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舍简陋,也就只有这简单的小酒了,还请秦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

    “您见笑了,这就是可以了?!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喝了一杯小酒,然后就是看向了外面,云锦然在和什么人说着话,秦朵看不到那个人,但是却是可以看到云锦然脸上的笑容,看着这样的云锦然,秦朵的心里,对云锦然的态度,忽然就是改变了一些。

    原来不知不觉,很多事情,都是已经改变了。

    “世子爷是个好人,这些年,承蒙世子爷照顾我们这里,我们的生活方才是可以好好的过下去,那些年,世子爷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我们都是只能靠着自己来完成那一切,每天的日子都是过得十分的紧张,有个孩子出生,我们紧巴巴的,眼巴巴的看着,也不一定能够活下来,这些你那,世子爷简直就是我们的再生恩人,秦姑娘,世子爷,是个好男儿,他带您过来,定然是十分的欢喜您的,我们就是希望,秦姑娘不要犹豫才是?!?br />
    村长的话说的十分的温和,秦朵不过淡淡的笑笑,看着云锦然的样子,许久,方才是点点头?!肮サ氖虑榫褪枪チ税?,以后的事情,谁也是说不清楚的,感情的事情,不是我们说好就是好的,还有很多的东西,都是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br />
    秦朵嘴角的笑容和苦涩并在一起,让老村长看着以后,只是无奈的摇头,世间最难痴儿女,世子爷,这也是走进这痴儿女的世界了。

    “秦姑娘自己看便是,我也不过是给秦姑娘提个意见,这么多年,您还是世子爷第一个带过来的姑娘,我想,您在世子爷的心里,一定是独一无二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就是带着您过来了?!?br />
    村长笑着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看着云锦然的样子,许久,方才是点头。

    她也希望可以和喜欢的人长相厮守,但是喜欢,就是不一定会长相厮守的,因为有些事情,不是一个人可以改变的,秦朵看着云锦然慢慢的消失在了拐角处,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是给村长倒了一杯,然后就是直接灌进了肚子里面,秦朵不常常喝酒,但是偶尔也是会喝一点,所以酒量说大不大,说小自然也是不小。

    喝了几杯酒,和老村长说了一会儿话,两个人讨论了一下这附近的装修还有农桑,村长因为秦朵的懂行而感到惊讶,秦朵则是对村长独特的简介感到十分的佩服,说到后面,两个人的话题基本已经从云锦然身上移开。

    云锦然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两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这个事情,都是显得十分的开心,看到这个样子以后,云锦然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从小,他的闲散时间,几乎都是在这里度过,而老村长 ,则是他的领路人,是老村长带着他走进了武术的世界,走进了战场,虽然老村长后来受伤归隐了,但是云锦然对他,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尊敬,此刻看到秦朵和老村长两个人融洽,云锦然的嘴角也是情不自禁的勾起了一个笑容。

    “你来了?!鼻囟渥?,便是看到云锦然站在门口,当下便是站起来,问道,云锦然点点头,然后就是对着老村长点点头,“我们应该去了,不然云城就是进不去了?!痹平跞恍ψ哦郧囟渌档?,秦朵点头,辞别了老村长,两个人便是朝着外面走去。

    马匹依旧摔在门口的大树下,几个孩子正在那里玩耍,看到云锦然,都是笑眯眯的和云锦然道别,秦朵也是笑着和孩子们告别,告别完以后,秦朵和云锦然上马,两个人没有急着去,而是一边走一边说话。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一面?!鼻囟湫ψ哦栽平跞凰档?,“我还以为你就是那个钱奴呢!”

    “只有你会认为我是个钱奴,这里是云家村,我以前经常来这里的,小时候,还没有和你认识的时候,也是经常来这里,我和司梦文,就是在这里认识的,不过那个时候司梦文可不是过来帮助这群人,而是这群人救了那个小子的命,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我姑姑的儿子,也是我的表哥,不过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好了,大概就是因为,我以前看到了他的糗样吧?!?br />
    云锦然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无奈的摇头,她自然是不相信这一番话的,司梦文和云锦然,两个人完全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生活爱好习惯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都是背道而驰,这样的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那才是怪事,不过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也不过就是呵呵笑笑,因为秦朵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虽然是经常拌嘴,但是实际上,关系还是十分的好的。

    只不过,两个人都是不承认罢了。

    “有时候我觉得,像他们这样的生活,也是十分的好的,云锦然,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放弃你所有的现在所拥有的,然后就是解甲归田,过快乐的日子,你有想过么?”

    “丫头,你想哪里去了,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不是那样的生活,而是像现在这样的安安静静的快乐的生活,很多事情,不是和我们想象的一样的,你应该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不可能由着我们的个性来的?!痹平跞惶玖丝谄?,然后就是缓缓的说道?!耙桓鋈说纳砩嫌卸嗌俚亩?,就是多少的责任,这些责任,是我必须去担负的,所以,想现在,对于你的这个问题,我只能觉得,十分的好笑?!?br />
    秦朵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地震奥迪啊,沉默了一下,方才是点头?!澳闼档亩?,我们都是有我们彼此的责任和义务,对这样的事情,是不能置否的。我们啊,还是生活在家长的怀抱里面的孩子啊?!鼻囟涮玖丝谄?,看着前方,眼角有些莫名的酸涩。

    “今天的你怎么像个诗人一样的多愁善感了?”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没有,只是看着打击啊说的而生活是在是太美好了,正是因为美好,所以就是忍不住有了一点想法,若是以后自己也可以过上这样的生活就是好了?!鼻囟涞淖旖谴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对着云锦然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摇头?!澳惚鹣胩?,这样的事情,有时候,也没有那么美好的,你看他们,表面上很开心,实际上,他们也有他们的伤痕和无奈,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开心的,丫头,你这么深谙事故,怎么这一点都是不懂呢?”

    “正是因为懂,所以才羡慕啊?!鼻囟渎冻鲆桓鑫潞偷男θ?,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说到,云锦然转过头去,不和秦朵对视,许久,方才是开口、

    “丫头,我今天纯粹是带你过来看看,村民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br />
    云锦然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只是脑袋却是转向了另外一边,秦朵笑着点头,看着云锦然的样子以后,轻笑了一声。

    “我知道的,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有些好奇罢了?!彼低?,秦朵就是挥了一下马鞭,直接就是朝着前面奔去,云锦然看着秦朵的元没做过,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是追随着秦朵去了,秦朵喜欢奔马,他就是跟着奔马好了。

    秦朵到家的时候,还不过下午,云锦然送秦朵到家门口就是直接离去了,显然是衣服我不愿意和你们多少的样子,秦朵看着云锦然远去的背影,心间的某些地方微微的有些无奈还有一些伤感,秦大壮站在门口,看到秦朵来,只是沉默的看着秦朵站在屋檐下看着云锦然远去。

    “别看了,已经看不到了?!毙砭?,秦大壮方才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来看着秦大壮,秦大壮已经转身朝着里面去了,秦朵跟上秦大壮的步伐,许久,方才是跟着秦大壮朝着外面走去?!暗?,你是不是其实心里还是十分的介意的?!?br />
    “有一点,但也不是全部,要怪就怪我自己当初不应该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丫头,没有一个时候,我是像现在这样的后悔的。,”秦大壮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抬起头看着秦大壮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秦朵觉得这段时间,秦大壮似乎是老了很多,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了不少,他知道秦大壮是因为现在家里的事情,所以一点都是不关心,但是看到这个样子以后,秦朵对秦大壮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我知道的,爹爹,我和她,以后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放心,我会认真的考虑段祺的,我知道,或许她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物,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去认识他,接受他,做他的妻子的?!?br />
    秦朵的话语有些淡雅,秦大壮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淡淡的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嘴角的笑容以后,秦大壮叹了口气?!捌涫挡皇堑舸蛟а?,爹爹只是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你喜欢的,和你永远在一起的,而不是一个,不能和你在一起的人,以前是我想的太容易,到现在,我才是醒悟过来罢了?!?br />
    秦大壮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显然,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是不会在乎了,她现在在乎的是以后的日子,她希望以后的日子可以安安静静的走下去。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在乎,今天我不过就是和云锦然一起去看了一些伤患罢了,我和他有生意的往来,所以两个人走到一块去,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的?!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大壮说道。

    “我很欣慰你可以和我解释这么多,朵儿,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给你做主,但是我却是希望,你自己可以做好你自己?!鼻卮笞车亩宰徘囟渌档?。

    秦朵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拔抑赖?,你放心就是了?!?br />
    秦大壮点点头,抿抿嘴,似乎是hi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在看到秦朵沉闷的样子以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最后只是安静的朝着里面走去,有些事情,他已经说得够多了,再说,那也不过就是徒然了,再说了,秦朵也不是个小孩子,对于每一件事情,一向来都是有她自己的解决方式的。

    到院子,秦朵的心方才是放下去了一点点,想到先前村长的话语,秦朵摸着自己的心的位置,忽然就是有一些微微的期待了起来,甚至于她自己都是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一些什么,但是莫名其妙的,就是多了一些期待。

    “姐姐?!毙ψ抛呓?,然后就是将一封信放到了秦朵的手中,信纸是特制的,上面还有一股淡淡的芬芳,不像是任何一个和秦朵有往来的人的信纸,秦朵的没有微微皱起,看着这信纸,一时间却是好奇了起来,她不知道,是谁会给她信。

    “姐姐,这封信有问题么?”看到秦朵皱起眉头,轩之便是问道,秦朵过神来,然后就是摇了摇头?!懊挥惺裁创笫虑?,只不过是我现在心情有些不大好了罢了,这封信的话,是有一些我或许是不知道的东西吧?!?br />
    秦朵转过头对着轩之微微一笑,然后及时拆开了信封,里面的字体十分的娟秀,秦朵看到信尾的谢夫人以后,心间便是了然,这信封,就和谢夫人人一样吧,带着些微微的桃花色,但是却是犹如活在别人的梦里。

    信中的内容是谢夫人邀请她去王府做客,秦朵看着信,一时间却是犹豫了起来,心中谢夫人写的,是邀请她去王府,说说司梦文的事情,但是其实秦朵一点都是不想去王府,一来,是因为云锦然,二来,则是因为画眉。

    因为云锦然,是秦朵实在是不愿意再去看到云锦然,至于画眉,则是自从哪一件事情以后,现在秦朵只要一看到画眉的名字心间都是会隐隐的作痛,或许是她太多情了吧,秦朵叹了口气,。将信收好,然后就是抬头看着轩之。

    “没事了,是我的一个朋友写过来的信,邀请我明天过去玩耍,我明天早上出去,等下就是和爹爹说?!?br />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轩之点点头,然后就是走了出去,秦朵却是看着手中的信,陷入了沉思之中,对于司梦文的家事,其实秦朵一点都?不想管,不但不想管,更不想将这样的事情放在心间,但是,秦朵也知道,鞋服人和司梦文之间,两个人的芥蒂,一时半会儿,其实一点都是无法消除的,正是因为无法消除,看到这个以后,秦朵的嘴角的苦涩就是一直都是没有消散过。

    她希望司梦文可以开心,但是想到谢夫人和吕阳王府,她又是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先不说谢夫人对秦朵来说,以前是个什么样子的,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的,光是吕阳王府,对秦朵来说,就是一种致命的伤害,秦朵一点都是不愿意去面对吕阳王府,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她现在的心里,对那里,还是充满了仇恨的。

    如此反复想了很久,最后想到司梦文自从那边见了谢夫人以后闷闷不乐的样子,秦朵就是决定,走上一趟,不过单纯的是为了司梦文方才是走上一趟。

    第二日晨方初起,秦朵就是开始准备出去,秦大壮亲自派人给秦朵准备了马车,秦朵也是好好的梳妆打扮了一番,兴许是因为美女和美女之间,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攀比,所以秦朵去面对谢夫人的时候,不愿意素颜去见,化了妆,甚至于给自己化了一个美美的妆容。出门的时候,赵红棉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显然是觉得十分的奇怪,因为秦朵可是从来都是不怎么妆点自己的,今儿个怎么就是妆点得这么漂亮了。

    秦朵没有在乎一众人的目光,手中拿着一个小巧的礼物,坐在马车上,朝着吕阳王府去了。

    秦朵到王府的时候,早就是也进有人在那里等着了,秦朵不过就是随着人朝着里面走去,过了好几个院子,方才是一个简单精致的小院子门口停下了脚步,里面有清脆的琴声传出,秦朵不大懂琴这个东西,但是听着你们悦耳的琴声,整个人似乎都是微微预约了一些,里面在弹琴,秦朵自然是不方便去打扰,便是一直都是安静的在门外等着,直到小半个时辰以后,里面的琴声方才是停止。

    秦朵舒了口气,身边的下人已经敲开了院子的门,谢夫人抬起头,便是看到秦朵站在院子门口,正对着她浅浅笑,那笑容温婉淡雅,十分的好看,谢夫人看着秦朵这样的笑容,一时间却是愣在了那里,她也是见过美人的,但是像秦朵这样的温婉淡雅的美女,却还是第一次看见。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