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然的话语里面都是笑谈,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你最近似乎是有些闲散啊?!鼻囟渥房醋旁平跞?,然后就是说道。

    云锦然的身份很不一般,很多时候,要面对的事情也是十分的多的,所以一般来说,都是十分的忙碌的,但是这段时间,秦朵却是发现,云锦然似乎一直都是在巴陵郡飘荡,似乎都是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一般。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就是转过了头去,脸上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呵呵笑了笑,道:“哪里有的事情,不过就是闲来无事罢了,这个时候正是军队里面最是闲散的时候,所以就是没有多少事情了么?!痹平跞坏乃档?,只是一直都是转过了头去,没有看着秦朵。

    “是吗?”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目光有些幽幽,云锦然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道:“是啊,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随便去问问的,这个时候,军区一般都是没有多少事情的,这个时候正是水草丰盛的时候,北边的战事起不来,那边少数名族现在都是不需要出来抢掠,这个时候,军区是很松懈的?!?br />
    云锦然呵呵笑笑,然后就是说道。

    “原来如此?!鼻囟洳还堑慕恿艘痪浠?,但是眉头见,还是有一抹淡淡的无奈,对于云锦然的话,她显然是不相信的。

    云锦然有个习惯,那就是撒谎的时候,喜欢转过头去,也是这样,秦朵看了出来,云锦然在撒谎,但是既然云锦然不愿意说,秦朵也是不愿意问,对于云锦然的感情,她已经决定埋在最心底了,所以,也是不愿意再说多余的事情了。

    “真的?!彼坪跏桥虑囟洳幌嘈?,云锦然十分肯定的说道。

    秦朵不过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两个人肩并肩走在街上,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就在这个时候,秦朵眼尖的看见街角出有一抹熟悉的身影闪过,秦朵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一带应该是巴陵郡比较混乱的地带,一般来说,这样的人物,是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的。

    强烈的好奇心迫使秦朵直接就是跟了上去,云锦然看到秦朵的样子,虽然是好奇,不过看到秦朵喜欢,便是也是跟了上去,他很想知道,秦朵究竟是要去做什么。

    秦朵要去做什么?秦朵要去跟踪人!跟踪的不是别人,乃是她那个被她坑的不要不要的表哥!云锦然自然也是看清楚了前面的人,乃是秦朵的那个臭屁表哥张云生。

    对于张云生,云锦然明显是没有多少的好感的,对于他,也只能说是厌恶,当初张云去秦家的事情,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证,但是还是知道了风声,对张云生,完全就是没有什么的好感的。

    “丫头,你跟踪这个人干嘛?”云锦然的眉头皱了起来,若不是他知道秦朵对张云生十分的厌恶,恐怕这个时候醋坛子都是堆起了几米高了。

    “我很好奇他来这里做什么,还这么鬼鬼祟祟的?!?br />
    走在前面的张云生一双手放在前面笼在袖子里,一边走便是到处观察着,秦朵躲在墙壁后面,过了一小会儿,偷偷的伸出脑袋去,看到张云生朝着前面走了,方才是跟了上去。

    秦朵是个二吊子,完全是不会跟踪人,虽然有云锦然在身边不断的提醒,但是还是好几次都是差点被张云生发现,秦朵不是个跟踪人的人,张云生也没有什么反侦察能力,不过就是随意看看,然后就是推开了移动破旧的院子走了进去。

    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看到秦朵脸上的好奇以后,便是无奈的摇头,拉着秦朵的手,朝着这栋房子的后面走去。

    “跟着我吧,丫头?!?br />
    云锦然的话语里面都是无奈,秦朵听了以后,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很快,云锦然就是拉着她上了屋顶,屋顶上面都是茅草,下面几根横梁几块破瓦片,随意两个人不过是随意的拨开茅草,便是可以看到里面的人了。

    张云生此刻坐在一张十分破旧的桌子面前,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十分的不满意这里的环境,在张云生的对面,则是坐着一个年约半百的老人家,老人家的双手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茧子在,在他的脚下,是一双双编织好了的草鞋,那些草鞋都是随意的堆放在那里,眼前的老人家,是个专门编草鞋贩卖的人。

    “张公子,找我什么事情?”那老人家抬起头,看着张云生,然后就是问道。

    “替我家郡守带句话?!闭旁粕牧成洗疟?,将手中的盒子推到了老人家的面前,“太子和四王爷下个月会同时到达云城,郡守希望,你可以杀了四王爷,只要你做到了,另外一半酬劳,我会迅速送过来?!?br />
    张云生压低了声音,然后就是对着老人家说道。

    老人家抬起头,看了一眼屋顶,云锦然急忙就是将茅草掩盖好,然后就是抱着秦朵,几下翻滚,直接就是离去了,秦朵有些恋恋不舍的下了屋顶,和云锦然迅速的离开了。

    两个人来得快去的也快,自然后面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了,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眼中的郁闷,云锦然摇了摇头。

    “丫头,不是你该好奇的事情,还是不要好奇了,咱们走吧?!痹平跞槐匙攀殖磐饷孀呷?,秦朵嘟嘴,跟上,“明明是你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你还说我?!?br />
    云锦然没有接秦朵的话,只是背着手走出了巷子,秦朵自然也是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和云锦然两个人一起先后离开了,秦朵了自己的宅子,而云锦然,则是不知所踪。

    秦朵坐在院子里面,这件事情似乎是给了她很大的启发,她想,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太子,四王爷,现在的荒地年事已高,换个新皇帝肯定是迟早的事情,虽然云城远在京城千里之外,但是对于太子和四王爷的帝王之争,都还是十分的清楚,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此刻听到这些断断续续的消息以后,秦朵的眉头就是皱了起来。

    情报这个工作,向来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哪个朝代,不管是什么样的文明,情报员,这个东西肯定一直都是存在的,正是因为这个东西的存在,让秦朵的心里的某些地方,忽然就是开始不确定了起来。

    她可以确定,她父亲做的是情报工作,甚至于还是一个十分厉害的情报分子,但是这样,也是让她惆怅了起来,一方面,她希望这不是真的,另外一方面,这件事情又是如鲠在喉,让她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还是去找秦大壮,将这件事问清楚吧。

    秦朵如此想着,便是做好了打算,晚上来便是和秦袖说,明天就是过去。

    秦袖来的很早,几乎是秦朵前脚进门,后脚就是来了,秦朵看到秦袖来,脸上的八卦之光怎么都是抵挡不住,直接就是朝着秦袖的房间走去,秦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到秦朵进来,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小姐,您来了?!?br />
    秦朵点点头,看到秦袖的样子,嘴角就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笑,对着秦袖挤眉弄眼,道:“怎么样啊秦袖,今天的这个张远,可是我经过了好几次的选拔方才是挑出来的,虽然相貌不出挑了一点,但是人应该还是不错的啊,我觉得,你肯定是不会吃亏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徘匦渌档?。

    看着秦朵这一脸八卦的样子,秦袖只能一脸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招呼秦朵坐下,道:“小姐您先坐一会儿,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说说?!鼻匦涞淖旖谴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坐在一边,然后就是点头。

    秦袖迅速的卸了妆,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对面,脸上微微有些疲惫。

    “秦袖知道,小姐是为秦袖好,但是秦袖,却是不愿意嫁人现在,那张远,秦袖也不喜欢,秦袖喜欢这样的日子,习惯了一个人了?!彼档秸旁兜氖焙?,秦袖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隐晦的淡淡的悲伤,在认真的观察秦袖的秦朵自然是看到了秦袖眼睛里面那一闪而逝的忧伤。

    看到秦袖的样子,秦朵就是拉住了秦袖的手,缓缓的开口:“秦袖,你真的可以放心的去的,你放心,那张远早就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最后还是决定来见你的,所以,他对你的过完,其实一点都是不在意的,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就是答应了他吧?!鼻囟湫ψ哦郧匦渌档?。

    秦袖抬起头,有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秦朵,对于秦朵的话,她自然是相信的,秦朵对她们,可以说是十分的好,这一份好,她们一直都是铭记在心。

    当年被充为官奴,砍在司家的面子上,她们方才是没有被流放,但是却而是被充入了奴隶市场,若是卖给了其他的人家,主人好的话,她们的日子还好,若是摊上了个不好的主人,她们恐怕早就是已经香消玉殒。

    没有谁会将一条贱命放在心上,她们这样的官奴,更是说打就打,说啥就杀,根本就是不会有人去怜悯她们,可是秦朵,却是给了她们新生,对于这一点,她们一辈子都是不会忘记!

    她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要感谢眼前的这个女子,是她,改变了她们的命运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