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自从秦宅被不明黑衣人一把烧了以后,秦大壮来到这个小岛,就是再也没有出去过,岛上的人只知道这家人有两个女主人,但是却是没有人知道这家人有男主人,因为这家人的保守工作做的太好了,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家人还有一个家主。

    秦朵进去到院子的时候,秦大壮正在院子里面涂涂抹抹,看到秦朵出来,脸上就是带上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缓缓的说道:“朵儿来了,这段时间可还过得好?”

    秦大壮抬起头,对着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说道。

    “还可以,有件事情,想要来和你说说?!鼻囟涮鹜?,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说道。

    秦大壮哦了一声,抬起头,看着秦朵,只见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坐在了秦大壮的身边,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大壮,秦大壮的手中拿着一个石灰桶子,缓缓的在墙上刷着石灰。

    石灰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还是很少用到的,不过江南的土砖屋,一般都是会刷上石灰,田地里面也是会撒一些石灰来去驱虫等,但是石灰的出采还是十分的艰难的,所以想要得到好的石灰,其实还是一件挺难的事情的。

    “段家的那孩子,给我来了信,说对你十分的满意,你看看,要是可以的话,这门婚事,直接就是定下来吧?!鼻卮笞车愕阃?,然后就是缓缓的说道:“如今这世道虽然太平美满,但是说不准下一刻战争就是要来了,婚事,还是要趁早的好?!鼻卮笞程鹜?,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低下头看着秦大壮,秦大壮已经刷完了一面墙,取下手套,然后就是到了附近的水缸边,将手上沾染的石灰清洗干净,一双手上都是烫出了很多的红斑,石灰遇水后所产生的热量,完全就是可以煮熟一个鸡蛋,这里的石灰虽然少,但是热乎乎的石灰,对人体的伤害,还是有些的。

    “老咯,以前没本事的时候,爹就是送我去做了一个石灰匠,那个时候的石灰匠,可不是这么容易做的,给墙涂上石灰的,一般都是殷实的人家,这大江南的,不管怎么说殷实人家都是少,但是匠人多,那个时候大家争来争去,也不过就是为了要争取一个位置罢了?!?br />
    秦大壮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秦朵只是淡淡了点了点头,这个世道不外乎如此,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这本就是这个大自然的规律,而他们都是生活在这一条规律之下,这样的现实,早就是已经清楚了。

    似乎是知道秦朵不会有什么样的表情,秦大壮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带着笑容看着秦朵:“这次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是不要说了?!?br />
    秦大壮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看着秦大壮许久,方才是开口。

    “太子来云城了?!?br />
    秦朵的话很轻,但是秦大壮在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还是楞了一下,整个人都是有些僵硬的看着秦朵,许久,方才是呵呵笑笑,道:“谢夫人找你了?”

    秦朵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大壮,不知道秦大壮是如何看出来是谢夫人找了她的。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思,秦大壮呵呵笑笑,道:“这么多年,也只有谢夫人才是会这样的事情了,其他的人,都是不会的?!鼻卮笞车乃?,摇头晃脑的坐在了一边。

    “我和谢夫人,也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不过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而我,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罢了,当年是我将郡主的事情道破,坏了她的好事,所以,她这是在报复我吧,太子来云城,呵呵”秦大壮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凄凉,秦朵看着秦大壮,等待着秦大壮的后文,她相信,既然秦大壮说到了这个事情上,肯定是会将接下来的事情告诉她的。

    “我本不想将我的家人都是置身于这件事情之中,因为对我来说,这样实在是太过于痛苦了,朵儿,你知道么?”过了好一会儿,秦大壮方才是抬起头,看着秦朵,缓缓的说道。

    秦大壮的脸上有痛苦一闪而过,当初都是因为他的食物,所以秦朵和轩之方才是失去了母亲,这一件事情,秦大壮并不后悔,对于张氏,他的感情本就是不深厚,张氏,是他爹执意给他娶的女子,他也不过就是为了应付了事,但是,张思嫁过来以后,兢兢业业,那些年,将家里家外都是打理的十分的好,他还是十分的满意的,可是,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到现在想起来,似乎一切,都是没有那么的简单的,很多东西,都是已经改变了。

    “王爷本是支持四王爷的,四王爷礼贤下士,在京城之中,呼声可以说是十分的高,但是四王爷身后的娘家势力一点都是不深厚,在朝野纸上也是没有多少的话语权,这些年 通过我们的努力,好不容易发展了自己的班子站稳了脚跟,但是前段时间,太子也不知道得了谁的指点,不过一件小事情,就是将四王爷的人给处理了一半?!?br />
    秦大壮顿了一下,缓缓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秦大壮说着往事。

    “太子的兵马一再扩大,自然也是查到了王爷的身上,我作为王爷身边最主要的探子,自然是太子头一个要处理的人物,万个亿为了保全我,方才是弄了这么一出?!鼻卮笞郴夯旱乃档?,秦朵安安静静的听着,到最后都是没有说话。

    秦大壮看着秦朵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出这些话以后,秦大壮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舒服了一些,但是转过头去看秦朵的样子,却是发现秦朵只是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似乎是一点都是没有在意这件事情,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秦大壮背手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小姑娘家家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可以了,以后这件事情,你就是不要干涉了?!?br />
    “你以为,还可以么?”秦朵抬起头,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问道,“画眉也是你们的棋子吧,意想之中,意料之外的旗子,到现在,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是还瞒着画眉?或许,画眉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死,他们只是抛弃了画眉,对不对?”秦朵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冰冷,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问道。

    秦大壮的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秦朵,脸上闪过一抹赞赏,不过也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秦大壮就是恢复了先前的样子,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

    “时候不早了,你若是要去的话,可以走了?!?br />
    秦朵站起来,脸上似胡是有些生气,但是那生气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看着秦大壮微微佝偻的背影,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你让我的身上,充满了负罪感?!彼低?,秦朵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大壮没有转身,只是自顾自进了房间。

    一个女儿,对他来说,就是一颗棋子,秦朵已经走在了这个棋局上面,牺牲一个女儿,完成自己的夙愿,似乎也是不错。

    想到这里,秦大壮蓦地舒了口气,可是想到秦朵那些和张氏有些八九分像的脸,心里又是多了一些犹豫,这些孩子里面,性格最像他的,其实只有秦朵一个,但是这个女儿,就是太像他了

    出了秦大壮的院子,秦朵脸上的怒火宾士完全没有了踪影,看着空荡荡的院子,脸上就是闪过一抹淡淡的无奈,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她现在的心情十分的不好,她有心想要改变这一的格局,但是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什么事情都是做不了,这样的感觉,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有时候,女孩子家,该笨的时候,还要是笨一点的?!崩钍喜恢朗裁词焙虺鱿衷诹饲囟涞纳肀?,手中端着一个盘子,放到了秦朵的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常常说你大姐姐比你聪明,那是因为你大姐姐她会做人!”李氏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拿了一块糕点放到嘴里,然后就是点点头。

    “是啊,她比我聪明?!倍杂谡庖坏?,秦朵一点都是不反对李氏的看法,有时候,秦朵觉得自己,是真的十分的笨蛋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笨蛋,让秦朵觉得,自己还活着,还在过着这样的生活。

    一个姐姐,带着一个弟弟,秦朵知道,自己要是不拼搏,那么,她的生命就是前面的秦朵,迟早有一天,会走向死亡,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要的,从来都是不凌驾于人上,但是可以好好的过日子的那一种。

    现在,她的努力,得到了会报,轩之和她的日子,都是过得十分的好。

    本書源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