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郡的事情就这么多,我已经解决了,姑姑喊你过来,是因为司梦文那个王八蛋的事情吧,走,我带你去找司梦文,这个时候,我猜他,十有八九是在青楼里面?!痹平跞灰槐咚底?,便是带着秦朵直接就是去了旁边的一座青楼。

    对于青楼,秦朵还是真的是第一次进去,当看到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女子进了青楼的时候,大家的目光自然是可想儿子,秦朵看着云锦然莽撞的样子,真的很不得直接就是找条地缝钻进去,但是进了里面以后,秦朵又是开始四处观赏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到青楼来,不好好的看看的话,真的对不起自己。

    如此走了好几家青楼,两个人终于是一个小小的青楼里面找到了买醉的司梦文,看到秦朵和云锦然进来,酩酊大醉的司梦文不过是笑笑,然后就是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面,看到司梦文的样子,秦朵的心间闪过一抹无奈,和云锦然一起扶着司梦文走了出去。

    到司梦文平时居住的宅子,这里似乎是一直有人在监督,看到司梦文被秦朵和云锦然带,监督的人就是跑开了,秦朵有些吃力的和云锦然一起将司梦文放在了床上,外面的侍女立刻就是走了进来给司梦文换衣服洗澡,秦朵和云锦然坐在外面,听着里面司梦文时不时的酒话,两个人的眉宇间,都是有着关心。

    “是因为谢夫人的关系么?”秦朵看了一眼里面,然后就是问道。

    “是啊,姑姑的替身一直都是替姑姑照顾着司梦文,但是姑姑又是舍不得他,总是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这让司梦文很痛苦,一方面,他希望可以认姑姑,但是对于姑姑当年抛弃他的事情,又是耿耿于怀,所以每次见到姑姑,他都是这样的?!痹平跞恢遄琶纪?,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很多事情,不是这样就是容易解决的,但是很多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就是可以解决的额,秦朵不知道司梦文这样的痛苦再哪里,但是明白,一旦有了这样的痛苦,一时间,是无法消除的。

    “所以,他就这么放任自己,买醉?”

    秦朵有些不大喜欢司梦文这样的发泄的方式,云锦然却是苦笑了一声,“这样也好,起码他心里可以好过一点,你知道,在司家,司家的所有人都是看不起他,只有一个曾经是妓*女的养娘陪在他的身边,他被人唾弃被人骂,甚至于有时候还有人会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没有娘的野草,那个时候,他都是会跑到王府来,我看不惯他那懦弱的样子,换做是我,早就是打过去了,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不是他下不了手,而是很多事情,不是一个销售,就是可以解决的?!?br />
    云锦然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呵呵笑笑,许久,方才是点头?!拔一挂晕悴欢?,现在看来,你还是蛮懂的哈?!?br />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翻了个白眼,秦朵却是丝毫都是不在乎,只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然后就是等着丫鬟出来。 丫鬟足足小半个时辰以后方才是出来,一出来,便是看到秦朵和云锦然都是在等待,丫鬟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多写秦姑娘还有世子爷送少爷来,少爷已经睡着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来了,等少爷醒来以后,奴婢会将告诉少爷,是秦姑娘和世子爷送他来的?!?br />
    “好好照顾你少爷?!痹平跞徽酒鹄??!叭羰切枰裁?,就是去王府拿?!彼低?,云锦然就是直接和秦朵一起离去了,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身影,丫鬟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直接去了里面。

    秦朵和云锦然两个人出了司梦文的家,便是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面走着,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而沉思,走在路上,十分的不协调。忽然,云锦然和秦朵两个人可以说是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了彼此。

    “我有话和你说?!?br />
    “我有话和你说?!?br />
    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转过头去,“还是你先说吧?!?br />
    “丫头,我姑姑和司梦文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参与,不管怎么样,都是不要参与,他们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是可以解决的,这件事情,还需要很多的步骤方才是可以解决,尤其是我姑姑,她的心思我们都是不知道,当初嫁入司家,司老爷对她可以说是十分的好,但是她说走就走,后来嫁给秦王叔,现在又是离开了,秦王叔一直都是在派人接她去,但是她却是迟迟不肯会娶,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想做什么,但是咱们,都是无法理解的?!?br />
    云锦然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她虽然不曾做过母亲,但是对于谢夫人的心思,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也一点都是不难猜到谢夫人为什么来,十有八九,就是为了司梦文。

    在感情上,谢夫人可以放纵自己,但是这么多年的一个人,让她其实内心,开始慢慢的想要司梦文所给予的那种母慈子孝,所以,秦朵觉得,这就是谢夫人来的原因。

    “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去做,不过这件事情,关键还是她们自己,我不过就是将谢夫人的话待到司梦文的身边,就是可以了?!鼻囟涞妥拍源?,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只是淡淡的笑笑,许久,方才是点点头?!澳隳芄徽庋?,就最好了,很多事情,都不是咱们可以左右的,丫头,好好的做好自己就是可以了?!?br />
    “恩?!鼻囟涞泥帕艘簧?,低着脑袋,眼睛里面都是沉思,云锦然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秦朵,便是看到秦朵所有的心思都是在地上,云锦然不由得有些失落,有些事情,他不知道秦朵知不知道,但是秦朵对他和对司梦文,似乎都是一样的,甚至于对那些朋友,也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时候云锦然有些不确定,不确定秦朵的心思。

    “丫头,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痹平跞缓鋈痪褪亲?,然后就是看着秦朵,问道。

    “啊,已经没有事情了?!鼻囟渥?,对着云锦然微微笑笑,到喉咙的话语,最后都是咽了下去,虽然吕阳王妃说云锦然对她有意,但是吕阳王妃接下来的话语,对秦朵的打击,那也是十分的严重的,她不是傻子,自然也是是明白,一段感情开始结束都是不容易,所以秦朵对于那些事情,自然只能隐藏在心底,不要拿出来了。

    “我想要和你说的事情,也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件事情,啊,那里有糖人!”秦朵抬起头,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糖人摊子,对云锦然说道。

    “也没有看出来你喜欢吃糖人啊?!痹平跞秽洁炝艘簧?,“你等等,我去给你买个糖人来?!痹平跞怀拍潜咦呷?,秦朵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嘴角的苦涩就是越来越深了,最后,连她自己都是不知道,这一份苦涩, 是来自哪里。

    远处似乎是有马车夫的吆喝声,十分的熟悉,秦朵最后看了一眼云锦然,朝着马车夫那边走去,很快,就是消失在了街道,云锦然拿着糖人来的时候,到处都是不见了秦朵的身影,云锦然四处看去,但是到处都是没有看到,云锦然有一瞬间的慌乱,想着找到秦朵,但是秦朵却是犹如消失了一般,不见了人影。

    “丫头,你在哪里?”云既然试着喊了好几声,但是就是没有听到秦朵的复,云锦然站在那里,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秦朵不是个喜欢放别人鸽子的人,也是从来都是没有放过别人的鸽子。

    云锦然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到秦朵不见了,只道是秦朵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去处理,所以就是先走了,捧着手里的糖人,这个时候,云锦然总感觉自己的心里失落落的,但是那一份失落落,似乎又是没有那么的真实,只是放在手心里,似乎是有些疼,云锦然叹了口气,拿着糖人朝着王府走去,大概秦朵是有事情去了,那就是明天去秦宅看看她吧。

    如此想着,云锦然的心情倒是好了一些,拿着糖人到王府,就是直接将糖人给了身边的额丫鬟,自己则是坐在一边,沉思自己的事情去了。

    在云锦然离去不久,一辆马车缓缓的朝着这边驶来,马车上面坐着赵红棉还有红姨娘以及她们的孩子,在两个人的中间,真是被赵红棉还有红儿钳住的秦朵,为了安然的带着秦朵离去,她们不惜在秦朵的身上下了迷汗药,此刻看着眼皮子越来越沉的秦朵,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容,她们,送算是完成秦大壮布置的任务了。

    而此刻心情十分不好的,自然就是秦朵了,秦朵没有想到,秦大壮竟然是会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让她走,当然,秦朵的此刻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糟糕,按照计划,原本这些,应该是还要晚些才是开始的,可是现在,却是提前就是开始了,秦朵几乎可以肯定,肯定是秦大壮出事了,还是出大事了,但是看着前面,秦朵却是忽然发现,自己一点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都是没有,秦朵有些失落,但是那一份失落,却是随着药效的加强,缓缓的融入了睡眠里面去了。

    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