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别闹,姐在种田 > 第184章 有所求有所不求
    “让让,快让让,我要去买那个胭脂!”

    “帮我留一块黛眉啊,怎么这块就是卖完了?”

    “啊,我终于买到我最喜欢的水粉了,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无数的声音在那边传递着,画柔馆里面四五个人在忙碌,但是完全就是一副忙不过来的样子,段水柔坐在门口,时不时的和门口的客人说一两句话,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段水柔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但是在画眉面前的话,还是黯然失色了不少,不过此刻没有画眉在身边,她的美貌立刻就是被无限的方法了,看到了画眉美貌的那些客户,一个个的可以说是都是带上了羡慕。

    这一群傻姑娘,还真的以为化个妆,就是可以让自己变得比天仙还漂亮呢!

    “小姐,您看,就是这样的情况了,可真真是气死我了!”看着那边火爆的生意,月环跺跺脚,然后就是说道,画柔馆可以说是从早到晚都是这样的生意火爆,那些客人就好像流水一样的朝着里面挤了过去,这让月环又爱又恨,恨不得那些人都是到秋水伊人来才好!

    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摇头道:“云城就这么大,哪里有那么多的天天买胭脂的女子,再说了,一盒胭脂四五两银子,能够消费得起的,还真是不多,所以你啊,就是不要想太多了?!鼻囟涞淖旖谴诺奈潞偷男θ?,看到段水柔的目光朝着她看了过来,便是温和的朝着段水柔点了一下头。

    段水柔看到秦朵脸上的温和的笑容以后,整个人都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带上了更加欢快的笑容,然后就是开始费力的招呼着门口的客人,秦朵却是淡淡的转过身,然后就是朝着另外一边走去,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罢了,她还真是一点都是没有放在心上。

    当段水柔抬起头来时,秦朵已经走了进去,根本就是没有关注到这边,段水柔的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但是很快脸上就是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她就不相信,秦朵是真的就是一点都是不在乎的人,在她看来,秦朵之所以这样,是装的!

    秦朵走进店里,不过随意的看了看,便是和店员一起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就是关门大吉,她原本也不过就是过来看看,并没有多少的心思,将店铺门关好,秦朵便是带着几个人准备去吃饭,这段时间她不在云城,想必这些店员的日子,过得都不是十分的舒服的。

    段水柔恰是在这个时候缓缓的走到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挡住了秦朵的路,嘴角微张,看着秦朵:“啊,朵儿妹妹,好久不见了呢!”

    “好久不见?!鼻囟涞淖旖谴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你这是关门准备走了吗?哎哟,我以前还不知道,原来秋水伊人是妹妹的呢,咱们可真是有缘呢,没有想到店铺竟然是开到了同一条街上?!倍嗡嵊蒙茸拥沧帕城嵝?,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段水柔。

    “这大家千金哪,也不会什么了,不过胭脂水粉规矩倒是知道一点点,所以我便是开了这家胭脂点,平日里客人过来,我便是教导她们化化妆,说说大家小姐的那些规矩,这段时间可算是忙惨我了,以前我都是不知道,原来开店这么艰难呢!”

    段水柔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段小姐辛苦,不过段小姐怎么说也是大家千金,这些事情就是没有必要亲自做了,找丫鬟代替就是了,你看着满大街的,有几个千金家的小姐亲自出来卖胭脂的呢?”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完全就是一副我为你着想的样子。

    看到秦朵的样子,段水柔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她不是傻子,秦朵这些有歧义的话语,就是不用猜,她也是知道,秦朵这是在黑她了。

    她虽然是个大家千金,但是家族早就是已经没落,如果也不过就是寄人篱下,可是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还不是十分的舒坦,所以方才是要自己出来打拼。

    当初将画柔馆开在这里,也存着恶心秦朵的心思,但是秦朵这大半年的时间,却是完全就是没有出现在云城,难得看到秦朵到云城,段水柔自然是想要好好的打击打击一下秦朵的,顺便也是告诉秦朵,她们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秦朵转过头看着段水柔:“若是段小姐没有事情的话,我们就是先走了?!?br />
    说着,秦朵转身就是准备离去,段水柔看着秦朵的样子,整个人都是超前走了半步,不过转而就是意识到了什么,收步子,冷哼了一声。

    “秦朵妹妹,有时候,女人还是要看清楚自己一点的好,锦然哥哥,不是什么人说嫁就是能够嫁的,王府的门也不是你想入就是能够入的,不要仗着自己得了锦然哥哥的欢心,就是趾高气昂的?!?br />
    段水柔的话语说的十分的尖锐,秦朵转过头看着段水柔,眼睛里面都是冰冷,看到秦朵的样子,段水柔整个人都是后退了半步,显然,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秦朵如此冰冷的样子,那样子就好像一头潜伏在暗处的猛兽,下一刻,就是可以给你致命的一击。

    不过转而,秦朵的脸上就是带上了和煦的笑容,看着段水柔:“我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的,所以我一直都是远离世子爷,创造更多的时间让世子爷和昭和郡主在一起,不过段小姐似乎也是忘记了,我虽然是农家女子,但是却也是清清白白的身份,而段小姐,可是罪民呢!”

    秦朵自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听到段水柔的话以后,一句话就是直接将段水柔所有的话语堵了去,带着她的人直接就是去了,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段水柔的整张脸都是黑了,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脸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她没有想到的是,秦朵这厮,竟然是这样的毒舌!

    这一点,倒是她看错了!段水柔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许久,嘴角忽然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冷笑。

    秦朵啊秦朵,就算你再清高再厉害又如何?她段水柔就不相信,你可以一直清高下去!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