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还在啊。 ”秦朵看着秦袖手中的东西,微微舒了口气,秦袖手里的东西,是秦袖还有殷娘以及一些丫头的卖身契,其实秦朵一点都是不在乎这个东西了,她们是走是留,这些年的相处,秦朵也早就是看出来了,但是秦袖殷娘还是宝贝似的收着这些东西。

    秦朵找来一根蜡烛点燃,和秦袖两个人我在楼顶上,秦袖的脸上带着微笑,然后就是看着秦朵,用手语开始和秦朵说话。

    我们一辈子都是感激小姐的恩情。

    秦袖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是秦朵将她们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也是秦朵给了她们现在的生活,不管是殷娘还是秦袖,两个人都是对这样的事情表示十分的感激。

    “其实是你们将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当初,我也不过就是因为需要你们,方才是将你们买来罢了,你们能够留下来,我十分的感激,如果有一天你们要走了,我也是由衷的祝福你们的?!鼻囟涞淖旖谴诺奈⑿?,然后就是对着红袖说道。

    她从小生活的地方不一样,所以很多事情,和别人的想象是不一样的,正是因为不一样,所以秦朵方才是可以很好的将这些事情都是解决好,在她的心里,不管是殷娘红袖还是月环还是其他人,虽然都是她买来的,但是只要她们偿还了她的支出,对她来说,她们就是自由的人了,这一点毋庸置疑,也是不由置喙的。

    小姐是好人。秦袖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用手语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听了以后,淡淡一笑。

    “是啊,我是个好人,不折不扣的好人,但是有时候,我觉得,做一个好人难,更难的是,做一个像我这样的好人?!鼻囟涞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道,一边说,还不忘抬高一下自己,幽默诙谐的话语让原本有些沉寂的房间增加了一些喜悦,秦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秦朵却是因为秦袖的笑容而惊在了那里,或许说不是因为秦袖的笑容,而是因为秦袖那爽朗的一声噗嗤的笑容,秦朵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秦袖。

    其实很久以前,秦朵就是从殷娘的口中得知,秦袖并没有喝哑药,但是她却是和其他一起出来的人一样,再也是不能说话了额,虽然这么多年,大家都是努力过,但是却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迈出这一步,让秦袖说出话来。

    秦袖的心间,有一道坎,她迈步过去,所以,一直都是以哑示人,秦朵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秦袖,这样的秦袖让她又惊又喜,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秦袖?”

    秦袖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朵,转而,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抬起头,脸上带着喜悦看着秦朵?!靶 彼盗烁鲂∽?,秦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紧紧的抿着嘴,但是眼中的兴奋,却是怎么都是掩饰不住。

    “小姐”许久,秦袖方才是有些试探性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的脸上展开一个如花般的笑颜,对着秦袖点头,秦袖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当下就是直接将秦朵涌入了怀里。

    “小姐,谢谢你,谢谢你?!毙诵硎呛芫妹挥兴倒暗脑?,秦袖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但是却是十分的好听,秦朵摸着秦袖的后背,也为秦袖感到开心,秦袖能够从自己的坎里面走出来,对秦朵来说,这是最开心的事情。

    这些年,是她们陪伴在她的身边,所以这些人,对秦朵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因为重要,所以此刻听到秦袖说话,秦朵的心里,却是十分的开心的。

    “等我安定下来,我就是马上给殷娘写信,告诉殷娘这件事情,我想殷娘一定会十分开心的?!毙砭?,秦朵方才是拉着秦袖坐在一边,笑着对秦袖说道。

    秦袖点头,没有说话,但是秦朵还是从秦袖的脸上看到了赞同,秦朵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就是和秦袖坐在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秦袖开口说话这件事情,大概是这一段时间秦朵所受的无奈和痛苦之中,唯一快乐的一件事情了。

    “小姐,咱们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br />
    秦朵打开窗户朝着外面看去,外面的月色越来越淡了,不远处的大树上似乎还蹲着什么人影在那里,秦朵淡淡的嗯了一声,和秦袖睡在了一起。

    探子久不见房间里面传来动静,一时间却是有些好奇了起来,不由得缓缓地朝着两个人睡觉的房间走去,秦袖的听力极好,探子的步子不过是稍微重了一点点,秦袖便是听到了声音。

    半辈子的漂泊让秦袖有些时候保持着过度的警惕,对于一些事情可以说是十分的清楚,正是因为这种清楚,让秦袖的身上有了一种过度的敏感,虽然这么多年的锦衣玉食,但是这种敏感,却是依旧没有去掉,保留在身上。

    秦朵睁开眼睛,然后就是转头看着秦袖,两个人都是十分的冷静,呼吸沉稳,一点儿差错都是没有。

    探子走上楼,他没有想到两个女人会有什么样子的警惕,所以一点都是没有担心会遇到什么,走上最后一级阶梯,探子可以看到墙壁上面似乎是嵌了一些发光的东西,让房间里面看上去格外的柔和,还有一股淡淡的胭脂的香味。

    女孩子的闺房,似乎都是这样的,想到那些,探子的脸上就是带上了一些柔和,还有一丝隐隐的冲动,床上躺着的,可是两个女子,还是两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子!一个是曾经秦家的小姐,一个是曾经青楼的花魁,现在云城商界数一数二的女强人,所以探子脑海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开始缓缓的丢失了,职业道德也是没有了,只想着好好的走上前去,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这一天半夜的追踪损失。

    对探子来说,左右秦家已经倒了,最重要的是,秦朵不过就是一个飘零在外没有人管的女孩子,就算是自己杀了,也是没有人知道的,这阁楼,估计也是没有会再上来了。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里曾经是秦袖和殷娘研究秋水伊人最顶级的胭脂的地方,自然是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是没有了,其中最厉害的,就是小巧的机关,秦朵为了方便机关,两层的隔层弄得很厚重,大概有半米厚的样子,在上楼梯的一些地方,便是准备了好些害人的小玩意,如果不是自己人上楼的话,第一次上来的人,十有八九是会上当的。

    探子踩中的,是一张结实的网,网是有足足有手腕那么粗的麻绳编制而成的,只要踩在上面,整个人不但会直接被吊上去,还会被竖着吊着,所以此刻探子的命运不大好,被直接就是吊了上去,探子此刻方才是有些后悔,但是后悔似乎是没有一点的用,他听到了两个人起床,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然后就是秦袖点燃了蜡烛,秦朵似乎是有些睡眼朦胧,爬起来,看了一眼翘起来的大网,有些无奈的摇头。

    “当初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就是派上用场了?!鼻囟涞淖旖撬坪跏谴乓恍┬朔?,秦袖将网放了下来,探子还没有来得及开心一下,秦朵的麻绳就是已经将探子捆了个结实。

    到底是农家出来的女孩子,就算是不做事,力气还是十分的大的,将探子捆个结实,也不过是一口气的时间罢了,秦袖将探子的脑袋露了出来,然后就是看着探子,脸上带着似笑非笑。

    探子看到秦袖的样子以后,却是吞了口口水,此刻的秦袖头发随意的披着,微微有些凌乱,衣服的前面也是有些皱巴巴的,还可以看到里面粉色的肚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是素颜,但是长相却着实是漂亮的紧,又晚上,不过是一根蜡烛照亮着,反倒是给秦袖添上了几分朦胧的美,这样看过去,探子的某些地方,却是变得干渴了起来,是个美人,还是个十足十的美人。

    “真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鼻囟溧托α艘簧?,哂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找了一把匕首,缓缓的放到了探子的脖子上,匕首在蜡烛的照亮下泛着森森冷光,秦袖却是直接就是卡住探子的脑袋,在牙齿上面检查了一遍,方才是放开探子,却是走到一边,打了水, 然后十分优雅的将手给洗了,方才是到秦朵的什么变,带着森然看着眼前的探子。

    “你啊,太小心翼翼了,你看这种还想谋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牙齿里面藏毒,这种人,把自己生命看的估计比任何东西都是重呢!

    ”秦朵的嘴角带着哂笑,然后就是说道。

    以防万一。

    秦袖还不大习惯说话,用手语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 转过头看着探子,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

    “好了孩子,咱们也不拐弯抹角了,你说,你是谁派来的,告诉我,我还可以给你留一条生路,若是不告诉我的话,我想来想去,我想,你的日子一定是不好过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盘阶铀档?。

    此刻探子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终日大雁,却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是被雁啄了眼睛,如果是一只厉害的大雁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还是两个小姑娘,这让他的心里,如何舒服?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