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不知道,刚才那个段水柔的脸色好糟糕啊,哈哈”月环站在秦朵的身边,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听了月环的话以后,秦朵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就是微微带着一些好笑。

    她忽然就是觉得,她好想也是一个吃软怕硬的人了,面对昭和郡主的时候,什么都是不敢说,但是面对段水柔那只大公鸡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是说得出来

    不过转而,秦朵就是因为自己有这样的思想而感到好笑,甩了甩脑袋,看了一眼街边,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酒楼。

    “咱们就是去那里吃点东西吧?!?br />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所有的人都是朝着那边看去,云城的酒楼秦朵几乎都是已经吃了一遍,选出来的,自然是价格合理,味道不错的酒楼了,大家自然也是没有多少的反对,直接就是朝着那边走去。

    掌柜店员加上秦朵月环不过也才六个人而已,店员们难得可以和老板一起出来吃饭,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带着笑容,虽然有些矜持,但是点菜的时候,却是交头接耳,每个人都是点了好些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秦朵看着活泼的几个人,嘴角也是戴上了淡淡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云锦然一脸痞子样走了进来:“我来啦,怎么说很多秋水伊人的铺子都是有我的股份,我也算是你们的老板之一啊,要请客,自然也是 要算上我的?!?br />
    一边说着,云锦然就是厚颜无耻的坐在了秦朵的身边,对着秦朵挑眉,然后就是说道:“丫头,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来吃饭都是不喊上我,

    你不知道最近我都是冷面馒头,已经吃了大半个月了,都是要吃吐了!”

    云锦然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看着秦朵,说道。

    秦朵翻了个白眼,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摇头,还是那句老话,云锦然的样子,像个街边的小流氓,完全就不像一个世子爷!

    “世子爷,您是来买单的吧?”有丫头抿嘴偷笑,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淡淡的摇头:“努力吃,给我管钱的人今儿晚上买单?!?br />
    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不用说也知道云锦然说的是她,但是她却只是无奈的摇头,对于云锦然爱钱如命的样子,她早就是已经习惯,不过她也清楚,云锦然的开销大,吕阳王妃却是一个十分严格的管理者,所以云锦然的身上,肯定是没有多少的银子的。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一点无奈的摇头,对于云锦然的这一点,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快点菜吃饭吧,这么多的姑娘,等下都是要去,太晚了不好?!鼻囟涞ψ哦栽平跞凰档?,云锦然点点头,自己点了两个菜,便是不再看菜谱了,他和秦朵一起吃饭吃得多,对于秦朵的生活习惯还是十分的清楚的,慢慢的,自己的口味也是开始逐渐的淡化,跟上了秦朵的口味。

    一桌子菜上来,丫头们都是兴高采烈,秦朵却是没有吃多少,不过随意的动了几筷子就是放下了,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吃这么一点就是不动筷子了?”

    云锦然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却只是摇了摇头,不是她胃口不好,而是这个时候,她实在是不想多吃,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许久,方才是开口:“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你了?”

    “我家小姐整个的今天,就见了世子爷您,您说是谁惹我家小姐不开心了呢?”月环笑眯眯的对着云锦然说道,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月环,月环自知一时嘴快说出了什么,整个人都是摇头,然后就是转过头看向了另外一边。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脸上的不愉快,云锦然呵呵笑笑,看着秦朵,道:“丫头,你总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事情不开心,方才是可以的吧?不然我看着,不就是莫名其妙了吗?”

    云锦然转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刚才看到府尹和太子在一起吃饭,十分的开心,所以心情有些不好罢了?!鼻囟涞乃档?。

    显然,秦朵现在还在为先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一个不中用的府尹,到现在还有时间出来谈笑风生,流连风月场所,但是对于秦家的损失,却是一直都是给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让秦朵如鲠在喉,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不开心,云锦然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对于秦朵的话语,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接,难道告诉秦朵,其实这一切,就这么简单,官场风月,大抵不过就是如此?

    一群人因为秦朵的一句话,都是失去了吃饭的兴致,将饭菜打包起来,便是准备离去,秦朵出去付款的时候,恰好便是看到太子和府尹从里面走出来,府尹看到秦朵,不过就是淡然的点点头,太子的脸上却是带上了笑容,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哟,这不是秦姑娘吗?”太子看到秦朵,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眼中闪烁着精光,比起其他人的女子,秦朵的身上的那一股不屈和桀骜,让太子的脸上带上了猎艳的兴奋,显然,对于眼前的秦朵,他是十分的喜欢的。

    “原来秦姑娘也是在这里吃饭,秦姑娘的饭局,记在我的账上?!碧幼房醋耪乒竦?,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将银子放在柜台上,看着掌柜的微微有些苦的脸,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用了,我已经付过钱了?!鼻囟渌低?,便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太子却是挡住了秦朵的路,脸上带着自认为英俊潇洒的笑容看着秦朵。

    “秦姑娘这朵花,我喜欢,不知道秦姑娘有没有时间和我一起出去吃顿饭,赏赏月呢?”太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眼中都是势在必得。

    兄弟就是兄弟,尽管不是一个母亲说的,但是本质上的劣根性还是一样的,秦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云锦然却是在这个时候走上前去,然后就是握住了秦朵的手。

    “太子,朵儿是我的人?!痹平跞坏牧成洗诺男θ?,然后就是看着太子,“还希望太子大哥不要和我抢,我这辈子,就只认定朵儿一个人了?!?br />
    说着,云锦然便是将含情脉脉的目光看向了秦朵,太子看到云锦然的样子以后,哈了一声,转而就是抚掌大笑。

    “妙极,妙极,昭和啊昭和,你不是要帮着老四对付我吗?哈哈”太子已经笑嘻嘻的出去了,府尹看着太子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无奈,转而便是跟着走了出去。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