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妻子,秦朵便是没有再出去了,只是安安静静的呆在院子里面看书写字,偶尔去店里看看,云锦然来了两封信,但是信件到秦朵的手里之前,已经有人拆过了,到了第三封信的时候,云锦然便是什么都是不说了,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寒暄,秦朵也是给云锦然信,上面也是一些简单的寒暄,两个人通了几封信以后,便是再也不通信了,秦朵对这个事情倒是一点都是不关心,每天除了研究自己的事情,大部分的时间,秦朵都是开始和秦袖学起了制作胭脂。

    这天下午,秦朵又是在胭脂工坊里面混日子,员工们都是笑眯眯的教导秦朵这个不会做胭脂的人做胭脂,秦朵便是安静的跟着学着,久而久之大家对秦朵这个主子的印象,便也是慢慢的好了起来,好些人还和秦朵开玩笑,秦朵也是坦然受之。

    “小姐,是老爷的来信?!痹禄芬蛭行┦虑橐彩抢戳税土昕?,而秦朵这个时候方才是知道,和赵寻对上眼的,就是月环,但是秦朵对于这两个人在一起,还是十分的担忧的,秦朵明显的可以感觉到画眉对赵寻的依依不舍甚至于深藏在心间的那一份深情,可是现在,赵寻却是找了月环做妻子,这让秦朵的心里隐隐约约是有些不大好酥服,所以便也是将月环带到了巴陵郡来,横竖左右等月环成了亲以后,在考虑送月环去。

    “是什么事情,你念给我听就是了,我爹那个人,每天都是这些事情说来说去的,很烦?!鼻囟涞淖旖俏⑽⑧狡?,然后就是对着月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的脸上带着笑容,有些无奈的摇头,拆开信,给秦朵念了起来,秦朵听完以后,除了一些客气话,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让秦朵去见见那个什么段祺,秦朵还真是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若不是秦大壮提起的话。

    段祺,就是当初秦大壮介绍给秦朵的那个少年,秦朵听到信里提到这个名字以后,犹豫了几下,点点头,便是决定去看看这个叫段祺的少年,究竟长的是什么样子。

    段祺在巴陵郡有好几家酒楼,秦朵直接的其中的一家酒楼,她去吃过,饭菜味道不错,也是很有自己的特色,但是由于巴陵郡酒楼实在太多,所以便也是淹没在了这样的大潮里面,秦朵舒了口气,许久,方才是点头。

    “可以了,今晚上我们就去段氏酒楼吃饭好了,月环,你去告诉秦袖,咱们出去吃饭,告诉三娘,不要准备我们的晚饭?!鼻囟湫γ忻械乃档?,月环点头,急忙就是跑了出去,对于秦朵的婚事,她可是比任何人还是要着急的。

    黄昏的时候,三个人便是坐了马车去了段氏酒楼,段氏酒楼的位置不错,这个时候的生意也是很好,秦朵三个人先前早就是定了最好的位子,此刻过去,一道门口,立刻就是有掌柜的迎了出来,掌柜的不认识秦朵,不认识月环,但是对秦袖这个女子,却是十分的熟识的,因为秦袖的美貌,还有就是,封三娘楼上的那一家叫做红袖*添香的胭脂楼,几乎天天都是有人在街上念叨,当然,这是秦朵给一些叫花子还有走夫的打点,随便给些钱,这些人便是开始大肆的宣传了起来。

    “秦姑娘来了,房间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也是刚上桌,秦姑娘请罢?!闭乒竦男γ忻械目醋徘匦?,在看到秦袖身边的秦朵以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在看到秦袖和另外一个女子都是站在两边,而秦朵则是站在中间,掌柜的想,眼前的姑娘,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姑娘,只是不知道这姑娘究竟是做什么事情的了,竟然有两个人相陪。

    秦朵笑着点头,然后就是上了酒楼,秦袖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些碎银子放到了掌柜的手里?!罢乒竦?,这是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和你们家少爷,有些婚约,所以便是希望,可以见见你家少爷?!鼻匦湫γ忻械亩宰耪乒竦乃档?。

    听了秦袖的话以后,掌柜的却是愣在了那里,他家少爷这些年家里也就只有一个奶奶了,他对奶奶可以说是十分的伤心,前段时间他也是听说少爷的奶奶给少爷看中了一家的姑娘,却是没有想到,会是那个姑娘,出门不戴面纱,皮肤又是微微有些黑,掌柜的摇头,觉得那样的姑娘,实在是不适合他家少爷。

    段祺本来是在巡店,看到掌柜的站在门口发呆,便是走了过去?!霸趺戳??掌柜的?!?br />
    看到段祺,掌柜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然后就是将银子放进了袖子里面,段祺自然是看到了掌柜的手中的银子,但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淡淡的点头,然后就是进了酒楼,立刻就是有人开始和段祺打招呼,掌柜的跟在后面, 段祺又是上了楼,便是看到一个包厢里面是三个女子,还有一个熟悉的女子,乃是最近来巴陵郡,但是却是在市井上响当当的秦袖。

    段祺有心想要和秦袖说句话,但是看到另外两个女子以后,有些犹豫,秦朵转过头,恰好便是看到了门口有个少年,少年的年纪应该是二十一二左右,脸上带着纠结,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长得并不帅气,但是却也是清秀有加,十分的耐看。

    秦朵对着秦袖使了个眼色,秦袖转过头看着段祺,嘴角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霸词嵌喂?,段公子,这是我的两位合作伙伴,可是要进来坐坐?”

    “原来如此,那小生就是大饶了,早就是他听说秦袖姑娘国色天香,我先前还不相信,现在见着,果然是美人?!倍戊鞯淖旖谴盼潞偷男θ?,在秦朵和月环的身上扫过,然后所有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秦袖的脸上。

    “段公子过奖了,小女子已经是徐娘了,哪里还经得起段公子这样的表扬?!鼻匦湫ψ哦怨芷鹚档?。段祺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就是笑着看向秦朵和月环。

    “两个姑娘请了,三位姑娘都是人中龙凤,让段祺实在是佩服佩服?!倍戊鞯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微微摇头,然后就是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低头吃东西,月环对着段祺微微一笑, 秦朵不表示,她也是不说话,秦袖则是笑眯眯的看着段祺,上下打量了一番,她早就是知道段祺乃是秦家给秦朵选的夫婿了,这个时候看来,却也还是不错的。

    “段公子是来巡店的么?”秦袖笑着问道,段祺点头,和秦袖寒暄了两句,觉得三个女孩子两个不说话,秦袖又是不冷不热的,便是有些恹恹,说了两句话,就是离去了,下了楼,掌柜的看到段祺出来,然后就是眼巴巴的看着段祺。

    段祺看到掌柜的的样子,微微有些疑惑?!澳阏饷纯醋盼易鍪裁??”

    “少爷可是看到了您的未婚妻,就是那个穿着湖绿色长裙的女子?”掌柜的笑着对段祺说道,“先前秦袖姑娘说了,那姑娘,是太夫人给您看中的那个什么地主家的小姐?!?br />
    段祺听了掌柜的话以后,却是瞪圆了眼睛,至始至终,他都是没有和秦朵说话,但是对秦朵的印象,还是有一点的,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女子,只是没有和秦朵说话,便是不知道秦朵的人,怎么样了,此刻听到掌柜的话以后,段祺却是翻了个白眼。

    “如此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到现在才是说?”段祺微微有些懊悔,对于奶奶,他是十分的尊重且喜欢的,所以看到奶奶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满意的姑娘给他做媳妇,他自然也是接受的,所以此刻听了掌柜的话以后,段祺只觉得十分的无奈,这些好了,自己可是彻底的把人家无视了。

    掌柜的低着脑袋没有说话,难道让我告诉你,我觉得那个女子配不上你,所以便是有心阻拦,像他家少爷这样的人中龙凤,一个地主家的小姑娘,怎么可能配得上?

    “是我的错,少爷?!闭乒竦幕坝锸值某峡?,段祺只是无奈的爱叹了口气,然后及时找来了小二?!奥ド习岬娜还媚?,你且去甲基盘子咱们店里的招牌菜,顺便告诉三位姑娘,这一顿,是我段祺请的?!?br />
    说完,段祺就是坐在案台边,开始算起了账,掌柜的只是安静的跟在段祺的身边,看到熟客和一些大人物进门,就是客气的过去招呼招呼,段祺安静的算着自己的账本,半个时辰以后,秦朵三个人便是笑着从上面走了下来。

    秦朵走到段祺的身边,带着微笑看着段祺,其实段祺人还不错,刚才做事的时候反应也是不错,所以秦朵对段祺的印象,还是十分的不错的。

    段祺抬起头,便是看到秦朵正带着微笑看着他,段祺的脸色不由得微微有些红,秦朵却是完全没有在乎,只是呵呵笑笑,“改天有空,段公子可是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喝杯茶?”

    秦朵的声音十分的温和,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段祺的脸上的红晕就是更深了,嗫嚅了好几下,方才是说好,秦朵点点头,和秦袖月环一起走了出去,月环还转过身对着段祺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显然,对段祺还是十分的满意的。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