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你还是老样子,朵儿。 ”画眉轻笑了一声,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点头,对于这句话,不给予评价,看到秦朵的样子,画眉摇摇头,甩了甩脑袋,她知道秦朵是这样的性格。

    自小和秦朵一起长大,对于秦朵的喜好,画眉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比她更加明白的,就是轩之,知道的也不是十分的多,轩之长在秦朵的羽翼下,是秦朵呵护着长大的,单纯的看着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不明白他的姐姐为什么这样的努力。

    但是画眉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也清楚,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只是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自嘲,曾几何时,她们的关系,已经这么淡了,淡到连说一句话,都是这样的冰冷无情了。

    “小朵,画眉?”赵寻原本是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走在大街上,眼尖的看到两个人远远的朝着这边来了,看到秦朵的时候,赵寻的目光还是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显然,月环的事情,赵寻到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彻底的释怀的。

    “赵寻大哥!”看到赵寻,画眉的脸上就是带上了笑容,然后就是喊了一声,话语里面难得的带上了轻松还有笑容。

    赵寻点点头,然后就是看向了秦朵,道:“小朵,你和画眉,这是要去哪里?”

    画眉和秦朵的关系早就是已经不溶于水火了,这一点赵寻还是十分的清楚的,所以看到两个人走在一起后,赵寻的脸上,难免就是带上了好奇,他只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着一堆仇人现在竟然是可以这样子的坦然的见面。

    “我们准备去自己的店里,刚好顺路,就是一起了?!鼻囟涞幕坝镉行┍?,但是却也并没有多少责怪的意味,感情的事情都是自己的事情,不管是你爱上我还是我爱上你,最后走上什么样子的结局谁都是不能预料,正是不能预料,所以自然也就是不会再关注。

    “原来是这样,小朵,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你有时间吗?”赵寻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眼中都是犹豫,显然他想问的是月环的事情,可是又是有着浓厚的担心。

    “你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她说的,你就是自己去说吧,我是不会干涉你们之间的事情的?!鼻囟涞幕坝镂⑽⒂行┍?,赵寻还从秦朵的话语中听出了浓厚的不确定来,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赵寻的目光就是黯然了下去。

    画眉的嘴角却是微微上扬了起来,她早就是已经知道秦朵会这样答了,秦朵会在乎月环的感情的事情,但是她的心里 ,现在绝对是不愿意接受赵寻的。

    “赵寻大哥找朵儿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吗?”画眉的话语中都是温柔,转过头看着赵寻,然后就是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了?!闭匝昂呛切π?,“那朵儿,画眉夫人,我还有事情,咱们下次再见?!彼低?,赵寻直接就是朝着前面走去,秦朵点点头,和赵寻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了一会儿,赵寻过头来,但是却是根本就是没有看到秦朵,嘴角勾起一个牵强的笑容,赵寻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既然秦朵不愿意,又是何必呢?

    画眉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赵寻刚好就是转过了头去,画眉的眼中闪过一抹落寞,不过也是很快的事情,恢复好精神,然后就是跟着秦朵朝着前面走去。

    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秦朵来说不过就是随便的走走,但是对画眉来说,却是十分的漫长的,好不容易走到秋水伊人,画眉微微舒了口气,看了一眼秋水伊人里面的客人,画眉笑着看着秦朵:“朵儿不介意我去你这里坐坐吧,走路走了很久,有些累了?!?br />
    画眉笑着对秦朵说道,听了画眉的话以后,秦朵淡淡的点头,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画眉笑着跟着走了进去,月环今天不在,只是掌柜的带着两个孩子在这里,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这一幕,显然,这一幕还是十分的吸引她的心弦的。

    画眉笑眯眯的走到了买胭脂的少女身边,听着店员给少女介绍胭脂,画眉站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说上几句,秦朵则是和掌柜点点头,直接上楼去了,真正的好胭脂都是在楼上,楼下的不过都是一些普通的胭脂,秦朵自然也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许久之后,画眉就是走了,一起走的还有下面几个买胭脂的小姑娘,掌柜的只是看着秦朵,秦朵微微摇头,看着画眉带着那两个丫头到了画柔馆。

    段水柔自然早就是看到了画眉,只不过因为心间有些事情,所以对于这一点都是没有关注的,但是看到画眉竟然是从对面的店里带出来几个客人以后,画眉的脸天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显然,画眉的所作所为,又是开拓了一条商道!

    画眉对着段水柔点头,段水柔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看了一眼秦朵的秋水伊人,眼中闪烁着精光,显然,接下来的时间,她就是好好的盘算盘算如何去秋水伊人拉客人过来了,这可比每天喊一群王府的丫鬟过来快捷多了!

    秦朵坐在楼上的窗边,至始至终都是将这一幕看在了眼睛里面,看到这一幕以后,秦朵只不过是淡淡的笑笑,掌柜的脸上却是带上了不满:

    “这些都是些什么人,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有什么过分不过分的,这些闲散的胭脂客人一年能够买一次胭脂就是不错了,咱们放在心上做什么,关键是还是要做好那些长期客户的生意,对了,着端和似箭要你做好的事情可是已经做好了?”

    秦朵笑着转过头看着掌柜的,然后就是问道。

    掌柜的笑着点头:“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云城有头有脸的夫人们,以前在这里咱们买胭脂的夫人们,还有几家新搬过来的夫人家都是送去了胭脂,打着咱们秋水伊人的口号送过去的,昨天九头街尾新搬来这里的何夫人还来店里看了胭脂,并且是订下了府上未来三年的胭脂?!?br />
    掌柜的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给出的方法先前掌柜的听着感觉十分的怪异,可是真正等到去做的时候,方才是发现,秦朵给出的方法实在是太好了,现在所有的人都是知道她们家里的胭脂不错了,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来买,但是有这何府三年的订单,加上先前订下的一些,基本还是已经保住了!

    秦朵只是淡淡的点头,道:“不要担心这些送出去的胭脂水粉黛眉或者其他亏损了多少钱,不管是人家来买还是不来买,咱们始终都是要做到顾客至上,知道吗?”

    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掌柜的笑着点头,这就是跟着秦朵的好处,以前从来都是不曾关注的东西,现在已经成了他关注的重点不说,更重要的是,学会的东西也是更加的多。

    “那那边的画柔馆,咱们”掌柜的看着那边的画柔馆,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秦朵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然后就是微微摇了摇头:“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别人开店在哪里是别人的自由,这是咱们都是不能管的事情的?!?br />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掌柜的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显然是认为秦朵说的对的是啊,这是别人的事情,她们也不能管才是啊,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掌柜的点点头,然后就是退了出去,秦朵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着下面发呆,画眉偶然抬起头,便是看到秦朵坐在楼上的窗台上,呆呆的看着下面,看到秦朵的样子,画眉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涩,转而,转而,苦涩就是消失了,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账本。

    当初还是秦朵教她看账本的。

    看着手中的账本,画眉的思绪又是飞了出去,不过很快就是消失殆尽了,只是脸上带着无奈看着这一切,往事都是过去了,而现在,她已经有了她的生活了。

    画眉放下账本,抬起头,便是看到赵寻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赵寻的脸上带着犹豫的神色,然后就是看着画眉,画眉看到赵寻,脸上绽开了一个如花般的笑容。

    秦朵坐在楼上,原本无神的目光在看到赵寻以后,脸上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坐在那里,放佛整个人都是有了精神一些。

    又或者,秦朵一直都是在等待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一幕了,但是却是没有人知道罢了,秦朵低着脑袋,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淡雅的笑容,她倒是要看看,赵寻和画眉之间,到底是怎么事!

    很快画眉和赵寻两个人就是从画柔馆走了出来,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秦朵明显的可以看到画眉脸上的含情脉脉,但是赵寻的神色却是有些僵硬,秦朵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抬起头,便是看到云锦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

    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