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安心的呆在了院子里面,每天都是看看书,然后到处走走,日子倒也是十分的惬意。

    殷娘秦袖两个人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一段时间没有做事的月环则是安静的呆在院子里面,每天颇有一番怨天尤人的样子。

    “这个时候天气正好,你可是要出去走走?”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月环猛地就是抬起了头,眼中绽放出了光彩,看到月环的样子以后,秦朵只是无奈的摇头,显然,眼前的丫头肯定是已经想好要怎么玩了。

    看到月环的样子,秦朵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走吧,咱们沿着江边走走,说起来,好久都是没有沿着那一带好好的出去散散心了?!?br />
    “好的,小姐,您等我一下!”月环说着就是朝着房间里面,跑去,很快就是换好衣服出来了,看到月环的样子以后,秦朵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显然,对于月环这个样子,秦朵还是觉得十分的无奈的。

    月环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道:“奴婢可不是小姐,小姐整日里的都是呆在家里,每天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可是奴婢现在可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呢!”

    月环笑着对秦朵说道,听了月环的话以后,秦朵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笑着点头,道:“这感情好,原来还是我拘这你了,这几天我看你都是发霉了,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秦朵挑眉看着月环,月环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显然,秦朵的这句话,已经说道了她的心坎坎里去了。

    这段时间,她都是和秦朵一起待在院子里面,确实是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做。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秋,两岸的垂柳都是落叶了,枫叶金黄色的叶子随着风飘落,到处都是树叶,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条路上,就是树叶多!”月环微微嘟着嘴,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月环的话以后,秦朵却是呵呵笑笑,然后就是说道:“这个时候,有树叶也是一件事情的幸福的事情的,等到某个时候过去了,或者是几百年后,树叶,都是会成了奢侈品的!”

    秦朵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对着月环说道。

    “几百年后的事情谁会知道呢!”

    月环却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说道,两个人慢慢的踩在树叶上,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显然是十分的喜欢这样的时候,月环安静的跟在秦朵的身后,看着秦朵的样子,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显然,秦朵这小孩子一般的样子,还是让她十分的好奇的,但是秦朵却只是淡淡的走着。

    下面的路越来越远,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一路上走来走去的十分的有趣,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月环只是无奈的摇头。

    “小姐,有时候奴婢觉得,您倒是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月环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月环,脸上带着好笑,道:“我不像个少女像个什么?”

    秦朵的脸上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月环,道:“你啊,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好奇的事情需要你去理解的,你最应该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不一样的?!?br />
    秦朵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我们活着,总是有自己的样子,月环,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还是十分的羡慕你的生活的,因为你的世界,和我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br />
    秦朵笑着说道,月环点点头,转了个圈,忽然就是跳了起来,紧接着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

    听到月环的尖叫声,秦朵转过头,便是看到一只小白兔蹦蹦跳跳的走了,这边已经接近了芦苇丛,有兔子,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看到月环的样子以后,秦朵舒了口气:“你吓着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

    月环舒了口气,看着远去的兔子,整个人的脸色都是有些苍白:“奴婢也是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有一只兔子,所以就是吓着了?!?br />
    “走吧!”秦朵摇摇头,继续朝着前面走去,看到秦朵的样子,月环也是点点头,跟着秦朵,两个人一前一后沿着江边散步。

    “夫人,您看那是不是表小姐?”小张氏带着丫鬟原本是在这边走走,散散步,远远的就是看见秦朵和月环朝着那边走去,小张氏转过头,顺着丫鬟的目光看了过去,两个亮丽的身影朝着那边走了过去,一个是秦朵,一个是秦朵身边的月环。

    对于秦朵,小张氏的记忆还是十分的深刻的,因为最后她的电偶的得主,是秦朵不说,秦朵更是付了双倍的钱,让月环给她捎了一句话。

    “是啊,咱们过去打个招呼吧!”小张氏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追上了秦朵和月环。

    “妹妹,好久不见了?!毙≌攀系牧成洗盼潞偷男θ?,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是嫂子?!鼻囟渥?,看到小张氏,脸上闪过一抹意外,然后就是笑着点头,道:“我也是好久没有见到嫂子了?!?br />
    秦朵的态度不刻意也是不疏远,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小张氏点点头,然后就是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似乎正玩的开心。

    “妹妹这是在散步?”小张氏看着秦朵脸上的笑容,微微挑眉,然后就是问道。

    “是啊,闲来无事,和丫鬟出来走走,散散心,嫂子呢?”秦朵点点头,眉宇间微微舒张,看着小张氏,然后就是说道。

    “我也是带着丫鬟出来走走,对了,妹妹,上次的事情还要多谢妹妹了,不知道妹妹有没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一顿饭吧?!毙≌攀闲ψ哦郧囟渌档?。

    秦朵自然是知道小张氏说的是什么事情的,听了小张氏的话以后,也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开口道:“原本都是无奈的人,能够互相帮助一下也是应该的,今天我还有些事情,就是不陪着嫂子吃饭了,改天我给嫂子下帖子吧?!鼻囟湫ψ哦孕≌攀纤档?、

    小张氏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看到小张氏的样子,秦朵嘴角的笑容也是慢慢地收敛了,转过身,两个人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小姐明明体贴她,为什么要拒绝她呢?”月环转过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什么都是没有说,显然,月环的这一句话,对她来说,似乎是没有什么意义。

    江边很远,但是秦朵要走的这一段,却是并不远,秦朵绕着江边走了一群,转而便是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月环跟在秦朵的身后,等到了地方以后,却是发现段祺竟然是站在不远处,脸上似乎是带着紧张,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也是抬起头看着段祺,她很好奇段祺为什么忽然就是出现在了这里。

    似乎是感受到了秦朵的目光,段祺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抬起头看着秦朵。

    “朵娘,咱们好久不见?!倍戊鞯牧成衔⑽⒋爬浜?,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是啊,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吧?!鼻囟涞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段祺点了点头,但是脸上却是依旧带着一些微微的苍白。

    似乎是看出了段祺的心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说道:“可是有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告诉秦小姐,我已经去算了个黄道吉日,到时候就是去秦家求亲,不知道秦小姐您”段祺的话语微微有些打结,看着秦朵,眼中都是紧张,然后就是说道。

    “那就要恭喜段公子了?!鼻囟淙词侨魅灰恍?,听了段祺的话以后,笑着对段祺水果刀,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段祺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嘴角的笑容也是十分的真诚了。

    秦朵抬起头,对着段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对着段祺点点头:“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是先走了,段公子,咱们有机会再聚!”秦朵说完,就是转身直接走了,段祺踮起脚尖看着秦朵远去的样子,嘴角的笑容就是越来越深了,对他来说,大概是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开心了的吧。

    到秦宅,秦朵微微舒了口气,月环却是朝着秦袖和殷娘去了,迫不及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两个人,两个人听到月环的话以后,脸上都是闪过一抹喜意,显然,对于秦朵的事情终于是有了着落,两个人的心里的某个地方的大石头,也是放了下去,只要秦朵幸福就是好了,两个人这样的想着。

    “这下好了,咱们再也是不需要担心小姐了!”三个人都是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笑着说道。

    “是啊,但是是不需要担心了,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可是都要头疼了!”殷娘用手势比划着对两个人说道。

    两个人都是转过头看着殷娘,显然不知道殷娘为什么要说头疼这个事情。殷娘抿嘴轻笑,道:“你们可是不要忘记了,小姐那个性格啊,自然是要追求完美的,到时候婚礼一大堆的事情下来,少不得咱们忙碌的!”

    殷娘的手势打得十分的快,两个人看到殷娘的手势以后,都是点头,但是一个个的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都是没有隐藏,殷娘说的是实话,但是两个人也是知道,秦朵的那个性格,是十分的有趣的,对于事情也是十分的严谨的,所以很多事情,她都是会自己亲自去处理的!

    看着两个人的样子,殷娘摇摇头不再说话,这个时候秦家很多人都是不在这边,到时候要忙碌的事情,可不是那么一星半点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