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以后,云锦然便是将秦朵送了宅子,方才是离去,看着云锦然离去的方向,秦朵的目光似乎是驻留了一会儿,转身便是到了宅子里面去了。

    老仆站在门口,看到秦朵来,立刻就是打开了门,笑眯眯的和秦朵问好,他本就是奴仆出身,一辈子也没有个正经的名字,后来大家叫他老仆。所以他的名字就是老仆,再也是没有改变过??吹嚼掀途ぞひ狄档难?,秦朵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笑容。

    “辛苦了,老仆?!?br />
    秦朵不过随意的一句话,但是听在老仆的耳朵里面,却是比任何话都是要管用,老仆的眼睛里面立刻就是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笑眯眯的看着秦朵一行人走了进去。

    “小姐,真好?!痹禄返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呵呵笑笑,只是摇摇头。

    “有些事情,不是真好就是可以解决的,我还是希望,很多事情,能够留有不是真好真好啊?!鼻囟湫ψ潘档?。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秦朵笑着拉起了月环的手。

    “东西都是准备好了么?若是有时间的话也是可以来的,不要总是想着在云城就是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来,自打秦家出事,现在吕阳王一直都是没有放弃对我父亲的追踪,我想,他肯定是一定会继续寻找的,所以云城那边,你只要看着就行了?!?br />
    秦朵笑着嘱咐月环,月环点头,脸上带着笑容。

    “小姐放心好了,月环一定是可以做好所有的事情的,也会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好好的处理好,小姐,您应该相信奴婢的,奴婢可以为小姐打理好平店铺,自然也是可以打理好自己的感情生活的?!?br />
    月环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点头,秦袖也是拉着月环的手,她和月环相处的时间更长,对于月环的所有的事情,比起秦朵,可以说是更加的明白,真是因为明白,所以在听了月环的话以后,秦袖的脸上多的并不是开心,更多的而是担心,因为月环表面上这么的坚强,但是在心里,其实是一个十分脆弱的孩子。

    “我们期待你凯旋归来?!鼻囟湫ψ哦栽禄匪档?,月环恩了一声,十分肯定的点头,秦袖站在一边,看着两个人开心的样子,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只要所有的人都是开心,她就是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值了。

    三天后,月环便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是交代清楚,直接就是离开了巴陵郡,去了云城。秦朵站在宅子外面,看着月环的马车越来越远,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沉默,这么多年过去,原来很多事情,都是已经改变了,当然,改变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其他人。

    秦袖站在秦朵的身边,也是和秦朵一起看着月环的马车远去,不知不觉,有这么一个姑娘,竟然是要远去寻找自己的感情了,不能陪在她们的身边了,这样的一幕有些惆怅,但是更多的,还是喜悦,因为每个人,现在都是勇敢了迈出了自己的步伐,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了。

    秦朵转过头看着秦袖。

    “现在只剩下你和殷娘了,你们两个真是太让我头疼了?!鼻囟湟涣澄弈蔚亩宰徘匦渌档?,“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称心的男子,你们啊,一定要多出去走走,看看,遇到了喜欢的,就是上吧?!?br />
    秦朵十分认真的对着秦袖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秦袖的脸上就是带上了哭笑不得,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小姐,感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也不是相中一眼就是可以在一起了的事情,我和殷娘两个人,一来,年纪大了,对这个,也是不考虑了,二来,我们毕竟是在风月场所里面出来的,就算男人肯要我们,我们对男人的要求,也断然不是那么一点二点的感情就是可以在一起了?!?br />
    秦袖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缓缓的说道,“这个世间上,我已经肚子一个人走过了大半的时间了,剩下的时间,我也是可以走下去的?!?br />
    秦袖的眼睛里面忽然就是迸发出了强烈的自信心,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袖的话以后,秦朵却是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的是,秦袖竟然是会这么想的,或许,秦袖一直都是想着单身走下去的吧。

    秦朵有些无奈的摇头,每次和秦袖说道这个事情,秦袖总是摆出这样的一副表情来,这让秦朵的心,可以说是十分的无奈,但是无奈之余,秦朵又是开始继续游说起了秦袖。

    “我说秦袖,你的话不能这么说,不管怎么说,人生还有下半辈子要走,尤其是等到了老了啊,肯定是需要一个人陪着日子方才是可以过得更加的爽快,你啊,只是想着现在可以忙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等到你以后不能做事了呢?”秦朵看着秦袖,然后就是问道。

    秦袖呵呵笑笑,看着秦朵,她知道秦朵这是为她好,但是见证了风月场所里面的各个男人,秦袖对男人,其实一点的心思都是没有了,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过完自己的日子,安安静静的结束自己的生活。

    “以后再说吧?!鼻匦涞姆笱艿?。

    秦朵听了秦袖的话以后,却是立刻就是嘟起了嘴,看着秦袖,眼睛里面都是不满,“我说秦袖,我是小姐还是你是小姐?”

    听到秦朵微微带着恼怒的话语,秦袖一脸无奈的转过身来,站在秦朵的身边,看着秦朵,“您是小姐,小姐的话,奴婢一定是十分认真的遵从的,不过唯独这婚嫁之事,不是秦袖不想,实在是好人太难找了,找个好人太难了?!?br />
    秦袖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听了秦袖的话以后,秦朵眼睛一瞪,转而又是软了下去。

    确实,自己都是没有好好的给秦袖准备男子,怎么就是可以让秦袖就来挑选呢?就是让秦袖挑选,那也得秦袖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男子以后再说也不迟!

    秦朵看着秦袖的背影,整个人却是开始活跃了起来,她对巴陵郡是不熟,但是并不代表就是没有人熟了,秦朵笑眯眯的了房间了,立刻就是给段祺去了一封信。

    看着秦朵开心的样子,秦袖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秦朵因为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不过看到秦朵不再纠结她的婚事,她的脸上也是带上了笑容,只要秦朵不纠结这个事情了,一切都是好办了。

    但是秦袖不知道的是,秦朵却是已经开始准备给她物色相亲对象去了。

    在这个时代,一般来说婚姻大事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所谓的相亲,根本就是还没有出现,但是并不代表秦朵就是不知道。

    段祺的信一到秦朵的手里,秦朵就是兴高采烈的出去和段祺一起讨论去了,秦袖先前还以为秦朵又是看上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所以也只是淡淡的笑笑,为秦朵可以每天这么开心,心里也是带上了开心。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秦袖却是开始哭笑不得了。

    这天下去,秦袖本是在院子里面给秦朵缝制夏衣,巴陵郡比云城要凉快很多,即使是夏天,也是没有那么闷热,反而是有些凉爽,但是秦朵却是宁可凉快一些也是不要热的人,所以在夏装上面,一向来都是十分的耗费秦袖和月环还有殷娘三个人的心思的。

    一来,秦朵自己不会做衣服,就算是做出来的衣服,那也绝对是不能穿的,而来,她们也是一点都是不放心秦朵自己去做衣服,不把手给戳破了,衣服上面布满血印子,秦朵的衣服,是绝对做不好的。

    秦袖正准备给衣服收尾,一个店小二就是笑眯眯的跑了进来。

    “秦袖姑娘,秦朵小姐请您过去吃饭?!?br />
    店小二笑眯眯的对着秦袖说道,秦袖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秦朵竟然是这个时候喊她出去吃饭,不是说不好了在家里吃的么?

    秦袖虽然心里好奇,但是也没有做他想, 她知道这是秦朵一向来的性格,有时候懒了,在哪里就是在哪里吃饭。

    秦袖让店小二稍等一下,自己稍微打扮了一下,就是和店小二一起出了宅子,朝着段氏酒楼而去。

    秦朵顶的是包厢,天地玄黄,不过是玄级的包厢,秦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是朝着上面走去,按照段祺和秦朵的关系,竟然没有给秦朵天字号包厢,想来,一定是生意十分的好了,可是大厅里面,明明却是没有多少人吃饭

    秦袖上了楼,立刻就是听到里面传出了说笑声,似乎是还有陌生人的声音,秦袖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秦朵这究竟是在搞什么。

    推开门,秦袖抬起头,便是看到在秦朵的对面给她留着一个位置,而在秦朵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男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忽然推门而来的秦袖。

    秦朵则是笑眯眯的拉着秦袖坐在了一边,给秦袖解释:“秦袖,这是段祺的一个好友,名叫张远,做生意的,因为早先年的一些遭遇,所以这么多年都是没有成亲,你看,怎么样?”

    秦朵笑着对秦袖说道,抬起头,看着秦袖的脸色,等待着秦袖的答。

    那张云在看到秦袖以后,奇迹般的就是沉默了下去,低着脑袋,秦袖也不过是淡淡的点头,便是拿起筷子吃东西不再说话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