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并没有因为张云生的出现而变得怎么样,相反,看到张云生出丑,秦朵的脸上反而是难得的带上了笑容,要知道,这样的时间,可是很少见的,张云生这个人,平素一向来是见不得别人的好的,所以,看到这个情况以后,让秦朵的心情可以说是大好。

    在街上逛了一圈,又是去看了自己买下的两个小店铺,却是没有想到小店铺竟然是小张氏的,看到这个情况以后,秦朵的脸上难得的就是带上了不好意思,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不好,那天原本是张云生故作姿态,却是没有想到最后让小张氏背了黑锅。

    原本,秦朵是没有想到张云生竟然是会那么不堪,直接就是从饭桌上面,带着所有的饭菜离开的,而秦朵的初中,也不过就是想要教训教训一下张云生而已,根本就是没有想到弄他的心思,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小张氏竟然是自己主动踏了上来,背了这个黑锅。

    对于这样的情况,秦朵只能无奈的摇头,小张氏千不好万不好,都是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嫁给了张云生那个抠门鬼。

    将事情都是处理完,秦朵便是了自己的宅院,她的事情多,但是也不多,说来说去,都是自己在作祟,有时候感觉自己的事情多,但是大部分时候,秦朵都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月环又是找了几个丫鬟充斥到院子里面做事,看着瞬间就是热闹不少的院子,秦朵的眉头就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她其实并不大喜欢热闹,大概是活了两辈子,又或许前辈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独自在工作室里面忙活,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是喜欢安安静静的。

    “小姐?!笨吹角囟淅?,所有的丫鬟都是上千来行礼,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这个情况以后,秦朵只是呵呵笑笑,点点头, 便是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熏着淡淡的丫鬟,原本随意堆放的衣服都是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甚至于还有一些微微有些潮湿的衣服都是放在蒸笼上面,看到这个情况以后,秦朵就是楞了一下。

    她一直都是没有怎么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些年来,就算是曾经短暂的拥有过丫鬟,那些丫鬟也不过就是稍微帮忙做点事情罢了的,大部分的时候,秦朵都是自己来完成所有的事情,所以看到那忙碌的丫鬟以后,秦朵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样的情况,让她有一点小小的惊慌失措,小小的惊慌失措过后,就是十足十的满意。

    晚上月环进屋子的时候还有些忐忑,以为秦朵会因为这个事情和她闹开,但是当她看到秦朵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吃饭,什么动作都是没有的时候,月环的脸上就是带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小姐喜欢就好?!痹禄沸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

    秦朵抬起头,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既然都是来了,我断然也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的一片心意?!?br />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就是笑得更加的开心了,她跟在秦朵身边六七年了,但还是第一次看到,秦朵如此开心的一面,想着无数的人从秦朵的手中出来,很快那些他人又是去了其他的地方,而她依旧能够跟在秦朵的身边,月环的嘴角,也是慢慢的开始上扬了起来。

    “对了月环,云城那边的生意,究竟怎么样了?”秦朵忽然就是抬起头,问道。

    先前她一直都是没有关注过云城的生意,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秦朵忽然就是想问问,她知道云城的生意肯定是一塌糊涂的,但是潜意识里面,秦朵还是希望,那生意能够还给她留下一点点的希望。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也是楞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有些沉重的开口:“咱们先前在云城有六家店铺,但是现在除了隐藏的两家,就是只有一家还在开着了,就是最开始的那一家秋水伊人,不过在秋水伊人的对面,那段水柔开了一家画柔馆,那画柔馆身后有段水柔还有画眉夫人两个人操作,生意如日中天,咱们秋水伊人除了几个固定的老客户,已经灭有多少其他的客源了?!?br />
    月环的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段水柔的时候,话语里面都是嫌弃,先前那个段水柔日日来秋水伊人,打着云锦然的旗号,从来都是不数钱,现在更是直接就是开了一家一样的胭脂铺子,来抢她们的生意,简直就是过分至极!

    “无妨,左右咱们现在的生意都是快到了其他的地方,少了云城,就是少了,那家秋水伊人依旧留着吧,只是派两个人在那里打理着就是好了?!鼻囟涮嗽禄返幕耙院?,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就是说道。

    对于这样的事情,秦朵显然是比月环更加看的开,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月环点点头,但是心里还是为自己的小姐鸣不平,这个事情,明明和小姐无关的!

    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对于这样的事情,一点都是不放在心上,吃过晚饭以后,便是一个人在院子里面慢慢的散着步,身后跟着一个影子,秦朵也是当作不见,走了好几圈,消食的差不多了,就是准备房间去了。

    云锦然跟在秦朵的身后走了好几圈,秦朵不说话,他便也是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的彼此沉默着,直到秦朵快要去了,云锦然方才是抬头,然后就是喊住了秦朵。

    “丫头!”

    秦朵转不过头看着云锦然,眼睛里面既没有陌生,也没有多少的熟悉,只是那样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云锦然,等待着云锦然开口。

    看到秦朵的这个样子,云锦然就是楞了一下,他千想万想,都是没有想到秦朵竟然是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他。

    以前,他和秦朵见面的时候,从来秦朵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嘴角微张,整个人都是十分的开心快乐,但是现在,秦朵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只是一脸安静的看着你,让云锦然从心里,感到了莫名其妙的心慌。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十分的不好。

    “丫头”云锦然看着秦朵,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连话都是不知道说了,原本在心里打了无数遍的腹稿在看到秦朵以后,都是消失不见了,秦朵这样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心慌,看着秦朵,眼中忽然就是闪过了一抹无奈。

    “世子爷?!鼻囟涮鹜?,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淡雅如兰,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

    “丫头,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有时间么?咱们一起去游船走走吧?”云锦然舒了口气,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还是不了,我明天有些事情要解决?!鼻囟淙词切α诵?,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秦朵的拒绝,云锦然一时间却是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道,秦朵为什么要拒绝他!“丫头,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你就是直接和我说吧,你”云锦然神色复杂的看着秦朵,小跑着站在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说道:“我不希望,你什么都是瞒着我的?!?br />
    云锦然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月色的云锦然站在她的面前,现在的她完全就是只有云锦然的肩膀高了,所以在看云锦然的时候,还要抬起头来,云锦然的脸长得很帅气,不是那种小白脸的帅,比起小白脸,似乎是多了几分阳刚之气,这样的帅气,一般的人,秦朵想,都是难以抵抗的。

    但是秦朵知道,曾几何时,那个人也包括了她,但是现在,不是她不愿意沉迷,而是很多事情发生了以后,她发现,其实云锦然,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一个宝。

    “世子爷,你人很好,不好的人是我,是我没有达到你的要求?!鼻囟涞淖旖枪雌鹨荒ǖ奈弈?,然后就是对着云锦然说道。

    “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我们现在都是长大了,常言说得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已经十七岁了,也是到了应该好好的谋划自己的时候了,而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把握好手中的幸福?!?br />
    秦朵淡淡的对着云锦然说道,话语里面都是坚决,看着云锦然。

    云锦然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心却是抖了一下,他希望秦朵可以对他坦诚相对,但是秦朵对他坦诚相对以后,他的心里,忽然就是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惆怅和无奈,这样的惆怅和无奈,是他不想要的,可是显然,他现在有了。

    “丫头”云锦然有些无力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缓缓的喊道,他以前不懂什么事感情十分是爱情,但是现在他懂了,当他看着秦朵和别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尤其是和那个段祺走在一起的时候,他忽然就是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不是他不够宽宏大量,而是他的心里,忽然就是有了这个人,一个他舍不得抛却的人。

    她明明很普通,他们青梅竹马,他和她很熟悉,可是现在看到这个样子以后,她忽然就是害怕了,害怕失去一个人,比任何人都是害怕。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