因,每一次看着秦朵,对秦大壮来说,都是无数个张氏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

    “秦家,还不需要你一个女孩子来牺牲,你放心好了?!鼻卮笞潮匙攀?,对着秦朵说道?!拔抑腊?,我知道你可以做好,但是爹爹,你不要忘记了额,我和云锦然,司梦文的关系,注定了我不管到哪里,都是绝对会被这两个人找到的,你忘记了么?”

    秦朵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开的正艳的芍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凹热蛔笥叶际腔嵴庋?,那干脆就是彻底一些好了,直接就是那样吧?!?br />
    秦朵没有说这样那样是什么意思,秦大壮却是看着秦朵,眉头微微皱起,许久,方才是开口。

    “你到底还当不当自己是个女孩子了?我有一个至交好友,家里虽然情况不大宽裕,但是却也是小康之家,以你的能力,嫁过去也绝对是极好的,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是过去提亲,然后将你嫁出去,到时候,秦家的事情,和你,就是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你不要急着拒绝,这件事情,我说了算?!?br />
    说完,不给秦朵反驳的机会,秦大壮在直接就是走了,看着秦大壮远去的样子,秦朵的脸上就是带上了无奈,她的心思,注定是秦大壮无法知道的了。

    云锦然。想到那个人,秦朵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些苦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第一份感情,竟然就会这样的情况下去扼杀掉,云锦然那个人,还是不错的。秦朵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就是露出了一抹淡漠的苦涩,真希望,时间可以慢一些,让她还有机会,好好的去味一下。

    “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爽快就是答应你爹的条件?!崩钍险谑帐靶欣?,手中拿着一个布包,笑着对秦朵说道。

    对于秦朵,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是这个时候,秦朵能够站出来为他们家做这么多事情,让她很开心,?!霸谖业募且淅?,秦朵,你从来都是没有把自己当做过秦家的人吧?!?br />
    李氏忽然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却是毫不含糊的点头,曾经,她确实只是将这一切都是看做是一个梦境,一个她无法解决的梦境,从来都是没有想过想要将它看成是她的归宿,所以,她只当自己是个路人,站在那里,看着别人笑,可是时间荏苒,这么多年过去,即使她的心里还有最初的那些想法,现在也是快没有了,因为这里就是她的家,她一直都是要住下来的家。

    她曾经讨厌过很多人很多事情,但是现在她却是明白,那些人那些事情,现在都是已经成了她生命里面的也部分,她们虽然讨厌,但是却是她的生活的一份子,不过是李氏还是赵红棉,她永远只是将他们当做生活里面曾经撕过的两个女人,而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们是一家人。

    “我从来都是不曾想过,让我们成为一家人,李氏,在我的心里,你们是你们,我是我,我和你们,终究是好像隔着一些什么,以后,我也是会这么想,所以我才是不想和你们在一起?!?br />
    “我知道,我和你之间,隔着你娘的仇,至于你和赵红棉,我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秦朵,你若是想要找我报仇,你可以随时来找你,没有错,当初,是我将你母亲的消息泄露给了向家,向家其实没有做什么,不过他们家傻,尤其是向天雄那个老头子,一心一意都是想要将你娘娶家,所以他儿子看上了你,他来求亲,就是想看看,你有多么的像他曾经梦里的那个人,秦朵,你知道吗?他做到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你的心里,没有他的儿子不说,还会砸了他家的婚礼,这一点,是张氏永远都是做不到的?!?br />
    李氏的嘴角带着哂笑,然后就是看着秦朵,说道。将往事说出来,,李氏的整个人也是舒了口气,她将这件事情一直都是藏在心里,就是害怕有一天有人知道了这个秘密,可是现在,李氏却是一点都是不担心了,因为她已经做好了,陪着秦大壮的准备。

    “秦朵,我相信你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我知道你的心,其实比任何人都是软,你心软,所以很多事情,你都是做不到十全十美,秦朵,我不求你其他,我的儿子,我希望你好好照顾?!崩钍纤低?,就是准备离去,秦朵看着李氏的方向,嘴角忽然就是上扬。

    “若是我不答应你呢?李氏,你的孩子,我是不会帮你抚养的,你自己去抚养?!鼻囟涞亩窕胧值闹卑?,看着李氏,说的也是十分的简单,李氏走出去的身子楞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秦朵,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是秦朵第一次看到李氏这么笑,在她的记忆里,李氏永远都是那一个板着一张脸或者是放肆大笑的人,而不是眼前的这个,那样含蓄微笑的女子。

    “有些事情,埋藏在我的心里,也是我的一个病,是时候去解决这件事情了,秦朵,我也有我的伤心,我的无奈我的顾虑,我不可能永远都是可以这样坦然的面对你,最起码,现在,我做不到?!崩钍献啡?,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看着李氏的背影,那背影有些萧索,却是合了李氏此刻的心意,秦朵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换换的转过了身,李氏可以这样做选择,但是她却是不希望,李氏就这样的离去。

    对于往事,其实秦朵一点都是不怨恨李氏,李氏做的,其实根本就是没有害死张氏,真正害死张氏的,是掌家,但是李氏,却是一直都是背着这个黑锅,当然,秦朵也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李氏,因为她也不是圣母,对那个虽然,没有做出实际伤害,但是其实却是有伤害到她母亲的人来说,这一件事情,似乎是这样的,就十分的好。

    送走李氏以后,秦朵的心便也是平静了下来,坐在桌子边,开始慢慢的思索自己给自己留下的一些难题,有时候,生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一边在试着遗忘,一边又是试着开始记起,很多事情似乎都是没有那么的容易忘却,但是很多事情又是在成长中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痕迹。秦朵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份惆怅和无奈是来自哪里,但是总是有这样的一份惆怅和无奈在心里环绕。

    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