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月环却是完全不一样,月环对于这样的事情,却是十分的看重的,看到秦朵脸上似乎是有些不大在意的目光,月环嘟起了嘴,眼睛里面都是浓浓的不服输的精神。

    “我才不要呢!这可是我的心血,我绝对是不能就这样的说我自己失败了的?!痹禄芬槐菊亩宰徘囟渌档?,秦朵呵呵笑笑。

    月环的性格大概就是这样的,越挫越勇,这也是秦朵为什么喜欢月环的原因,一个姑娘家,能够做到月环这样的,真的很不容易。

    “那就继续走下去,段水柔的本事再强,也不过如此罢了?!鼻囟淙词堑男π?,然后就是说道,就在两个人转弯的时候,一顶轿子挡住了两个人的路 ,秦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拉着月环两个人安静的站在了一边。

    可是轿子似乎都是冲着两个人来的,身边的小厮放下轿子,一个穿着黄绿色裙装的少女就是从马车上面走了下来。

    少女长得并不漂亮,梳着丫鬟髻,脑袋微微抬起,脸上都是高傲,看着秦朵和月环,完全就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挡了我们郡主的路!”

    丫鬟的声音十分的尖锐,看着秦朵还有月环,微微抬起头,然后就是说道。

    “对不起?!鼻囟湮⑽⑻裘?,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丫鬟听到秦朵的道歉以后,眉头挑了一下,刚要说点什么,但是到了嘴边,却是不知道要如何说了,眼前的少女微微低着的脑袋,完全就是一副我诚心道歉的样子,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瑕疵。

    丫鬟微微有些气急,想到自家主子教导的话语,但是现在完全就是无法说出来,秦朵抬起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轿子:“郡主娘娘若是没有事情的话,我就是先走了?!?br />
    说完,秦朵就是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月环的手被秦朵死死的拉着,月环的脸上有些不服气,不过看到秦朵脸上的严厉以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低着脑袋跟在秦朵的身边,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昭和郡主透过帘子看向了远去的秦朵,秦朵的背影有些淡淡的,身后的丫鬟似乎是有些不服气,秦朵正在和丫鬟说着什么,看着这样的秦朵,昭和的脑海里面忽然就是开始转了起来。

    她是高雅的郡主没有错,是庙堂之上的那位喜欢的郡主也没有错,但是这些,都是因为她的聪明而得到的,她聪明,知道如何去讨好一个人,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十分的舒坦,她也是可以很好的选择自己的人生,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那么如人所愿的。

    所以昭和郡主学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踩着别人,抬高自己,她任性,但是在私底下的时候,却是没有人看出来,她是真的十分的努力的。

    “郡主娘娘?!毖诀呖醋旁度サ那囟?,眼圈儿却是红了,没有想到一个小村姑,竟然是敢亵渎她们家的娘娘!

    “没事,来吧,今天是我们的错,等下你让账房准备一份厚礼给秦姑娘送过去,就说是我的轿子冲撞了她?!闭押涂ぶ鞯淖旖谴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昭和的话以后,丫鬟点点头,对于自家郡主这样宽广的心思显然是有些不理解,若是换上她的话,她肯定是会对那个丫头做出什么事情来的,甚至于将那两个乡下的野丫头逛起来,丫鬟抬起头看着昭和,她家郡主,就是太善良了。

    “小姐,你让着那个什么郡主干嘛?就是那个什么郡主挑拨段水柔的,要是我就直接咔擦咔擦揍她一顿!”走了很远,秦朵方才是放开月环的手,月环一从秦朵的禁锢之中出来,就是开始抱怨,看着月环的样子,秦朵却是一脸无奈的摇头。

    “郡主就是郡主,咱们不过是两个乡下的丫头,不是咱们可以得罪起的,再说了,逞了一时的口舌之利,要面对的,是一个皇上最喜欢的郡主的报复,就算是要将我们全家都杀了,你说,咱们可以拒绝吗?”

    秦朵看了一眼月环,然后就是问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低下了脑袋,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可能释怀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这样的结局,让她真的难以接受。

    “大丈夫能屈能伸,咱们不过是小老百姓,何必为了这样的事情去置气,好了,别生气了,在生气就是老了,不好看了?!鼻囟湫ψ哦栽禄匪档?,月环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微微嘟起嘴,许久,方才是点点头,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小姐,我还是觉得,就是你太好了,所以大家都是来欺负你?!惫撕靡换岫?,月环还是这样的认真的说道,听了月环的话以后,秦朵只是好笑的摇头,显然是对月环的话不能赞同,若是她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她就是已经死了。

    “小姐,奴婢说的是真的呢!亏您还笑得出来!”

    看到月环的样子,秦朵只是笑笑,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眼中却是闪过一抹落寞,曾几何时,似乎也是有人说过这样的话语,但是那些记忆,现在却是越来越模糊了。

    “与人为善哪,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与人为善的人,云起都不会太差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旁禄匪档?,月环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显然,对于秦朵的话,她还是不相信的,不过秦朵一向来是这样子,她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原本从先前的小巷插过去,很快就是可以到秋水伊人的店子的,但是犹豫昭和郡主的横插一脚,秦朵和月环不得不选择另外一条路,虽然也是到秋水伊人,却是饶了好几个圈。

    两个人到秋水伊人的店铺门口子的时候,便是看到秋水伊人的对面有一间画柔馆,画柔管的门口都是女子,而秋水伊人的门口,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这个时候已经是到了快要关门的时候,秋水伊人这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但是画柔馆那边,却是还有无数的人都是站在门外巴巴的看着,还有一些少女则是疯子一般的朝着里面挤去,一个个的都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