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很窄,狭路又相逢。 对于张云生这个挂着表哥的名义,其实是条无耻的狼的问题,秦朵还是十分的嫌弃的,所以看到张云生以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是没有了,低着头吃饭,不理会张云生。

    张云生在周围扫了一圈,立刻就是看到了人群中的秦朵,眼睛瞬间就是一亮,显然,秦朵给他的吸引力,还是十分的巨大的。

    秦朵自然也是收到了张云生的扫视的目光,月环撇撇嘴,张云生已经笑着朝着这边走过来了。

    “表妹,好久不见?!?br />
    “好久不见,张公子?!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看着张云生,然后就是说道。秦朵陌生的语气让张云生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秦朵竟然是如此的直白,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张云生很快就是恢复了温和。

    “表妹最是喜欢和表哥开玩笑?!?br />
    这个时候,张云生身后的朋友都是聚了过来,看到坐在那里的两个女子,很多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容。

    “张兄,这位小妹是谁,张兄可否介绍一下?”

    “是啊是啊张兄,好好的介绍一下吧?!?br />
    “这是舍妹,秦朵,朵儿,这是我的几个同僚?!闭旁粕ψ盼奖呷舜蛘泻?,秦朵淡淡的扫了一眼所有的人,然后就是低头,看着菜谱不说话。

    “我家小姐现在需要休息,若是张公子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就是先走吧?!痹禄诽鹜返目戳艘谎壅旁粕?,然后就是说道。

    “太子殿下在府上举办了一个宴会,太子殿下听说我是朵儿的表哥,所以让我邀请表妹去参加,表妹可是有时间?”张云生并没有走,而是笑着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显然,眼前的这一切,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看着张云生脸上的笑容,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不好意思,最近都是有些忙,我就是不去参加了,张公子玩的开心?!?br />
    秦朵说完,就是不再理会张云生,张云生看着秦朵的样子,脸上闪过一抹讪讪,他自然是知道秦朵的性格的,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方才是有了这么一出,顺便多叫了几个人过来,这群人虽然说是张云生的同僚,但是实际上都是太子的人,一来就是已经秦朵围在了中间,显然是一副如果秦朵你不去也是逃脱不掉的模样。

    “秦小姐,您看太子都是盛情邀请您去参加了,您就是去吧?!?br />
    “是啊是啊,张公子是您的表哥,特地来邀请您去参加,你怎么就是不去呢?”

    “就是, 秦小姐,太子殿下是个十分不错的人,您还是去吧,等到时候您去了,您就是知道,太子殿下他”

    “我家小姐心意已决,你们在这里叽咕什么?”就在一群人还要说话的时候,月环却是眉头一挑,直接就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不知羞耻的站在这里妨碍我家小姐,你们找死是不是?”一群人眉头一挑,看着所有的人,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月环的话以后,所有的人都是愣了一下,张云生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主子说话,你一个丫鬟插什么嘴!你主子难道没有教导你”

    “这是我妹妹!”秦朵抬起头,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

    月环挑眉,得意洋洋的看着张云生,脸上带着讥诮:“我说张云生,我家小姐不同你说话,是维护你的面子,你若是再执迷不悟的话,我家小姐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

    月环的声音十分的冰冷无情,张云生低头看秦朵,这个时候小二已经上菜了,秦朵旁若无人一般的吃着东西,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张云生的脸上闪过一抹恼怒。

    “表妹,虽然说我们家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这些年,咱们和平相处,你”

    “我说张云生,你的脸皮可真厚啊,上次请我们家小姐吃饭,你竟然自己将所有的菜都是带走了不说,还没有付钱,美言其曰是忘记了,还有一次,你打着我家小姐的名义在聚义阁吃饭,让我家小姐为你数钱,你好意思吗你?”

    “月环!”秦朵淡淡的喊了一声月环,月环立刻就是坐好。

    “是小姐!”一边说着,月环就是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两个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吃饭,月环的声音十分的巨大,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是朝着张云生看了过来,张云生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中也都是带着鄙夷。

    不过更多人好奇的,是秦朵和张云生的关系,显然,和表哥一起出去吃饭,让这些人对秦朵的品行,难免是多了一些猜想。

    “张公子,咱们一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日子,你若是再这样执迷不悟缠着我的话,我就是去府尹告你了?!鼻囟涮鹜返纳艘谎壅旁粕?,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所有的人都是哦了一声,然后就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来,显然,秦朵的话犹如一个重磅炸弹一般,将所有的人都是瞬间砸晕了。

    “秦姑娘,原来你也在这里用餐,咱们可否一起?”就在一群人被秦朵砸晕的时候,四皇子笑着走了进来,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笑着说道。

    “我已经吃过了,不好意思四皇子,不过四皇子要是在这里吃的话,账算在我身上?!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月环也是同时放下了碗,两个人站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些账本没有看完,就是不打扰大家的雅兴了?!彼低?,秦朵直接就是朝着外面走去,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这个样子以后,一群人都是带着无奈看着秦朵,显然是没有想到秦朵说走就走,十分的爽快利索。

    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无奈的摇头,四皇子看着桌子上面根本就是没有怎么动的菜肴,嘴角也是带上了无奈的笑容。

    “你们也都是散了吧?!彼幕首拥男π?,然后就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走到外面,刚好就是看到秦朵和月环上了马车远去,四皇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显然,自己出现的时候似乎是太晚了一点,或者说,秦朵至始至终都是知道自己来,四皇子哂笑了一声,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好笑,不过也是很快的事情,这样的思绪就是没有了。

    因为不远处,太子的马车已经缓缓的朝着这边来了,看来是做了必胜的把握啊,可惜了。

    四皇子转身离去,昭和郡主站在不远处的茶楼上,看到这一幕以后,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这三个人简直就是如影随形一般,让人摸不着,看不清。

    不过却是没有多少人在乎这样的事情,大家的眼睛都是看着前方,显然都是在为自己的事情做打算,而这些打算里面,似乎秦朵,是重要的一环。

    但是秦朵却是没有怎么在乎这个事情,只是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一群人,有些事情对秦朵来说,还是十分的不容易解决的。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思,月环的脸上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道:“小姐,咱们要不要找个地方躲几天?”

    “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要是躲了出去,那才是麻烦呢!”秦朵笑着说道,“这四皇子和太子啊,两个人都是在拆彼此的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鼻囟湮⑽⒈兆叛劬?,然后就是说道。

    “我就是不明白,这两个人缠着小姐您做什么!”月环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他们要的不是我,不过是云锦然罢了?!鼻囟渥烦磐饷婵慈?,显然,太子看中的,就是吕阳王府唯一的世子云锦然,云锦然不站队,他们自然是不敢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所以,一个个的都是卯足了劲的想要将云锦然弄到手里。

    吕阳王妃不是云锦然的亲生母亲,而吕阳王这些年对儿子虽然脸上什么都是不说,但是心里却是宝贝的很,云锦然是个吊儿郎当的性格,大概唯一在乎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了。

    当然,还有司梦文,司梦文那个小子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温和的淡淡的笑容,显然,司梦文的个性她完全就是可以猜出来的。

    “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家小朵儿去哪边,我就朝着哪边走!”

    “小姐可是想到了谁?”月环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微微摇头,道:“不过就是想到一个久违的人罢了,走吧,咱们去吧,既然都是想他了,我想,他一定是会出现的?!?br />
    秦朵嘴角的笑容微微上扬,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也是呵呵一笑,显然,秦朵的这句话让她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司公子对小姐您可真好!”月环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转而就是看向了窗外,嘴角弯起的弧度一直都是没有下降过。

    “小姐既然想着司公子,为什么不愿意给司公子去信呢?”月环看着秦朵的样子,抿着嘴微笑,然后就是问道。

    “去信做什么。徒让他担心罢了?!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龅男θ?,然后就是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的嘴角也是上扬了起来,比起云锦然四皇子太子之流,司梦文的作为虽然看上去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一点,但是显然,月环也是更加的喜欢司梦文的。

    本文来自看書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