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皇子的岳阳楼游玩定在四天后,秦朵四天的时间以便照顾着博古斋的事情,一边便是开始准备出游的事宜,很多事情都是准备好了,殷娘秦袖两个人细细心心的为秦朵准备好了所有的事情,秦朵只是淡淡的看着,没有多说什么。

    出门的那天殷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临时的马车夫,将秦朵送到了岳阳楼,秦朵到的时候,四皇子已经到了,和云锦然站在一起哦,脸上的挨着温和饿的笑容,看到秦朵,和云锦然一起走上前来。

    “见过秦小姐?!?br />
    “四皇子,世子爷?!鼻囟渫渖硇欣?,虽然在外面礼仪没有太多,但是眼前的两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秦朵对于礼仪,一点都是不敢松懈。

    “秦小姐客气了?!彼幕首忧鬃苑銎鹎囟?,脸上带着而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站在了一边,“梦文还没有过来,咱们等等吧?!?br />
    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司梦文那如梦似幻的马车缓缓的朝着这边驶了过来,秦朵在看到司梦文的马车以后,只能无奈的转过了头去,这个世界上如果说真有让她无奈的东西,那就是司梦文了。

    司梦文已经恢复了女装,身边跟着四个丫鬟四个侍童,一身粉红色的宫装穿在他的身上,明明是个男子,却是穿出了让所有女人都是嫉恨的感觉来。

    秦朵从四皇子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惊艳,显然,司梦文的美丽,已经超出了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范围了。

    “难怪太子见了你这小子就是移不开目光了,如此美人,当得上大秦第一美人!”四皇子看着司梦文,哈哈大笑,然后就是说道,司梦文朝着秦朵跑了个媚眼,然后就是换换走到了秦朵的身边,道:“我说丫头,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是先来了,害我去你的宅子找你,秦袖说你来了?!?br />
    司梦文走到秦朵的身边,一脸埋怨的说道,那声音三分阳刚七分妩媚,但是却有一种特别的吸引人的魅力。

    秦朵看到这个样子,只能一脸无奈的摇头,对于司梦文,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说的,眼前的这位美女,现在估计还自我感觉良好呢!

    “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会陪在四皇子的身边?!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有你就是足够了,我不会出现在任何其他人的身边?!彼久挝睦徘囟涞氖?,笑眯眯的说道,云锦然看到司梦文的样子,整个身子都是抖了几下。

    难得看到司梦文正常了几天,可是这几天过去以后,感觉司梦文似乎是变本加厉了,想到司梦文在京城惹的祸,云锦然转过了头去。

    “我说司梦文,你就不能省省心么?在京城闯的祸还不够大?”云锦然看着司梦文的样子,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说道。

    “什么大不大的,怎么,我在自己的地盘,还得夹着尾巴做人?”司梦文翻了个白眼,拉着秦朵的手缓缓朝着前面走去。

    那件事情可以说是让他十分的郁闷,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郁闷呢?司梦文的脸色暗沉了下去,他原本是第一次到京城,骑着高头大马,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这不过就是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唯一不简单的就是,进入京城的第一天,他就是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其他人,是太子,太子觊觎他的美色,在景城门口,三万两银子,买他做他的侧妃。

    一个不过是商户人家的人,可以做太子的侧妃,简直就是太阳大从西边出来了,但是司梦文又不是女子,自然对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兴趣的,当即就是拒绝了太子一行人,马车缓缓的进了京城,去了司家的府邸。

    哪知道太子却是上心了,明的不成来暗的,知道司梦文是个男子以后还纠缠不休,这一下,惹恼了司梦文,也无端生出了很多的事端,司梦文也是在京城好好的享受了半个月的牢狱之灾。

    秦朵对于京城的事情不怎么清楚,司梦文不说她就是不问,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似乎知道也是没有多少的意义。

    “梦文,听说岳阳楼上常有才子填诗作画,锦然说你对这些熟悉,你可否引荐几个人给我认识?”四皇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道。

    “四皇子请,你放心,我见到好的,肯定是介绍给四皇子的?!?br />
    就在这个时候,上面忽然就是传来了好几声叫好声,四皇子和云锦然对视一眼,朝着上面走去,司梦文和秦朵两个人慢了半拍,等到两个人到了拐角的地方,方才是缓缓的跟着走上去。

    岳阳楼这一带风景独好,自然是读书人十分喜爱的地方,经常有三五成群的所谓才子们聚在这里吟诗作画,有优秀的,难免是叫好几声。

    墙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诗词书画,不过秦朵对这些都是没有多少的研究,只能干巴巴的看看,不过有好几副画倒是吸引了秦朵的目光,不是那几幅画画的有多少,是画上面的东西,让秦朵的心神一阵恍惚。

    尤其是居中的一幅仕女图,吸引了秦朵的目光,仕女图画的是一个大院里面,一个女子坐在屋檐下,双手托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女子身上的穿着打扮并不华贵,但是坐在那里,却是自由一片天地,女子的不远处是一株很大的桃树,此刻桃花纷飞,还有几片花瓣飘飘然落下,落在女子的身上,秦朵放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桃花香,真是一幅好画。

    这幅图上的女子给了秦朵一种熟悉感,但是却是不知道,那一份熟悉感从何而来。

    “姑娘喜欢这幅仕女图?”一个老人家走到了秦朵的身边,看着墙上的仕女图,然后就是呵呵笑笑,道:“这仕女图乃是向家公子向文前段时间在这边留下的画作,当时他的妻子追了过来,他将画作送给了我,便是转身离去了,我看着画作十分的不错,便是挂了上来?!崩先思倚ψ哦郧囟渌档?。

    “我听说这乃是向文退婚的那一个女子,天可怜见的,既然是喜欢上了别人,那就不该去退婚,退了婚成了亲心里又想着别人,这忍心哪”老人家不过是在感叹,秦朵在听到老人家的感叹,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她终于知道这熟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这个大院,就是以前的秦家大院,这个画中的女子,十有八九,就是她。

    问世间无奈有多少,犹如落花随流水,既然已经过去了,又何必缅怀?

    “老伯,我可否买下这一幅画作?”云锦然低沉的声音从后面想起,秦朵转过头,看到云锦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秦朵的嘴角扯了一下。

    “不过一幅画罢了,你买下来做什么?”

    “我的书房刚好缺少一幅仕女画,就是它了,一看就是十分的有感觉?!痹平跞坏牧成洗盼潞偷男θ?,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的嘴角僵硬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是点头,转过了头去,不再和云锦然说话。云锦然看着老伯将画卷卷好,亲自放到他的手里,方才是放宽了心。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又是传来了一声叫好声,秦朵转过头去,透过人群,看到了正中和四皇子站在一起的那个人,是张云生,没有想到,到处都是可以碰到熟人,秦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张云生人品差了点,但是诗词倒是十分的优秀,让人没有任何的话可以挑剔的?!笨吹角囟淇聪蛄苏旁粕?,云锦然淡淡的说道。

    秦朵淡淡的点头,看着和四皇子相谈甚欢的张云生,转过头看着云锦然:“能够把张云生的诗词拿过来给我看看么?”

    云锦然楞了一下,点头,很快就是拿过来了,秦朵拿起看了一眼,写的不怎么样,不过也还算勉强有点水平了,不过,这还差得远了。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提笔,缓缓的开始写了起来,司梦文也是出现在了秦朵的身后,和云锦然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挡住了身后的所有人的目光。

    索性所有的人都是将目光集中在了张云生和四皇子的身上,没有注意到这边,所以秦朵心安理得的拿起毛笔,有云锦然和司梦文做掩护,很快就是写好了一首诗。

    云锦然读了两遍,写的很好,没有任何话可说,司梦文却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朵,他竟然不知道,原来秦朵还会写诗。

    似乎是看出了两个人的心思,秦朵展颜一笑,将墨迹吹干,然后就是给了云锦然。司梦文和云锦然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幸灾乐祸。

    张云生啊张云生,谁让你得罪秦朵这个死丫头的,这个丫头其他本事没有,报仇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摊上这个丫头,也算是你倒霉咯。

    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