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然撇撇嘴,显然秦朵对司梦文的关心让他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那小子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去京城处理一些小时前去了,很快就是会来的?!痹平跞蛔砣?,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以后,秦朵的眉头就是皱了起来,云锦然这明显的不让她看到的表情让秦朵意识到似乎是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秦朵皱着眉头看着云锦然。

    “世子爷,你骗了我?!?br />
    秦朵的话语十分的肯定,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许久,方才是点头,道:“实在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这件事情,实在是那司梦文现在完全就是在给我天赋,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br />
    云锦然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不管怎么说,他和司梦文都是表兄弟,但是却不是那种别人眼中的表兄弟,一个生在官家,一个生在商家,官商本就区别甚大,但是偏生因为一个人的关系,两家的关系就是成了友好的关系。

    而云家为了锻炼云锦然,便是将如野草一般的司梦文当做了云锦然前行的绊脚石,给司梦文无事的好处,让云锦然缓步跟上。

    这样的关系从两个人很小的时候就是开始了,所以云锦然一直都是把司梦文当做竞争对手,在云锦然看来,想必其实司梦文不仅仅是恨透了谢夫人,对他们云家,也是恨极的。

    云锦然有这样的想法他一点都是不觉得好奇,因为对他来说,司梦文大概及时这样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方才是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司梦文却是从来都是将他当做隐形人,这也是云锦然有时候挺无奈的地方。

    秦朵耸耸肩,缓缓开口:“他现在在做什么?”

    “好像是在京城惹了一点小麻烦吧,不过以他的样子,肯定是可以解决好的,听说是迷惑了端阳公主的驸马,让端阳公主的驸马现在完全就是不去端阳公主的寝殿了,现在端阳公主可是恨不得直接就是杀了他了?!痹平跞坏幕坝锢锩娑际切以掷只?,秦朵翻了个白眼,确实,这样的事情,司梦文一直都是十分的擅长处理的。

    谁让司梦文自打认识秦朵开始,就是一直被这么多的人围绕着呢!

    说到底,还是要怨恨司梦文那比女人还漂亮的脸蛋!

    两个人坐在船上缓缓的说这话,那边画眉的画舫却是跟了过来,画眉站在船舱上,脸上带着歉意看着秦朵。

    “小朵,对不起啊,我没有想到你还在船上,所以就是坐在里面睡了一会儿,你现在可是饿了?我让丫鬟给你送点吃的来吧?!被嫉牧成洗爬⒕?,然后就是对秦朵说道。

    秦朵摇摇头,脸上都是冷漠?!安恍枰?,我不饿?!?br />
    说完,秦朵也是进了船舱里面,不喜欢的人,我不见面,难道不可以么?

    “世子爷?”画眉低着脑袋,然后就是看了一眼云锦然,笑着喊道?;嫉幕耙衾锩嫠坪趸勾拍歉鍪焙蛱赜械囊坏闳砼春颓尤?,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呵护,但是现实中,画眉却是一身红衣似火,站在甲板上,带着盈盈笑意看着你。

    云锦然一度认为是自己曾经的眼睛瞎了,方才是看上了画眉这个女人,那些年,画眉在巴蜀,他几乎可以是年年都是过去看望画眉,不管画眉缺什么,只要一句话,无数的东西就是送到了画眉的身边。

    “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痹平跞缓鋈痪褪鞘秩险娴亩宰呕妓档?,画眉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

    云锦然已经转身,进了船舱,不再理会画眉。

    画眉就那样呆滞的站在那里,看着远去的秦朵和云锦然,脸上的悲伤缓缓的消失,转而就是带上了狰狞。

    “若不是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应该是这样的!”画眉的声音里面都是冰冷,看着云锦然和秦朵所呆的画舫,眼睛里面都是怨毒,“都是你们,你们害死了我爹爹,让我们母女无处可去,只能去投奔舅舅,是你们害死了我爹爹,让我的弟弟们 没有钱吃饭,所以娘亲方才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的要把我卖了换钱!把我卖给我吕阳王,都是你们!”

    画眉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语音却是十分的冷冽,身后的丫鬟远远的站在那里,虽然听到了画眉的声音,但是却是什么都是不敢说,眼前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们早就是已经熟悉了,死在了她手里的丫鬟也不知道有了多少,所以,她们一点都是不敢造次。

    人人都说跟在主子身边的丫鬟好,什么事情都是不需要做,只需要坐着传话就是好,但是却是没有人知道,大户人家主人小姐身边的丫鬟,并没有那么好做,稍不留神,便是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许久,画眉方才是转过了身,脸上带着一点点淡淡的冰冷,“我累了,咱们去吧?!?br />
    到码头,秦朵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云锦然摇着扇子跟在秦朵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秦朵的宅子而去,秦朵不说送客,云锦然就是不走,反正秦朵的宅子去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再去一次,也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到宅子,月环和秦袖都是在,看到云锦然跟在秦朵的身后来,两个人都是挑眉,在记忆里,和秦朵一起来的,十有八九都会是司梦文,因为司梦文总是能够恰好的体现他的好处,也体现出他的彬彬有礼,可是这一次,跟来的,却是云锦然。

    这就容不得两个不好奇了,明明是和司梦文出去的,怎么跟来的是云锦然?

    似乎是看出了两个丫鬟的心思,秦朵十分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将今天的事情说给了两个丫鬟听,两个丫鬟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事情竟然是演变成了这个模样!

    这让两个人都是十分的哭笑不得!

    秦朵也是一脸无奈的坐了下来,云锦然优哉游哉的跟在身后,假装和月环说说账本上面的事情,目光却是一直都是盯着秦朵,似乎在等着秦朵说什么,但是秦朵就是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什么都是不说。

    “我说丫头,你就准备这么让你的救命恩人饿着肚子?”很久过去了,云锦然终于是忍不住了,微微带着一点埋怨对着秦朵说道。

    “吃饭啊?!鼻囟浜呛切π?,然后就是说道,“随便哪家酒楼,去吃了,记在我的账上就好?!?br />
    秦朵笑眯眯的对着云锦然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的整个人都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缓缓的说道:

    “不行啊丫头,你看,我可是吧拿了你这么多的忙,你真的连一顿饭都是不愿意请我吃,你最好是要明白了,画眉那个女人,是真的很狠心的,她可以一直让画舫在湖上飘着,直到饿死你为止的!”

    云锦然的话让秦朵十分的无奈,说白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在讨饭吃,并且还是讨得这么的理所当然,秦朵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一点什么好了,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缓缓的扎了起来。

    “去封三娘那里吃吧,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找李汉三说说?!鼻囟湔酒鹄?,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马车,带着笑容看着秦朵。

    “上车吧丫头?!?br />
    秦朵本就是有些疲惫,自然是不会拒绝,直接就是上了马车,和云锦然秦袖月环一起朝着封三娘那边去了。

    封三娘现在已经正式开始给她帮忙做事了,下面的酒楼便是交给了丈夫还有孩子,请了一个小二过来打理,兴许是因为秦朵的胭脂铺子的原因,这段时间封三娘的生意都是不错,每天虽然不是人满为患,但是热闹的时候也有七八桌子,一天的收入大可以抵上以前半个月的收入了。

    看到秦朵过来,封三娘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急忙就是迎了出来:“小姐,您来了?!?br />
    封三娘也是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喊秦朵小姐,秦朵对于这个一点也是不在乎,笑着点头,点了几个菜,然后四个人便是坐在了一起。

    封三娘立刻就是下去准备了,虽然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打烊的时候,但是封三娘还是给秦朵准备好了上好的一桌子食物,秦朵对封三娘感激的笑笑,然后就是看向了云锦然。

    “好了,云大世子爷,东西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多吃点啊,吃不完我就给你打包带去!”秦朵笑眯眯的对着云锦然说道,听着秦朵和以前一样的口吻,一样的态度,云锦然的脸上就是带上了笑容,点头,直接就是拿了一块放进嘴里。

    “嗯嗯,味道不错,你放心,小爷我吃不完的打包去明天吃 !”云锦然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道,秦袖和月环都是抿嘴偷笑 ,看着云锦然这耍宝的样子,忽然就是觉得十分的有,若是小姐能够不那么将事情都是说的一清二楚就是好了,只可惜了,秦朵却是一个执着的性格,什么事情都是说的一清二楚,根本就是不愿意将事情都是散开在别人的勇气里。

    本書源自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