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汤,味道很不错的。 ”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小人,好像没有看到昭和郡主的苦瓜脸一般,笑眯眯的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昭和郡主笑了笑,然后就是拿起了勺子,道:“这汤是用什么做的,看上去好别致!”

    “牛血牛肚牛肠,加上大蒜姜,辣椒一起做的,江南天气湿寒,吃这个,有利于去掉湿气?!鼻囟湫γ忻械亩宰耪押涂ぶ魉档?。

    昭和郡主的整张脸立刻都是垮了下去,不过看到秦朵充满期待的眼睛,只能颤颤巍巍的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兴许是因为秦朵先前说的原因,吃到嘴里,昭和郡主只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臭味,秦朵笑眯眯的看着昭和郡主的样子。

    “不能吃就是不要吃,以后也不要跟着我出来了?!痹平跞灰涣潮涞目醋耪押涂ぶ?,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云锦然带着嫌弃的话语以后,昭和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道:“啊,这个汤真好吃?!彼底疟闶悄闷鹕鬃右豢谝豢诘暮攘似鹄?。

    看到昭和郡主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显然是对昭和郡主的脸上也是充满了无奈,不过眼前的小姑娘的样子还是让秦朵十分的钦佩的,让她来喝下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肯定是做不到的。

    秦朵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昭和啊昭和,活该你自己过来找罪受??!

    吃过饭以后,秦朵便是站了起来,云锦然也是早早的就是放下了快走,昭和郡主是北方人,在这之前完全就是没有吃过辣椒,这不吃还好,一吃简直就是捅破了天,整张嘴都是辣成了两瓣香肠的模样,早早的就是被丫鬟拉着走了。

    “其实那小丫头对你还是很好的,为了你连三合汤都是喝了?!鼻囟涞亩宰旁平跞凰档?,云锦然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挑眉,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我先前看到你那么整她,我还以为你是看她不爽呢!”

    “有吗?”秦朵转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我可没有整她,至始至终都是她自己,要胭脂,我自然给胭脂,要喝汤,我不过就是介绍了一番而已,我可没有让她喝下去的意思!”

    秦朵的嘴角微微上扬,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眉宇间都是带着喜意,显然就如云锦然所说的,秦朵完全就是有心思故意要整眼前的人的。

    云锦然摇摇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道 :“丫头,你什么时候可以不口是心非了呢?”

    云锦然一脸无奈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却是愣在了那里,许久,嘴角方才是勾起一个淡淡的无奈的笑容看着远处,什么时候可以呢?或者要等到那一天吧,只是她也不知道,那一天究竟是会要什么时候才会到。

    看着云锦然离去的背影,秦朵并没有急着跟上去,而是和老板说了几句话,方才是跟了过去,老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再看一眼先前离去的云锦然,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想着什么,摇了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就是真奇怪呢?”

    出了巷子,云锦然正在那里等着,看到秦朵出来,摇摇头,道:“你就不能快一点?走吧,我送你去!”

    秦朵笑着点头,两个人一起到客栈,在途中的时候,云锦然又是给秦朵买了点秦朵喜欢吃的糖炒栗子,将纸袋子放入了秦朵的怀里,道:

    “这一家的糖炒栗子虽然是新来的,但是味道十分的不错,你吃吃看?!?br />
    云锦然微微带着一些紧张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点点头,从里面拿了一颗栗子出来,剥了壳,放进了嘴里,味道十分的不错,秦朵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好不错!”

    看到秦朵似乎是喜欢吃的样子,云锦然也是笑着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客栈,月环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秦朵来,皱着的眉头方才是松开。

    “小姐,您可算是来了,不然奴婢都是要急死去了!”

    看到月环的样子,秦朵呵呵笑笑,道:“急什么,没有什么好急的,好了,咱们先进去吧,我已经给你点了晚饭,等下就是有人给你送过来的?!鼻囟湫ψ哦栽禄匪档?,月环点点头,然后就是拉了一下秦朵的袖子。

    “小姐,巴陵郡那边来消息了,老爷出事了!”

    月环的声音十分的低,就是云锦然都是没有听到,秦朵的脸上兵不动声色,对着云锦然点点头,道:“云锦然,我先休息了,我明天要去巴陵郡, 你可是要一起?”

    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摇头,道:“我这边还有事情,所以就是不能过去了,不过你要注意安全?!?br />
    秦朵笑着点头,云锦然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秦朵,转身直接就是离去,秦朵的脸上都是冰冷,然后就是看着月环,道:“到底是怎么事?”

    玉环的眉头也是微微皱着,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摇摇头,道:“具体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情,想必应该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的,我听到那边的消息,原本是打算出去找*小姐的,小姐刚好是来了,所以我便是么有出去了,现在送信的人还在楼上住着,小姐若是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直接去问他的?!?br />
    月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楼上走去,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沉重,显然,对这件事情还是十分的看得重的。

    许久,秦朵方才是舒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咱们先别急,只要他没事就是好了?!比绱怂盗艘痪?,秦朵方才是朝着楼上走去。

    第二天早上,秦朵早早的便是和月环一起朝着巴陵郡赶了过去,马车师傅原本以为接了个不错的单,但是一路上月环一直都是在不停的催着。

    “师傅师傅您快一点 ,我们赶急事呢!”月环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赶车的师傅,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月环的话以后,师傅的脸上带着无奈看着月环道:“我说丫头,再急也不是你这样的催法啊,我的马儿他就这个速度了!”

    赶车师傅的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原本是因为两个女孩子家给的价格不错,所以他方才是接下了这个单子,可是现在这小姑娘催的

    “我再加,再加,在先前的基础上面再加两倍的价钱,三倍的价钱,你只要快一点送我们到巴陵郡就是可以了!”月环一脸严肃的说道。

    马车师傅的车子迅速就是快了起来,原本要一个上午才是可以到达巴陵郡的。一个半的时辰就是到了,马车停在巴陵郡的码头上,马车师傅的整个人都是在喘气,不过看到手中的银子以后,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看着远去的两个身影,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显然,秦朵和月环给出的这个价格,让他已经十分的满意了,这可是他说不准要半年才是可以赚来的钱啊。

    马车夫笑眯眯的将钱放到口袋里,然后就是赶着马车慢慢的去了周围的草地吃草,马也是辛苦的跑了这么久了,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到了码头,随意的租了一条小船,秦朵直接就是朝着小岛去了,表面上看上去是不在乎不再胡,但是真正在动作上,却是十分的在乎的。

    秦朵到小岛,连岛上村民的问好都是没有在乎,直接就是朝着那边赶了过去,村民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脸上都是带上了疑惑,不过有知事的村民知道秦大壮受了伤,似乎是什么旧病复发了吧,看到秦朵的样子,也就是理解了。

    秦朵到宅子的时候,四皇子的人正在外面等候,看到秦朵过来,四皇子的人直接就是挡住了秦朵的路:“没有允许,不准踏入?!?br />
    四皇子带来的这些人都是士兵,一个个的脸上穿着战甲带着严肃,手一动便是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敲击的声音,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我是秦朵,你去告诉你们主子,我要来看我的父亲!”秦朵淡淡的对着外面的士兵说道,士兵们都是楞了一下。

    “还不退下,这是去秦姑娘来了!”四皇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笑着说道:“秦姑娘,好久不见?!?br />
    四皇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点头,提起裙子直接就是朝着里面走去,月环看了一眼四皇子,也是跟着秦朵去了,看着秦朵的背影,四皇子的脸上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看了一眼外面的士兵。

    “好了,接下来你们就是好好的做好你们的事情吧,里面的事情交给我就是可以了?!彼底?,四皇子就是朝着里面走去,但是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便是看到李氏的儿子正在外面玩耍,看到四皇子过来,站在了门前,用十分稚嫩的声音说道:

    “对不起,叔叔,二姐说了,任何人都是不准再进去了!”小丫头的声音十分的稚嫩,看着四皇子,十分认真的说道,四皇子的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紧闭的书房门,摇摇头,然后就是转身出去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