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别闹,姐在种田 > 第162章 司梦文的心怀
    司梦文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秦朵,秦朵摇摇头,嘴角微微上扬,什么都是没有说,司梦文的脸上闪过一抹黯然,秦朵不说,他也没有勉强,跟在秦朵的身后,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走了一半的时候,一个穿着青色儒衫的男子挡住了秦朵的路。

    “表妹?!闭旁粕宰徘囟湮⑽⒐笆?,看了一眼秦朵身边的美女,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尽管知道司梦文的身份了,但是对于司梦文的美貌,张云生也是没有抵挡过去。

    “找我有事情么?”秦朵看了一眼张云生,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就是问道。

    张云生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微微抬起了头:“我看到表妹和四皇子走在一起,想必是和四皇子十分的熟悉了,表哥我是个粗人,以前要是得罪了表妹的地方,还请表妹大人不记小人过?!闭旁频牧成洗判θ?,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等待着张云生的下文,张云生看到秦朵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想到上面的嘱咐,只好再一次开口。

    “表妹,表哥知道,以前是表哥做得不对,要不,今天表哥做东,请你吃一顿?”张云生抬起头,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吃饭就免了,我和朵儿今天还要去逛街,我们说好了,要去买些胭脂水粉,你要是没有事情的话,就是可以离开了?!彼久挝目吹角囟渌坪跏遣幌胨祷?,抬头看了一眼张云生,然后就是说道。

    “表妹,你也知道,表哥要养家,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妻儿,我也没有什么大要求,表妹,你下次见着四皇子,帮表哥美言两句吧,可怜你表嫂舅妈,已经几个月没有吃过肉了?!彼档篮竺?,张云生的话语里面似乎是戴上了一点悲戚,秦朵的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表哥有真才实学,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相信,四皇子是个惜才的人的,表哥要是没有事情的话,我先走了?!彼低?,秦朵和司梦文两个人便是手拉着手从张云生的身边经过。

    ,m..com

    “朵儿,我觉得哪款蜜色的胭脂十分的漂亮,适合你?!彼久挝腻牡纳羟〉胶么Φ牡沧×苏旁粕酉吕吹幕坝?,张云生微微有些堵,但是看着远去的两个人,却是什么话都是没有说,只能看着两个人远去。

    张云生的眼睛里面都是恼怒,到家里,小张氏迎了上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怎么这么早就是来了?不是去岳阳楼饮酒了么?”小张氏的眉头微微皱起,生过孩子以后的肚腩看上去十分的打眼,皮肤有些憔悴,嘴唇有些单薄,张云生看到小张氏的样子以后,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是多了一丝无名火。

    “男人在外面赚钱,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你管什么?”张云生的话语有些冰冷,小张氏觉得莫名其妙,看到张云生甩袖而去,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冷笑。

    “赚钱赚钱,天天说着赚钱,怎么就没见你那个零镚儿出来养家?”小张氏的声音不算小,朝着而外面走去的张云生自然是听到了。

    步子顿在半空,仔细想了一番小张氏的话语,冷笑了一声,无知的妇人,不知道现在的投资是为了以后更加长远的路途。

    秦朵和司梦文两个人也并咩有逛多久,随意的选了一家酒楼吃饭,好巧不巧的,选的酒楼就是段祺的,段祺过来的时候,听到秦朵在,自然是笑着进来打招呼,看到坐在秦朵对面的美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秦朵的女性朋友各个都是十分的漂亮,眼前的女子也不例外。

    “秦小姐?!痹谒久挝牡纳砩洗蛄烁鲎?,段祺的目光就是已经看向了秦朵,在他的眼睛里面,秦朵方才是最重要的。

    司梦文原本在被一个突兀的男人闯进来而感到恼火的时候,在看到段祺的文质彬彬以后,方才是想起,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秦朵的那个所谓正在谈婚论嫁的对象。

    长得还不错,配他们家朵儿,似乎是差了一点。

    “司公子?!倍戊髯?,又是对着司梦文行礼,司梦文的眼角闪过一抹意外,没有想到段祺还记得他,秦朵却是呵呵笑笑。

    “段公子,请坐,我和司姐姐就是过来吃点东西,咩有想到却是打扰到你了?!?br />
    “没有的事情,是在下照顾不周?!倍戊鞯牧成洗盼潞偷男θ?,凡是眉宇间的惆怅却是一点都是难以掩饰,看到段祺的样子,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站了起来。

    “我们还有事情,就是不打扰段公子了?!毕氡?,段祺这个时候是十分的忙碌的。

    段祺这个时候确实是十分的忙碌,也没有多少时间出来招待秦朵,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段祺对秦朵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然后就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改日段某定然做东,请秦小姐司公子吃饭?!?br />
    段祺的声音十分的谦和,司梦文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段祺,在秦朵开口前开口:“可以,到时候送张请帖到我府上?!?br />
    说完,司梦文就是直接拉着秦朵朝着外面走去,秦朵对着段祺不好意思的笑笑,段祺看着两个人远去,眼中并咩有多少的嫉妒,司梦文的爱好云城所有人都是十分的清楚的,有着龙阳之好的司梦文曾经一度身边连一个女子都是没有,而他唯一的朋友,也就是秦朵了。

    秦朵和司梦文在出门的时候,和一个迎面而来的娇俏女子撞了个正着,女子的脸上带着笑容,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还没有进门,就是已经开始叫嚷,秦朵跟在司梦文的身后,没有看到前面的女子,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对不起?!鼻囟洳缓靡馑嫉牡屯返狼?,那女子看了一眼秦朵,似乎是被里面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也不管秦朵,直接就是朝着里面去了,女子后面的丫鬟看了一眼秦朵,将秦朵记住,自己低着脑袋默默的跟了进去。

    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秦朵自然是没有在意,司梦文却是有些深刻的看了一眼后面的丫鬟,然后就是拉着秦朵的手出了酒楼。

    “出来了大半天有些累吧,我先送你去,我给你送过去的礼物你都是看到了么?可是喜欢?”司梦文笑着问秦朵。

    “都很好,有些大件的东西我都是封存起来了,小件的东西还在?!鼻囟涞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笑着点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眼中的柔情也是也来越深,秦朵没有去关注司梦文的眼睛,这个时候她是真的累着了,希望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到宅子,秦袖和殷娘都是不在,司梦文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那里,显然,他早就是做好了将秦朵送来,然后自己离去的准备。

    挥手送别秦朵,老仆端着一个盒子出现在了秦朵的面前:“小耳机,这是刚才有人送过来的,说是给您的,小姐可是要拆开看一下?”老仆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点点头,“一幅画罢了?!?br />
    说着,就是直接拿着盒子进去了,老仆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的身影越走越远,然后就是叹了口气,他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看上去沉闷了一些,不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到宅子,秦朵方才是打开花卷,画中的女子在秦朵看来其实是比她要漂亮的,坐在那里,无忧无虑,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若是真正说起来,其实自己的年纪,说不准被秦大壮还要大一些,这么多年的风霜雪雨,在大院子里面的成长早就是磨去了她心里的那一点童真,很多事情,原来是真的只要走过了,就是难以忘怀的。

    秦朵叹了口气,将画卷放在了一边,她没有想到云锦然会把画卷给她,但是,在她手里,似乎是真的要好一些。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画中人,嘴角的苦涩却是越来越深,这是她的初恋,来到这个时代以后的第一场恋爱,她差一点都是以为,自己会去到这个人家,然后开始一段爱情,但是后来,事情似乎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昨日种种都是已经过去,但是记忆却是那么的深刻,秦朵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个时候的她,还有着愤世嫉俗的一面,可是现在,连愤世嫉俗的一面,她都是已经收起来了。

    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秦朵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就是带上了很多的厌恶,她不怕麻烦,也不怕事情难以解决,她最害怕的,就是如现在一般,明明想找到一个突破口,但是却是不知道,那个突破口现在在哪里,这样的感觉,让她最狼狈。

    这样的狼狈,秦朵觉得,自己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可是,她还是要在这样的狼狈下面,来解决所有的事情,不留下任何的遗憾。

    “上天真是喜欢给我开玩笑?!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说道,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在秦朵看来,有个时候,这一瞬间,却是那么的遥远,闭上眼睛,还是那东西迅速冲出去的样子,睁开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是已经物是人非。

    本書源自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