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时候殷娘秦袖陪着段夫人,秦朵则是找个了理由了宅子,和段夫人呆在一起,秦朵真的觉得有些无奈。

    秦袖和殷娘一直到晚上方才是来,一进门,便是看到秦朵似乎是在打理着院子里面的君子兰,看到这个样子,她们显然是已经明白了秦朵的心思,虽然段母奇葩了一点,但是她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小姐,段夫人答应了明天过来,您看”秦袖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秦朵,秦朵楞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是点头。

    “我已经约了朋友,明天去外地玩耍一番,那边有天然形成的温泉,十分的适合玩耍?!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秦袖和殷娘愣在了那里,秦朵的朋友有限,想必不是司梦文,就是云锦然吧。

    “即然这样,那我们就是去安排了,小姐您早点休息?!币竽锴匦涠允右谎?,两个人走了下去,却是吩咐院子里面的人好好的准备明天招待段母的事情了。

    第二天早早的,司梦文的马车就是来了,云锦然骑着马站在一边,冷着一张脸,怎么看都是看司梦文的马车不爽,这马车晃晃悠悠的,等到了目的地,都是晚上了!

    “急什么,咱们反正左右都是没有什么事情,还能够多出去玩几天,何乐而不为?”司梦文根本就是不将云锦然的臭脸放在心上,“并且你最好是清楚了,本来只有我和朵儿的,是你求着要来的,所以,这件事情,你还是要听我的?!?br />
    司梦文的话让云锦然当场就是噎在了那里,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话,云锦然说的没有错,是他硬求着来的,所以这件事情,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不能怪别人。

    “我知道了?!痹平跞坏乃档?,秦朵背着一个小背包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到门口的时候,和老仆说了两句话,急急忙忙跳上了马车。

    “好了,咱们快走吧,也不知道怎么的李氏天还没有亮就是来了,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出来?!鼻囟涫媪丝谄?,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的脸上就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马车缓缓的动了,很快就是消失在了老仆的视线。

    “朵丫头呢?”李氏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门口还有两条深刻的车轮的印子,显然,这个丫头已经跑路了。

    “小姐已经出门去了,说是要去有什么事情解决?!崩掀托ψ潘档?。

    听了老仆的话以后,李氏恨得牙痒痒,但是却是什么办法都是没有,只能甩袖朝着里面走去,秦朵这个甩手掌柜,当的可真是够的!

    秦朵和司梦文这次的目标,是宁乡。

    宁乡算不上什么出名的地方,顶多不过就是一个小山村罢了,但是自从发现了温泉这以后,好几家富贵人家都是在宁乡买下了地痞,建了宅子,天气冷的时候,过去朱上个三五天的,消消寒,也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

    云家和司家都是在宁乡有自己的地皮,并且两边都是占据了很大的一个单独的温泉,秦朵这次要去的,是司梦文自己的小宅子,后面有一股小小的温泉水,虽然小,但是却也是足够几个人过去玩耍了。

    黄昏的时候,一行人方才是到了目的地,秦朵在马车上面好好的睡觉了一场,到那里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的,司梦文早就是给秦朵准备好了以上,将秦朵推进去了一间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就是温泉,司梦文准备的十分的细心,每间房都是隔开了,避免了男女的尴尬问题。

    房间是一个小巧的池子,池子外面放着屏风,两层屏障,避免了别人偷看,池子旁边是一个小小的露台,露台上放着糕点还有几本线装书,一切都是准备的十分的妥当,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也只有司梦文,方才是可以做好这么多的事情。

    “还是司姐姐好,什么时候都是准备得这么的妥帖?!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脱掉外衣,秦朵就这样的泡进了水里面,水的温度刚刚好,秦朵泡着十分的舒服,闭着眼睛,在水里面游了起来。

    跑了半个时辰,秦朵便是精神抖擞的出来了,司梦文已经吩咐下人准备好了晚餐,现宰的黑山羊,炖了一个打火锅。

    秦朵对吃食没有多撒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这不吃那不吃,虽然说准备的简陋了一些味道也是差强人意了一些的,但是秦朵还是吃的十分的开心,至于司梦文和云锦然,两个人的胃口本来就大,一大锅子基本就是进了两个人的口。

    秦朵下温泉庄子上面好好的玩了一天,第三天便是和司梦文还有云锦然打道府,云锦然收到了云城那边的消息要过去,三个人约好时间以后,秦朵便是房间收拾东西。

    就在秦朵收拾东西的时候,总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她,秦朵的眉头皱了起来,打量了一眼房间,然后继续开始收拾东西,但是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秦姑娘,少爷和世子爷问您准备好了吗?要出发了?!鼻囟涞纳砗笳驹谝桓銮紊难诀?,对着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丫鬟,将最后一件衣服打包好,然后就是点头。

    “救命??!”就在丫鬟动手的时候,秦朵躲开, 大声喊道。

    司梦文云锦然和她已经约好了出门的时间,所以断然是不可能派个丫鬟过来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丫鬟是个假货,虽然不知道这个丫鬟要做什么,但是秦朵还是理智的喊出了救命。

    丫鬟寒光闪闪 的匕首直接就是朝着秦朵刺了过来,秦朵看看多国,丫鬟的手太快,匕首很快又是到了秦朵的身边,秦朵身子向后仰,匕首从秦朵的手臂划了过去,秦朵只感觉一股痛意通过手臂传达到了大脑。

    虽然痛,但是秦朵却是一点都是不敢松懈,看着朝着这边来的匕首,身子微微往后仰?!澳愕降资撬??”

    “要你命的?!毖诀叩纳羰值募馊?,匕首再一次朝着秦朵刺了过来,秦朵虽然不懂功夫,但是毕竟是乡下人家长大,一点小小的本事,还是有的,匕首朝着她的胸膛过来,秦朵也不闪躲,直接就是迎了上去。

    丫鬟显然是因为秦朵的动作而顿了一下,就是这个饿时候!

    看到丫鬟的动作,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直接就是动手,在丫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抱住丫鬟的手臂,直接就是朝着后面折去。

    一支箭准确无误的刺入了丫鬟的手臂,将丫鬟的匕首给震了出去,云锦然快步走到秦朵的身边,三下五除二就是擒下了 丫鬟。

    看着秦朵流血的手臂,云锦然的脸色瞬间就是白了,“死丫头,你硬碰硬做什么,要不是那匕首顿一下,现在匕首就是在你的心口刺进去了!”

    云锦然的话语十分的凌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吐吐舌头,呵呵笑了两声,“我不是喊救命了么?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br />
    秦朵的话语让云锦然愣在了那里,抓住丫鬟的手都是松了一些,丫鬟趁着这个机会想要逃脱,但是司梦文已经带着人进来了,将所有的出口都是围住了,一脸狞笑的看着眼前的丫鬟。

    “丫鬟交给我吧?!彼久挝睦淅涞乃档?,云锦然顿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确实,这个时候,交给司梦文,是要好一些。

    “你现代朵儿去包扎吧,最好是找个好点的大夫看看,要是留下伤口,就是不好了?!彼久挝目醋徘囟渌坪跏橇裎拗鞯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

    “没事的,从小到大受的伤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道?!鼻囟涞ψ潘档?,看了一眼被拿出去的丫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秦朵可以想象丫鬟接下来的日子,但是她却是无能为力,因为她也不可能完全就是放过一个对她出手的人。

    “你还是安安心心的下去准备你自己的事情吧?!彼久挝男ψ潘档?,云锦然直接就是抓住了秦朵的手臂朝着外面走去,步伐慌乱,显然,秦朵手上,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

    先是简单给秦朵包扎了一下,然后便是直接就是将秦朵抱上马,容不得秦朵说话,就是赶着马朝着如云城去了,宁乡距离云城要近有很多,赶过去也是方便很多。

    下午的时候马就是到了云城,云锦然在城外下了马,带着秦朵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

    一路上云锦然都是冷着一张脸不说话,秦朵好几次挑起话题,云锦然都是不借口,秦朵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云锦然,云锦然依旧是抿着嘴,和在马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我真的没事的,你看,血都是止住了?!鼻囟湟涣澄弈蔚乃档?,那把匕首虽然十分的锋利,但是她穿着衣服,匕首先是割破了衣服,再割再把手臂上,所以并没有留下多大的伤口。

    但是云锦然就是不说话,一个人默默的走在前面,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吐吐舌头,只能默默的跟在云锦然的身后,朝着里面走去。

    云锦然直接就是带着秦朵去了医馆,云城的医馆多,但是出名的医馆也就那么几家,看着而眼前的平和堂,秦朵叹了口气,直接就是走了进去。

    “大夫,给她看看手臂上的伤口,用最好的药,不能留下伤疤?!痹平跞坏幕坝锛负跏谴幼炖锩婕烦隼吹?,秦朵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摇头。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