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些事情上云锦然还是十分的靠谱的,将一群人都是送了家,又是将秦朵送到了锦然客栈,锦然客栈是他和秦朵第一次合作的产物,看着眼前的客栈,云锦然的脸上就是带上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舒了口气。

    “以前从来都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多的小产业,现在想想,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你说呢,秦朵?”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点点头:“是啊,以前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个商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我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这一天的街道,做着这样的事情,云锦然,谢谢你,时候不早了,我先上去休息了?!?br />
    秦朵说完,就是直接朝着上面走去,云锦然看着秦朵的背影,微微有些舍不得,不过秦朵似乎是不愿意多说,云锦然只是抿着嘴,转身,朝着王府走去。

    到王飞,吕阳王妃正坐在正屋等他,看到云锦然来,吕阳王妃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和那个野丫头,倒是一天两天不家都是可以了?!?br />
    吕阳王妃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说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道:“是啊,我倒是觉得秦朵挺好的,比起一些人,更好?!?br />
    “锦然,我是你的母妃!”吕阳王妃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十分严肃的说道,云锦然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就是摇头,道

    :“你是不是我的母亲,我是不是你的儿子,我们心里都是心知肚明,咱们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就好,你若是这样,我也这样,你放心,我会给你送老,把你当做我的新生母亲一般对待?!?br />
    云锦然说完,就是走了,吕阳王妃看着而云锦然离去的方向,眉头紧紧的簇在了一起,但是最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紧握着双拳,整个人都是开始扭曲了起来。

    不远处传来了十分扭曲的琴声还有娇笑声,想必是王爷在那个女人的怀里十分的舒服了,想到画眉那个贱*人,吕阳王妃的整个人又是冰冷了一些,那个男人的所谓天长地久呵!

    吕阳王妃有些疲惫的朝着自己的寝宫走去,太子还住在府上,还有一些女眷也是,这段时间,整个万福感觉都是浪荡了一些。

    “四嫂?!本驮诼姥敉蹂澜嵊淘サ氖焙?,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太子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吕阳王妃,弯腰行礼:“四婶婶这个时候怎么还是没有休息呢?”

    太子偷偷的抬起头打量了一眼吕阳王妃,尽管吕阳王妃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却是依旧风韵犹存,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整个人的脸上散发这一股淡淡的高贵的气息,和其他的女子,又是不一样的,四皇子左右都是在想着,若是能够将眼前的女人好好的征服,会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吕阳王妃淡淡的扫了一眼太子,从太子的眼中,她自然已经看出了太子的意欲何为,不过也紧紧就是看出来了罢了,但是对于太子的样子,她还是十分的厌恶的,微微摇头,吕阳王妃的目光就是看向了画眉的院子。

    “太子殿下是要找王爷吧,王爷现在在画眉夫人的院子呢!”吕阳王妃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说起来,画眉夫人可是咱们云城的第一美人呢,那妩媚的身子,也不知道有多少”

    吕阳王妃淡淡的笑了一声,转身直接就是离去了,看着吕阳王妃的背影,太子吞了口口水,不过想到那个画眉夫人,脸上又是带上了向往,这可不是第一个人说画眉是个美女这样的事情了!

    太子转过身,毫不犹豫就是朝着和而华美的院子走了过去,吕阳王妃转过头,看着太子的背影,嘴角就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你不是敢这样对我吗?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吕阳王妃的脸上闪过一抹冰冷,转身,直接就是离去了。

    一夜好梦,第二天早上秦朵刚刚起来,便是听说府尹在下面等着,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哂笑,慢吞吞的换了衣服,方才是下楼去。

    胡掌柜正战战兢兢的站在府尹的身后,眼中都是尊敬,他一辈子都是个小掌柜,除了世子爷,眼前的府尹大人,可是他第一个见到的大官儿!

    大官,一想到这个词语,府尹的心里就是有些激动,这可是三品的大官啊,到时候等到死去了,他也是不枉费这一辈子了。

    “掌柜,去给赵大人泡壶茶来吧?!鼻囟涞亩宰耪乒裥α诵?,然后就是说道,掌柜的楞了一下,点点头,这个时候方才是想起,似乎是没有给府尹大人泡茶呢!

    “秦姑娘?!笨吹角囟?,府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看着府尹,嘴角微微上扬,也是没有太多的神色,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府尹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

    “实在不好意思秦姑娘,因为最近的事情很多,所以就是耽搁了,给秦姑娘造成的不方便,我表示十分的愧疚?!?br />
    “大人说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商人,士农工商,咱们商人的地位,一向来是十分的渺小的,也简单的,所以,大人能够在陪伴太子的百忙之中帮秦朵处理案子,秦朵已经感激不尽了?!?br />
    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但是那笑容,不管怎么看都是觉得十分的怪异,府尹呵呵笑笑,脸上也是十分的尴尬。

    原本以为秦朵是个小姑娘,随便几下就是可以糊弄过去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完全就是和他所想象的不一样,秦朵似乎比起其他人,更加的难缠一些!

    似乎是看出了府尹前来的意思,秦朵淡淡的笑笑,道:“不知道大人对我秦家的案子,可是有什么结论了?”

    秦朵的声音十分的淡,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府尹却是愣在了那里,他没有想到秦朵开门见山就是问这样的事情,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府尹其实是准备当做什么案底解决了的。

    但是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来解释了。

    “秦姑娘,对于您的案子,我真的表示十分的愧疚,我”

    “我知道的,赵大人的能力有限,无法处理,既然这样,那么赵大人,请走吧?!鼻囟渥隽艘桓銮氲淖耸?,眉角微微上挑,然后就是说道。

    “秦姑娘,其实”府尹还想说点什么,秦朵却是挑眉,然后就是摇头,道:“大人接下来的话语不必多说,秦朵是个什么样子的性格想必大人不清楚,但是大人应该知道,秦朵最不喜欢的,就是受到被人的威胁。也最不喜欢的,就是当别人的说了,秦朵只是个平凡的姑娘,现在秦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秦朵的所有心思,都是在秦家的事情上?!?br />
    秦朵的话语说的十分的果断,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府尹到了嘴里的话,只能吞了去,他确实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想到那位的阴狠,府尹的脸上就是带上了无奈,若是这件事情他做不好的话,他的乌纱帽,想必是真的保不下来了。

    似乎是看出了府尹的心思,秦朵呵呵笑笑:“大人,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不过大人应该清楚,有些事情,大人想的很好,但是真正去做的时候,那是一样的?!?br />
    秦朵说完,就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掌柜的正好端了茶水进来,刚好便是看到府尹准备离去,看到这个样子,掌柜的微微有些反应不过来。

    “秦姑娘,太子愿意娶您为侧妃,只要太子殿下登上那个位置,您以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谁见了您都是要拜上一拜,这样有何不好?”府尹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身下了一声,低头打量眼前的府尹,府尹已经年过半百,书读得多,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有些迂腐,头发苍白。

    本书首发于看书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