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秦朵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宅院,赵红棉和李氏都是坐在那里,眼圈儿红红的,到处都是一片白色,秦朵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都是坐了起来,然后就是看着两个人?!暗?,他在哪里?”

    “他说好晚上过来的,但是一直都是没有过来,刚才我派了人去看了,说是咱们的宅子,昨晚起了一场大火,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崩钍系幕坝锢锩婢投际撬谎?,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缓缓的说道。

    这个时候,李氏和赵红棉两个人的心里,就好像什么东西都是没有了,看着秦朵,犹如一个无助的孩子,当她们知道所有的事情的时候,这一切就好像一张网,将两个人都是网了起来,她们很希望可以到过去的日子去,但是那样的日子,似乎是不去了,如果是秦大壮不来的话,她们不知道,她们要如何持续她们的生活。

    “我要去,你们先安顿在这里?!鼻囟湔酒鹄?,直接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李氏和赵红棉却是站在了门口,看着秦朵。

    “我答应了你爹爹,是不会让你走的,所以秦朵,不管你爹爹不来,我们都是答应你爹爹了,将你留下来,秦朵,对不起了?!闭院烀薜幕坝锢锩嫖⑽⒂行├⒕?,秦朵挑眉,然后就是看着赵红棉,她倒是没有看出来,原来赵红棉是个如此多愁善感的人物。

    “如果你们要是执意留下我,那么,你们就是将爹爹处于危险之中,我相信,现在爹爹应该还在那一带附近,你们先让我过去,你们大可以放心,如果要是实在不行,我就可以找云锦然,也可以找司梦文?!鼻囟涞幕坝镉行├滟?,这里明显就不是巴陵郡,显然,李氏和赵红棉也是根本就是没有听从安排去巴陵郡,只是将孩子送过去了罢了。

    “不行?!崩钍险抖そ靥囊⊥?,然后就是看着秦朵?!拔颐谴鹩α死弦?,要确保你的安全的?!?br />
    “你们确保了我的安全,谁来确保爹爹的安全?”秦朵四下张望,外面是人来人往的喧闹声,显然,这里是云城的街道,秦朵朝着后面看去,窗户并没有关上,外面隐约间可以看到远处的高山,秦朵下定决定,转身,直接就是朝着窗户走了过去。

    她知道,赵红棉和李氏虽然平时看她不顺眼,但是对秦大壮,却是百依百顺,若是想要两个人不听秦大壮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秦朵显然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便是看向了窗户,窗户是二楼,秦朵看了一眼下面的高度,看着两个直接过来的女儿,微微一笑,直接就是跳了下去。

    李氏和赵红棉没有追上来,她们也是担心秦大壮,但是秦大壮有话在先,所以两个人先前也是没有那个胆子去忤逆,但是并不代表两个人不会忤逆,这是秦朵自己选择,的所以两个人便也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秦朵对于这个情况,自然也是清楚的,正是因为清楚,在两个人堵了前门以后,便是开始寻找出去的方法,最后,还真被她给找到了。

    想到昨天下面晕过去的那一幕,秦朵明明是看到了秦大壮的,但是后来秦大壮却是走了,秦朵想,秦大壮肯定是知道了吕阳王的心思,甚至于是知道了吕阳王是什么时候要动手,所以就是迫不及待的将她给送走了。

    云城之中一片热闹,大家人来人往,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秦朵就那样安静的走在大街上,出云城的时候,秦朵明显的感觉到后面有人跟了过来,秦朵没有叫车,而是自己缓缓的朝着秦家村走去。

    以前的秦朵从来没有想到前面的路会那么的难走,坐马车不过一个时辰左右的路程,自己走起来,从早上走到午后,都是没有走到秦家村,身后的如影随形如鲠在喉,但是秦朵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是一个人安静的走在路上,根本就是没有心情去理会后面的人。

    到秦家庄的时候,以及是下午时候了,秦朵看着整个秦宅都是已经成了一片,很多地方还在冒着火星,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大壮安排的,但是看到这样子以后,秦朵的心,还是十分的心痛的,有村民笑着在柴火堆里面寻找着什么东西,看到秦朵以后,一个个的脸上都是微微闪过一些后怕,绕开秦朵,离去了。

    秦朵只是安静的坐在地上,看着这一片废墟,眼睛里面都是无奈,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快。

    秦袖换换的出现在了秦都的身后,月环被秦朵调去了巴陵郡,秦袖想说些什么,但是因为是哑巴,所以什么都?说不出口来。只能安静的陪在秦朵的身后,外面的人看着秦朵就是那样的坐在那里,一个个的都是开始缓缓的褪去,显然,对于秦大壮,他们显然是觉得,秦朵肯定也是不知道的。

    一个常年做密探的人,想要隐藏身份,实在是太容易了,尤其是家人都是不知道的情况下。

    等到月下黄昏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已经走了,只有一个人依旧还是坐在那里等待着,秦朵换换的站起来,但是因为坐得很久,所以整个身子都是已经僵硬了,看到秦朵的样子,秦袖急忙是扶起了秦袖,两个人只能这样的安静的走着,但是秦袖却是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

    尽管早就是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但是对于这件事情,秦袖却还是十分的担心秦朵的,因为秦朵是那种,自己有什么伤痕,绝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那种人来着。

    “我没事,秦袖,咱们先去老宅子?!惫撕靡换岫?,秦朵方才是和秦袖说话,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秦袖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只是依旧在秦朵的身边,秦朵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秦袖,秦袖低着脑袋,脸上的担忧,一点都是不曾少过。

    看着秦袖的样子,秦朵无奈的摇头,“我只是担心罢了,我担心父亲的安危,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鼻囟涞幕坝锢锩娑际倾扳?,秦袖点点头,夜色里面,还是有长长的影子跟在后面,秦朵不懂追踪,但是现在是晚上,田里没有植物,只有深深的水,月色虽然不好,但是却是十分的迷人,秦朵只需站在月色里,便是可以看到身后的长长的影子。

    乡下不是城里,追踪起来,自然也是没有那么的方便,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哂笑,然后就是缓缓朝着老宅走去,老宅的门都是被打开了,显然也是已经有村民过来打劫过了,秦朵没有想到的是,不过短暂的一天,这些村民,就是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以前秦宅家大势大的时候,所有的村民都是存着畏惧之心,对他们家,甚至于对他们,都是十分的敬重,可是不过一场大火,所有的人,似乎都是改变了,看着被洗劫一空的老宅,秦朵嘴角的哂笑就是慢慢扩大,就是屋后的床,也是被人弄走了,秦朵想,大概那些人恨不得连屋子都是搬走吧。

    秦朵没有想到的是,村民竟然是这么的不喜欢秦家,明明这些年,他们都是十分的帮助这些村民?!罢嬲媸侨俗卟枇?,幸好爹爹将大娘二娘都是送走了,不若,我想,她们身上的东西,大概都是要被这些村民给抢了?!?br />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哂笑,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画眉只是淡淡的笑笑,人走茶凉的道理,她更懂,至于马后炮,她也明白,这些村民以前巴巴的讨好秦家,讨好秦朵,不过是因为钱财土地罢了,现在秦家都是走了,土地也是卖了,整个宅子又是被火少了,自然,他们的心里,只是觉得秦宅已经荒没了,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谁都是清楚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方才是可以这样的肆无忌惮的大街,这样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拿走。

    秦朵走进空荡荡的房子里面,连个坐的地方都是没有了,为了生意方便,她的脂粉工厂早就是移开了,但是里面还是有以前作为作坊的很多东西,现在,全部都是拿走了。

    红袖紧了紧秦朵的手,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摇头?!澳惴判?,我没事的,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秦家不欠他们的,难怪爹爹不愿意将这些土地租给他们而是直接卖出去,这样也好?!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目嗌?,然后就是对着秦袖说道。

    秦袖看着黑乎乎的房间,有心给秦朵打个手语,但是想着秦朵也是看不见的,最后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点点头,跟在秦朵的身后,两个人上了楼,看着上面还没有被动的东西,微微舒了口气。

    江南多雨水,所以房屋的设计都是尖顶的,屋檐低小,楼上一层光线十分的不好,一般人家都是拿楼上一层放置东西,只有秦朵别出心裁,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那个时候人太多,所以便是需要二层出来住人。

    秦袖从墙壁弄出个口子,然后就是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看到里面完整的东西,秦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