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袖低头看着秦朵,秦朵已经陷入了自己的自责之中,话里话外,全部都是对自己的自责,秦袖有些心疼的看着这样的秦朵,她好想告诉亲多一个人的改变,就算有千言万语的理由,都是不关别人的事情的,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话语,完全就是说不出来。

    伤心了一会儿以后,秦朵自然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就是对着秦袖不好意思的笑笑,李汉三只是自己划船,虽然是听到了两个人的话,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到宅子换完衣服,一辆青油布马车就是带着秦朵出去了,谁也是不知道秦朵去了哪里。

    云锦然是第二天到巴陵郡的,踩着夜色到了秦朵的宅子,敲开门,却是一个老仆开门,他来这个宅子做事时间还不长,只知道这个宅子的主人公是个小姐,但是却是不经常出现,更重要的是,那个小姐昨天下午就是出门去了,交由他看管宅子。

    对于自己的主人公,老仆还是有些好奇的,但是奈何人已经不在了,所以便也是安安心心的守着这个老宅子。今天眼看天就是黑了,将宅子外面的几盆老妻种的盆栽搬进去,就是准备关门,小姐只说出去,但是具体出去多久也是没有说,便也只能等着了。

    就在老仆准备关门的时候,一匹马就是朝着这边来了,老仆抬起头,马上坐着一个情意少年,在宅子的门口停下了脚步?!澳忝羌抑髯涌墒窃诩依?,告诉你们家主子,云城云锦然来访?!痹平跞蛔叩姆绯酒推?,但是一想到马上就是可以见到秦朵了,心间难免就是多了几分快乐,原本赶路的疲惫不见了,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位公子,您找我家主子啊,真不巧,主子昨天就是已经出门去了?!崩掀蜕舷麓蛄苛艘谎垩矍暗哪昵崛?,想必是来追求他家主子的,但是主子,是真的出去了。

    “什么时候来?”听了老仆的话以后,云锦然的眉头就是皱了起来,他只想到了秦朵在巴陵郡,却是没有想到,秦朵却是出去了。

    “不知道,昨天主子出去的时候只说让我看好宅子,然后就是走了,具体去哪里倒是没有交代?!崩掀褪掷鲜档亩宰旁平跞凰档??!叭羰枪佑惺裁粗匾氖虑橄胍椅壹抑髯拥幕?,公子大可以放心,等主子一来,我就立刻通知主子?!?br />
    做了一辈子的守门奴,老仆还是十分的会说话的,笑眯眯的招呼了云锦然,然后就是关上了宅子的门,云锦然看着不大的宅子,想到秦朵家发生的事情,觉得秦朵这个时候出去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因为这个时候,正是秦朵需要放松心情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秦朵都是喜欢出去走走的。

    没有见到秦朵,云锦然有些悻悻然去了封三娘那里,封三娘不是个傻瓜,这段时间秦朵都是有意无意的避着云锦然,虽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封三娘知道,两个人之间,肯定是因为有了一些矛盾,这些矛盾也轮不到她这个给别人做事的来插手,所以云锦然过来询问的时候,封三娘只是将她知道的都是告诉了云锦然,秦袖站在楼上,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哂笑。

    秦袖不是不赞成秦朵和云锦然在一起,但是有时候秦袖觉得,在秦朵面前,云锦然还是太稚嫩了,这样的稚嫩,其实一点都是不适合秦朵。

    但是偏偏,云锦然却还是不明白自己的缺陷在哪里,一味的追着秦朵跑。

    这样的感觉,让秦袖十分的不爽,在不爽之后,又是对秦朵和云锦然的前途的一片不赞成。

    云锦然抬起头,自然便是看到了倚在栏杆边带着审视的味道看着自己的秦袖,对于秦袖,其实云锦然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秦袖是秦朵买来的,这些年是秦朵身边的一把手二把手,做事很不错,至于秦袖和秦朵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或者其他,他一点都是不清楚,看到秦袖看他,便是点了点头。

    封三娘看到秦袖以后,嘴角就是勾起了淡淡的笑容?!吧僖阋依习宓幕?,可以去问问秦袖姑娘,昨天就是禽秀姑娘一直都是在小姐的身边的?!狈馊镄γ忻械亩宰旁平跞凰档?。

    云锦然楞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点头,秦袖看到云锦然点头,自己也是点点头,便是进了里面,转过身去,便是看到云锦然正站在她的面前,秦袖挑眉,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笆雷右椅?,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大事情,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道朵儿去了哪里么?”云锦然还是第一次和秦袖说话,当然,他也还是第一次知道秦袖能说话,因为以前说话的,都是月环那丫头,也是月环替秦袖殷娘说话,所以此刻听到秦袖说话,云锦然还是有些意外的。

    “小姐出门去了,具体去了哪里,小姐没有和我们说,所以我们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云公子若是要找*小姐的话,那就是等等吧,兴许几天,兴许几个月,小姐就是来了?!鼻匦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对着云锦然说道。

    “没有个具体的时间么?”听了秦袖的话以后,云锦然的眉头皱起,然后就是问道。

    “小姐一向来闲云野鹤罢了,也断然是不会告诉我们去了哪里的,若是云少爷想要知道的话,还是要去问小姐自己本人了?!鼻匦涞ψ潘档?,便是开始指点匠人收拾东西散工,云锦然被秦袖的话狠狠的噎了一下,不过知道秦袖说的也是真话,当下便是什么都是没有说,直接就是离去了。

    第二天秦袖早早的起来,便是看到云锦然依旧站在外面,秦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云锦然,然后就是摇头,云锦然拦住秦袖的路?!澳阒蓝涠チ四睦?,对不对?”

    秦袖叹了口气?!澳翘煳液托〗愠鋈ビ未?,李汉三知道的,可以作证,到了湖心便是看到了画眉姑娘,画眉姑娘和小姐说了一会儿话,不知道怎么的小姐就是直接从船上跳了下去,当时候把我们吓得,后来去以后,小姐换了衣服就是出门去了,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不信你可以问李汉三,那天我一直都是没有和小姐单处,李汉三可以作证的?!?br />
    秦袖淡淡的对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抬起头,努力的想要从秦袖的身上看出秦袖说的是假话,但是秦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惆怅还有无奈,显然不是作假,云锦然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谢谢?!?br />
    说完,云锦然就是直接骑着马走了,秦袖看着云锦然离去的方向,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她在烟花场所混久了,那点子隐瞒演戏的功夫,自然是极好的,至于秦朵去了哪里,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对于云家,秦袖是一点好感都是没有,所以,即使是云锦然,她也是不愿意告诉他秦朵去了哪里,并且秦袖想,秦朵现在,肯定是不想任何人去打扰她的。

    云锦然有些失望的从巴陵郡离开,却是没有去找秦朵,而是直接远去了,吕阳王为了不让云锦然再去找秦朵,所以便是按哦拍了好些人守住城门,并且是给了云锦然好些事情做,但是这些天云锦然都是一直在和吕阳王置气,没有去,所以方次啊是趁着吕阳王出门得时候,得了王飞的允许,直接就是跑了出来。

    端??ぶ髡攒慷丫堑搅送醺?,不仅仅是王府上下对那个刁蛮的郡主不喜欢,及时王飞,也不是十分的喜欢刁蛮的姑娘,她毕竟是后宅的主子,有些事情,想的自然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当然,对待赵芸儿和秦朵,她的想法自然是偏向于秦朵了,云锦然明显的不喜欢端??ぶ?,就算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恐怕以后的日子也是心惊肉跳,所以王飞的想法就是,稳住这个,让云锦然将秦朵娶来,两个妻子平起平坐,楚地距离京城山高皇帝远的,谁还来管这样的事情了。

    王妃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秦朵却是一点都是不领情,不管是王妃还是云锦然,都是没有一点秦朵的消息,两个人都是不知道,秦朵究竟去了哪里。

    其实秦朵根本就是没有离开巴陵郡,只不过先前买了些花地,现在有花农在那边耕作种花,所以便是过去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其实云锦然也是知道秦朵的这个花地的,但是一时间太心急,便是没有想到秦朵会去那里。

    秦朵去了两天便是来了,又是刚好和云锦然错过,虽然心间微微有些遗憾,但是秦朵也是没有完全在乎这件事情,对云锦然,她现在,还是十分的惆怅的,只希望可以好好的尽快的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了,不要连累到家人才是。

    “小姐既然犹豫,那为什么不放手一搏?”秦袖最是懂得秦朵的心思,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就是问道。

    听了秦袖的话以后,秦朵只是无奈的笑笑,然后就是摇头,有些事情,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对于云家,秦朵的心里,怨恨有之,无奈有之,痛苦有之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