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皇子的见面一点都是不愉快,这一份不愉快只保持了三天,四皇子似乎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匆匆忙忙一个人离开了巴陵郡,云锦然出现在了秦朵的院子。

    陪着四皇子的云锦然有些憔悴,这些天,四皇子都是到处走动,结识巴陵郡的一些人物,云锦然不喜欢这样的应酬,但是吕阳王交代下来的事情,他不得不做,趁着四皇子一个人离开巴陵郡的时间,云锦然来到了秦朵的宅子。

    秦朵在院子里面晒太阳,手里拿着盘子,不远处殷娘和秦袖在下棋,三个女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呆在各自的位置,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的小日子都是过得悠闲?!笨吹角囟涞难?,云锦然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只是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将盘子送到了云锦然的面前。

    “今年产的新鲜的水果,你也尝尝?!?br />
    盘子里面乱七八糟对着各式各样的水果,秦朵捏着水果叉,一边吃,一边对他说道。

    云锦然一点都是不客气,盘子到手,三下五除二,就是吃光了里面的东西,然后就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秦朵:“好不容易偷了个闲,莱尼这里躲躲,这几天可是忙的我脚不沾地了?!痹平跞桓刑玖艘簧?,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秦朵的身边,然后就是说道。

    院子的角落里面放着几盆君子兰,打理得十分的不错,云锦然看到君子兰以后,目光呆滞了一下,他记得,这些君子兰,都是段祺送给秦朵的。

    秦朵对花粉过敏,碎玉院子里面的大部分的植物,都是绿叶植物,开花的极少,就算是开花的植物,那也绝对是距离秦朵远远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秦朵对花草的爱好似乎也是一点都是不浓厚,身边出了几盆常绿的植物以外,院子里面便是干巴巴的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可是现在,院子里面却是多了很多的君子兰。

    “原来你喜欢君子兰?!痹平跞豢戳艘谎?,然后就是干巴巴的说道。

    “还好,说不上喜欢,不过这东西长得好,生命里%,m..com也顽强,我不过随意的放在那里,就是长得那么好了?!鼻囟涞乃档?,她对花草的研究不多,能够活着的你们就活着,不能够活着的她也不强求,换一盆新的就是了。

    “小姐倒是悠闲,若不是殷娘细细给你打理,我看啊,你的这花草,早就是成了一抔肥料了?!鼻匦浣啃ψ潘档?,秦朵耸耸肩,脸上丝毫就是没有任何的过意不去。

    对于秦朵的厚脸皮秦袖早就是已经领会,不再理会秦朵,只是和殷娘继续下棋,殷娘的棋艺不错,秦袖就是每天练习,在殷娘面前,也要花费了好多的心思方才是可以赢一局,不过两个人下棋都是玩的一个开心,自然也是没有在意输赢这个东西的。

    “我那里有好几盆上好的月季,你要是喜欢,就是拿过来养养吧,我记得你对月季,并不过敏的?!痹平跞桓砂桶偷亩宰徘囟渌档?,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指了指殷娘。

    “这个你还是去交给殷娘吧,我对这个东西,实在是没有多少的开心可言?!鼻囟浜呛切π?,坦诚道,云锦然点点头,月季谁养他一点都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院子里面那几株君子兰,不管怎么见,他都是觉得那君子兰打眼得很。

    秦袖和殷娘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无奈的摇头,秦朵不说,但是两个人自然是知道为什么云锦然会这样,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无心。

    “殷娘你又赢了?!鼻匦涞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殷娘将白子都是收起,然后就是点头。

    “你请客?!币竽镉檬帐岸宰徘匦渌档?,秦袖坦然一笑,然后就是点头,道:“小姐,咱们出去吃午饭吧,今天又是我请客?!?br />
    “这感情好,刚好云锦然也在,云锦然,这次你可是要好好的感谢殷娘了,要不是殷娘赢了,你就是没有饭可以蹭了?!鼻囟湫γ忻械乃档?,脸上带着笑容,显然对蹭饭,感到十分的开心。

    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有些无奈的摇头,道:“走吧,刚好我也饿了?!痹平跞幻嗣约河行└杀竦那?,眼睛一亮。

    秦袖和殷娘都是有钱的主儿,想必等下请的饭,也是非同寻常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云锦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这一群说着请饭的人,去的地方,竟然是一个臭豆腐的小摊,四个人一坐上去,便是点了好大一堆臭豆腐,香豆腐,糖油粑粑。

    三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只有云锦然一脸的苦笑,对于臭豆腐这个东西,他的接受能力,为零,可是偏生眼前的三个人却是吃的津津有味不说,还一边吃一边比划,他看不懂手势语,但是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完全就是坑他的。

    “你也吃啊?!鼻囟浣慌套佣垢频搅嗽平跞坏拿媲埃骸罢饧业亩垢奈兜阑购懿淮淼?,很好吃?!?br />
    云锦然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勉强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味道似乎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云锦然再一次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你们中午就是准备吃这些个东西么?”

    “诶哟,你看看,你看看,芸儿你看看那些人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全身上下都是冒着臭味,我和你说,这东西,味道可是难吃的很,就和那屎坑的味道一样的臭!”一个十分嫌弃的声音在秦朵的身边响起,秦朵抬起头,一个穿着还算不错的妇人牵着一个女子走在大街上,后面跟着两个丫鬟,秦朵记得那个少女,就是先前在酒楼和她撞了一下的少女。

    少女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点了点头,秦朵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明明是一个长得端端正正的姑娘,非要来迟这样的不上档次的东西,这样的姑娘幸好是不嫁到我家去,要是嫁给我儿子,我还不如让我儿子打一辈子的单身!”那妇人继续说道,秦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云锦然放下筷子,然后就是转过头看向了老妇人,老妇人的话语,让他十分的不开心。

    “娘,你少说一句?!鄙肀叩纳倥亩宰爬细救怂档?,段芸儿原本是打算呆在院子里面的,但是难得来一次巴陵郡郡城的段母非要出来玩耍,她对自己的母亲十分的清楚的,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陪着出来,闯了祸,至少还有她可以帮着美言几句。

    眼前的三男一女穿着都是不平凡,尤其是那个男子,身上的一身丝绸一看就是价格不菲,除了党管人家,根本就是不可能穿得上,坐在对面的那个少女虽然穿着简单,但是却是长得很漂亮,虽然只是吃东西,但是拿东西却是吃的文质彬彬,十分的有礼,显然也不是一般的人。

    “实在对不起,我母亲没有见过世面?!倍诬慷惺艿皆平跞坏睦滟哪抗?,脸色微微有些火辣辣的,瞄了一眼云锦然 的长相,整颗心却是忽然就是漏了一拍,好一个美男子!

    “无事,咱们继续吃吧?!鼻囟浜呛切π?,低着脑袋,恰好她要的东西也是上来了,便是低着脑袋继续吃起了自己盘子里面的东西。

    “我说的是实话,芸儿你拉我做什么?”段母被段芸儿直接就是拉着远去了,两个丫鬟跟在后面,深深的埋着脑袋,显然,跟着老妇人出门,让她们都是很没有面子。

    “娘,你 没有看到那个少年,穿的乃是锦缎丝绸,那是只有当官的人才是可以穿的,我们家不过就是一户商户人家,当官的,咱们得罪不起,”段芸儿一脸无奈的对着段母说道,段母听了段芸儿的话一,嘴角张得老大,指着不远处的摊子:“你说,当官的还吃这么臭的东西”

    段芸儿急忙就是捂住段母的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道:“娘,你小声点,被人听见了不好?!彼底?,便是拉着段母远去了。

    “还真是有趣的人?!鼻囟浜呛切π?,段芸儿那个少女,在她的心里,倒是有了一点点的印象了。

    “无知老妇人?!痹平跞坏乃盗艘簧?,因为先前老妇人的话,原本好吃的臭豆腐,也是没有了任何的味道,抱着身子坐在那里,看着三个女人吃的十分的开心。

    “去吃饭吧?!鼻囟浞畔驴曜?,然后就是说道,看到云锦然那一副一脸无奈的样子,秦朵知道,云锦然对着玩意儿的心理阴影,又是多了一层了。

    听到去吃饭,云锦然的眼睛一亮,看来看去,最后定格在了不远处的那一家酒楼,段氏酒楼。这一条街上,段氏酒楼的味道,还是十分的不错,虽然有些菜的价格贵了一点,但是绝对是值那个价格的。

    “好,就去那里?!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朝着段氏酒楼去了。

    段祺今天不在段氏酒楼,招待秦朵的是掌柜的,掌柜的对秦朵早就是已经熟悉,也是知道眼前的姑奶奶也不是什么,额简单的人物,说不准以后就会成为自己的老板夫人,所以对秦朵,也是十分的恭敬。

    不过让掌柜的十分无奈的就是,今天还真是一个奇怪的日子,这不,少爷的母亲和妹妹刚来,这边少爷谈婚论嫁的秦小姐就是过来了。

    这简直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凑到一块来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