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月环的样子,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涩,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对于赵寻,她还是十分的清楚的,毕竟是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伙伴,两个人之间的合作也是十分的多,所以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她自然也是十分的清楚的,对于赵寻会出现在什么地方,秦朵自然也是清楚。

    出了宅子,秦朵朝着外面走去,转过小山丘,后面是她小时候经常抓鱼的小溪,顺着小溪朝着下面走去,在转弯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樵石,石头在转弯处,坐在石头上,后面的人根本就是看不到。

    这是赵寻以前就是经常来的地方,秦朵和画眉都是十分的清楚的,但是自从赵寻有了自己的事业以后,赵寻来这里就是十分的少了。

    秦朵走到樵石上,果然是看到赵寻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双手抱着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朵走到赵寻的身边坐了下来,和赵寻一起看着小溪:“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想月环为什么要和你生气?”

    秦朵的声音十分的爽朗,听到秦朵的声音以后,赵寻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等着赵寻的答。

    “朵儿,你说我是不是错了,以前,我和月环在一起,单纯的就是因为,月环是你身边的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就将对你的喜欢,转到月环的身上,可是当我和月环相处以后,我发现,月环是个好姑娘,我想真心和她一辈子走下去,可是”

    赵寻低着脑袋,眼中有落寞一闪而过,还带着淡淡的悲伤,一个走南闯北的大男人,在选择爱人的时候,却是出现了艰难的神色来,显然,月环在有他的心里,一定是十分的重要的,但是那一份重要,因为有人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你自己怎么想,就去怎么做,你难道,想一辈子失去月环吗?”秦朵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转头看着赵寻,然后就是问道。

    赵寻犹豫了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摇头,“我只是不想伤害她罢了?!?br />
    “当断则断,反受其乱,你既然喜欢月环,月环喜欢你,你就去勇敢的追求啊。难道你还等着月环进入了别人的怀抱,再去后悔吗?”说完,秦朵就是站起来转身准备去,该说的她都是已经说了,最后能不能成功,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秦朵舒了口气,赵寻看着秦朵的背影,眼中却是有着无数的失落,其实他的心里,一直忘不掉的,还是眼前的人儿啊。

    “对不起,朵儿”赵寻轻声喃呢了一声,站起来,颤颤巍巍的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这天晚上,月环很晚才是来,红肿着眼睛,整个人都是失魂落魄,秦朵将月环搂在了怀里,月环在秦朵的怀里失声痛哭。

    “小姐,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可以这样”月环一直都是在重复着同一句话,但是却是不说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情的事情,一向来都是说不清楚的,看到这个情况以后,秦朵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很久之后,秦朵方才是反应过来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再也是没有了转的路了。

    这一晚上,秦朵陪着月环一个晚上,两个人坐在床上,一晚上月环都是在说着乱七八糟很多的事情,秦朵只是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附和两句。

    第二天早上,月环就是又开心活泼的出去做事去了,看着她开心的样子,秦朵却是只是无奈的摇头,她知道,在月环开心的背后,肯定是无数的伤口,但是,秦朵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月环一直都是一个十分的独立的姑娘,很多事,尽管她想要去帮忙,但是却也是不知道从何处开始的。

    赵寻已经离开了,曾经作为秦家村的意愿,但是对她来说,其实秦家村并没有多少的快乐的记忆,她还记得当年少年离开时候的豪言壮语,说要远离这个世界,开始新的生活,或许,他已经做到了吧。

    “月环,今天下午我要去云城府尹处理一些事情,你要是不想留在云城,就是巴陵郡去吧?!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对着月环说道。

    “小姐说的什么话呢,我还是陪着小姐吧,不管怎么说,小姐身边有个照顾的人,还是好一些的?!痹禄返淖旖俏⑽⒐雌?,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点头。

    “好,既然你乐意,那就是去做吧?!?br />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主仆俩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是朝着云城去了,正如秦大丫所说的,宅子确实是需要人照管,秦朵找来找去,最后找了秦二叔一家人照管宅子,秦二叔和他们家的关系并不深厚,似乎是早些年和秦大壮有过什么争执一般,不过秦朵向来是个吃得开不的性格,对于秦二叔一家也是十分的照顾的,所以秦朵请秦二叔的时候,秦二叔自然是十分爽朗的就是答应了,当然了,还有那一个月三两银子的工资,让二婶的嘴巴笑成了一朵花。

    他们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就是十几两银子罢了,这一个月三年银子,攒上一年,就是可以给儿子娶个好媳妇了。

    秦朵依旧住在锦然客栈,云既然似乎是有些闲散,一个人坐在客栈的大厅里面,看到秦朵过来,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

    “我说丫头,你也太慢了一点吧,我都是等你老半天了?!痹平跞坏牧成洗判θ?,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道。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却是翻了个白眼,显然,秦朵没有想到,云锦然竟然是会出现在这里,“我可没有让你来,是你自己要来的,你要走就是走吧?!?br />
    秦朵转身直接朝着楼上走去,月环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看两个人的样子,然后就是摇头,真不知道她们家小姐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管是段祺还是云锦然,其实都是不错的呢!

    显然,月环对于这两个人的想法,比起秦朵还是要开放,她要的,不过是她家小姐找到一个好的归宿罢了,至于她们家小姐喜欢谁,看上谁,似乎都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内 了,他们家小姐什么样的人儿啊,看上了谁,那都是谁的福气!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