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像是没有看出来眼前人的无奈一般,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人,秦袖安静的站在秦朵的后面,犹如一个标兵,探子闭着嘴不说话,甚至于是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他那点该死的职业道德又是来了,美色撩人,但是再美,也要自己能够享受到,方才是美色。

    “小姐你转过身去,交给我吧?!鼻匦涞乃档?,秦朵看了一眼秦袖脸上的冰冷,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下面走去,她还要去准备一些东西,就这么便宜了一个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很快秦袖就是出现在了秦朵的身边,显然,该得到的东西,秦袖已经得到了,秦朵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袖,却是没有想到秦袖在这一套上,还有一点本事。

    秦袖却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耙郧霸谇嗦ダ锩?,认识的人三教九流都是有,有些人,自然也是喜欢这些,所以便是拿在青楼里面说了出来,我虽然是不喜欢,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记得一些的。这个探子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探子,不过就是一群小混混流氓偶然得到了指点,开始做起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十分容易解决的?!?br />
    听了秦袖的话以后,秦朵只是对秦袖竖起了大拇指,两个人在院子的树上架了绳子,然后就是一个拉一个推直接将探子倒挂起来,秦朵拍拍手,看着倒挂在树上的探子,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给我一个支点,我将翘起整个地球,不错不错,这样很不错?!鼻囟浣拥牧硗庖欢税笤谑鞲牡胤?,看着吊在上面欲哭无泪的 探子,嘴角的笑容就是越来越大。

    “好好享受今晚的月色吧,明天你的小伙伴来替你的时候,就是可以带你走了,当然了,你的少东家还是有点穷啊,连好好的培养你们都是做不到,要不要投靠我 啊,别的不说,钱,我还是有很多的?!鼻囟湫γ忻械目醋盘阶?,然后就是说道。

    探子满心无语,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他原本是为了邀功所以方才是一个人留了下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邀功不成,最后自己竟然就这样的被秦朵给抓了起来,抓起来不说,探子想,自己的这一辈子的探子生涯,算是毁在秦朵的手里了。

    这个时候,探子忽然就是十分的后悔起自己的急功近利还有贪墨美色了来,这个时候,他也是想到了曾经伙伴们的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而他,终究是没有从这把刀上面跨过去。

    探子闭着嘴,抬起头认真的打量眼前的秦朵,秦朵长得很漂亮,小巧精致的鹅蛋脸,刘海恰到好处的将她额头上面的那一点唯一不足补足了,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虽然,那笑容里面都是得意洋洋,但是一点都是不妨碍探子此刻将她记住。

    探子想,他这一辈子都是会记住眼前的这个少女了,因为这个少女,给他上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很久远很久远的日子过后,当探子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探子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起眼前的这个少女,只是那个时候,少女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他的少东家。

    这一个晚上,探子就是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了自己的一个晚上,第二日凌晨的时候,秦朵和秦袖就是走了出来,在看到挂在树上身上还结满了露珠的探子以后,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好笑,两个人无奈的摇头,收拾了一些简单的东西,然后就是直接离去了。

    “小姐,咱们现在去哪里?”

    “去找我爹爹吧,我知道他在哪里?!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面对秦袖的提问,淡淡的说道,秦袖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秦宅走去。

    在秦宅的后面,也是山,不过还有一座荒废了很久的瓦窑,专门用来烧瓦的,但是因为秦家有钱,并且也是多年没有过去使用了,所以瓦窑便是荒废在了那里,秦朵记得以前她们居住的院子建立的时候,秦大壮还带着人在那边烧过瓦片,那也是秦朵第一次看到故人的智慧展示,在城里,早就是没有了这样的传统的房屋,所以对于那里,秦朵的印象,还是十分的深刻的。

    秦袖去过秦宅,但是对秦宅,并没有秦朵那么熟悉,看着秦朵带着她十分熟稔的朝着后面走去,秦袖不由得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朵,看来秦朵是很久就是知道秦大壮在哪里了,但是一直隐忍到现在而已,对已秦朵这个小姐,秦袖的心里,又是多了一份敬佩。

    一个女子,能够做好生意,八面玲珑,本来就是很厉害了,还能够这样的做到方方面面倒是考虑到,对秦袖来说,着实是厉害了一些。

    瓦窑并不深,但是外面早就是已经杂草丛生,还长了一棵大树在瓦窑的口子那里,几乎是将瓦窑都是盖住了,秦朵扒开荒草,秦袖看到忽然就是出现的洞口,也是意外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竟然是还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以前烧瓦用的,后来不需要用了,就是荒废了,村里人都是不知道,我以前喜欢在这个里面偷偷的放一些东西,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鼻囟涞淖旖谴诺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袖说道。

    秦袖淡淡的点头,和秦朵两个人朝着里面走去,秦朵没有说错,秦大壮果然是在里面,但是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脸色苍白,看到有人进来,看了一眼这边,在看到秦朵一眼,缓缓的舒了口气。

    “我不是让你和你二娘大娘一起离开的么?你怎么来了?”秦大壮的声音有些软弱无力,苍白的脸色里面呆着骇人的冰冷,看着秦朵,问道。

    “我不放心你,所以就是过来了。不光是我,大娘二娘也是留在云城等你,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自然是一个人也是不能少的,少了一个,就不完整了?!鼻囟淇醋徘卮笞车难?,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十分认真的说道,一边说着,便是已经到了秦大壮的身边,将秦大壮给扶了起来。

    秦袖急忙是过去帮忙,和秦朵一起将秦大壮给扶了起来?!澳憧梢宰呗访??咱们需要抄小路去镇上,然后找个大夫给你包扎了伤口,再组个马车,直接去巴陵郡?!鼻囟淇醋徘卮笞车难?,微微皱着眉头,然后就是问道。

    “都是些皮外伤,我没有想到王爷竟然是这般的心狠,不仅仅是烧了我的宅子,更是派人来追杀我,若不是我侥幸,恐怕现在已经是大货里面的一具尸体了?!鼻卮笞吃诹礁鋈说姆龀窒禄夯旱某磐饷孀呷?,整个人几乎都是挂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十分的虚弱无力。

    看到秦大壮的样子,秦朵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是不争气的往下掉着,但是又害怕秦大壮看见,将脑袋微微转向另外一边,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轻轻的哼了一声。

    “这次算是给你长记性了,下次可不要再这样的抛弃我们了,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十分的不公平的?!鼻囟涞幕坝锸值牡?,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秦大壮微微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显然是相信了秦朵的话,秦朵的嘴角微微上扬,三个人出了洞,便是看到司梦文正坐在马车边上看着三个人。

    秦朵心下一惊,司梦文却是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岸涠?,快上来吧,我先前听到秦家出了事情,所以就是彻夜赶了来,幸好是遇见了,你们快上来,我的这辆马车是经过了处理的,刚好是可以将事情都是隐瞒下来?!彼久挝牡拿纪肺⑽⒅逶谝黄?,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听了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微微楞了一下,抬起头,恰好便是看到了司梦文嘴角的那一抹认真,秦朵的心间的某个地方忽然就是动了一下,点点头,然后就是坐在了司梦文的身边,秦大壮深深的看了一眼司梦文,在看到司梦文对秦朵的目光以后,楞了一下,转而像是明白了什么,让秦袖扶着上了马车。

    马车里面准备了一些糕点,司梦文显然是想到了几个人没有东西吃的窘迫,秦朵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司梦文,司梦文带着斗笠,转过头来对着秦朵微微一笑。

    “感谢的话就是不要说了,当务之急,是我先将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你们放心,李氏和赵氏我都是已经通知了,她们两个人,应该是今天下午就是会到巴陵郡?!彼久挝男ψ哦郧囟渌档?。

    “谢谢你,司姐姐?!鼻囟渥谒久挝牡纳肀?,十分认真的对着司梦文说道。

    “傻瓜,谢什么?!彼久挝娜嗔巳嗲囟涞哪源?,然后就是朝着前面赶车,秦朵了车厢,放下帘子,三个人坐在那里,脸上都是带着沉默,显然,先前的事情,对三个人来说,都是有一定的打击的。

    到了不远处的镇上,司梦文早就是已经找好了替换的马车,站在门口,有些愧疚的看着秦朵?!安缓靡馑及⊙就?,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就是让你们自己走了,等我有时间了,我就去巴陵郡看你,你看怎么样?”司梦文的脸上带着笑容,对着秦朵说道。

    “谢谢你,司姐姐?!鼻囟涞妥拍源?,十分认真的对司梦文说道。

    司梦文呵呵一笑,再一次揉了揉秦朵的脑袋,眼睛里面都是柔情似水,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