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秦袖不愿意,是秦袖知道,那张远找上我,也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罢了?!鼻匦涞淖旖枪雌鹨荒ㄎ弈蔚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张远答应了您和段公子,也不是完全一片怜爱之心的,最起码,他也不过就是为了一些私事罢了?!?br />
    说着这里的时候,秦袖的整个人,都是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眼圈儿也是红了,双手抓着桌沿,紧紧的抓着,显然,张远这个人给秦袖的打击,似乎是有些大。

    秦朵有些愕然的看着秦袖,对于秦袖的往事,她虽然是听说过一些,但是大部分,她还是不清楚的,毕竟,秦袖这些年都是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甚至于对她的往事绝口不提,所以这些年,秦朵自然也是不知道秦袖的往事。

    秦袖和殷娘做事都是十分的稳重,也从来都是没有给过她任何的麻烦,所以她也是乐得这样,至于两个人的私事,不是到了非要管的地步,是绝对不会管的,只要她们做事忠诚,就算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她的,她也是乐意的。

    但是现在看到秦袖的这个样子以后,秦朵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就是带上了些许紧张,她也是忍不住的开口:“秦袖,可以和我说说么?我不能给你意见,但是还是可以做你最终是的倾听者的?!?br />
    秦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换换的点头,开口道:“在没有进入青楼之前,我也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小姐,家里算不上富裕,但是父亲是个地方小官,母亲是当地的富豪家的千金,小时候一家人的日子倒也是过得十分的不错,那一年,父亲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我们全家都是被充作了奴隶,母亲带着弟弟逃跑了,当时候我也是一起的,但是为了让弟弟活命,母亲生生将我推到了官差的面前,然后便是走了?!?br />
    说到往事的时候,

    “不是秦袖不愿意,是秦袖知道,那张远找上我,也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罢了?!鼻匦涞淖旖枪雌鹨荒ㄎ弈蔚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张远答应了您和段公子,也不是完全一片怜爱之心的,最起码,他也不过就是为了一些私事罢了?!?br />
    说着这里的时候,秦袖的整个人,都是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眼圈儿也是红了,双手抓着桌沿,紧紧的抓着,显然,张远这个人给秦袖的打击,似乎是有些大。

    秦朵有些愕然的看着秦袖,对于秦袖的往事,她虽然是听说过一些,但是大部分,她还是不清楚的,毕竟,秦袖这些年都是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甚至于对她的往事绝口不提,所以这些年,秦朵自然也是不知道秦袖的往事。

    秦袖和殷娘做事都是十分的稳重,也从来都是没有给过她任何的麻烦,所以她也是乐得这样,至于两个人的私事,不是到了非要管的地步,是绝对不会管的,只要她们做事忠诚,就算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她的,她也是乐意的。

    但是现在看到秦袖的这个样子以后,秦朵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就是带上了些许紧张,她也是忍不住的开口:“秦袖,可以和我说说么?我不能给你意见,但是还是可以做你最终是的倾听者的?!?br />
    秦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换换的点头,开口道:“在没有进入青楼之前,我也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小姐,家里算不上富裕,但是父亲是个地方小官,母亲是当地的富豪家的千金,小时候一家人的日子倒也是过得十分的不错,那一年,父亲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我们全家都是被充作了奴隶,母亲带着弟弟逃跑了,当时候我也是一起的,但是为了让弟弟活命,母亲生生将我推到了官差的面前,然后便是走了?!?br />
    说到往事的时候,

    “不是秦袖不愿意,是秦袖知道,那张远找上我,也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罢了?!鼻匦涞淖旖枪雌鹨荒ㄎ弈蔚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张远答应了您和段公子,也不是完全一片怜爱之心的,最起码,他也不过就是为了一些私事罢了?!?br />
    说着这里的时候,秦袖的整个人,都是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眼圈儿也是红了,双手抓着桌沿,紧紧的抓着,显然,张远这个人给秦袖的打击,似乎是有些大。

    秦朵有些愕然的看着秦袖,对于秦袖的往事,她虽然是听说过一些,但是大部分,她还是不清楚的,毕竟,秦袖这些年都是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甚至于对她的往事绝口不提,所以这些年,秦朵自然也是不知道秦袖的往事。

    秦袖和殷娘做事都是十分的稳重,也从来都是没有给过她任何的麻烦,所以她也是乐得这样,至于两个人的私事,不是到了非要管的地步,是绝对不会管的,只要她们做事忠诚,就算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她的,她也是乐意的。

    但是现在看到秦袖的这个样子以后,秦朵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就是带上了些许紧张,她也是忍不住的开口:“秦袖,可以和我说说么?我不能给你意见,但是还是可以做你最终是的倾听者的?!?br />
    秦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换换的点头,开口道:“在没有进入青楼之前,我也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小姐,家里算不上富裕,但是父亲是个地方小官,母亲是当地的富豪家的千金,小时候一家人的日子倒也是过得十分的不错,那一年,父亲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我们全家都是被充作了奴隶,母亲带着弟弟逃跑了,当时候我也是一起的,但是为了让弟弟活命,母亲生生将我推到了官差的面前,然后便是走了?!?br />
    说到往事的时候,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