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事的事情很快就是传了过来,段祺上门提亲,彩礼也是十分的郑重,但是和段祺一起上门提亲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四皇子,一个是太子。

    四皇子和太子的彩礼都是十分的丰盛,三个人几乎是同时登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三个人都是只要一个人,那就是秦朵。

    秦朵的婚事一直都是秦家头疼的事情,可是现在,忽然就是出来三个人要娶秦朵做妻子,这让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带上了无奈,显然,这一幕,已经超出了秦家人的想法之内了。

    秦大壮也是纠结了起来,段祺是故人之子,也是秦朵看好的人,太子是太子,四皇子是四皇子,尤其是四皇子是他的主子,所以秦大壮的心里,难免就是多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段祺也是没有想到秦朵是个香饽饽,看着三个人的彩礼,秦大壮一时间却是陷入了为难的境地,他还不想事情就是这样的定下来了,可是事情,似乎就是这样的定下来了。

    看到这个样子以后,秦大壮只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是丢给秦朵去了,嫁人的是女儿,有些事情,他处理的实在是为难。

    秦朵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不过很快脸上的惊讶就是消失了,秦朵安静了下来,然后就是坐在一边,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这一切。

    显然,这一切对秦朵来说,是没有多少的诱惑力的,她已经答应了段祺这件事情,那么她自然是会做到的,但是段祺到底会怎么选择呢?

    秦朵忍不住的想着,看到秦朵的样子,所有的人眼中都是带上了焦急,月环秦袖更是多交。

    “我说小姐,你就不能好好的急一下这个事情?”月环嘟起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反倒是殷娘只是淡淡的笑笑,手中拿着毛笔写着什么,很快就是将东西送了出去。

    “急什么,该来的来,不该来的自然不会来,这样的事情,是急不得的?!鼻囟涞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秦朵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喜悦,那笑容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假,就是这样的笑容,让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无奈。

    一个人开心还是不开心的时候,是 很容易看出来的,就好像秦朵现在这样,她的笑容看上去十分的真实,但是他们却是知道,这不是秦朵真实的一面,秦朵一向来不是这样的人。

    “小姐,您也不能这样的委屈了自己啊,我看您三个都不要得了!”秦袖说的十分的简单,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不过我还是十分的喜欢段祺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好人吧?!鼻囟涞乃档?,瘪瘪嘴,然后就是伸了个懒腰。

    “他们要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咱们不需要管就是了,你们替我将话放出去,我的心里,还是有段祺的,也没有改嫁或者是攀高枝的意思?!鼻囟渌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看到秦朵的样子,两个人都是无奈的摇头,显然知道秦朵说的是认真的,但是两个人却只是觉得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总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这样的感觉十分的浓烈,浓烈之余又是带着无限的担忧,她们真心不希望,秦朵再受一次伤害。

    因为秦朵,已经被向家伤的够深的了。

    似乎是看出了两个人的心思,秦朵摇摇头,道:“放心吧,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如果只是因为这个事情,我就要死要活的话,我也不是秦朵了?!鼻囟涞淖旖枪雌鹨桓鑫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两个人都是笑笑,显然,秦朵的性格,一向来就是这样的,现在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两个人都是舒了口气,这个,才是他们认识的秦朵啊。

    “小姐这样想,我们就是放心多了?!绷礁鋈说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淡淡的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又是折了来,然后就是看着两个人。

    “刚才殷娘去做什么事情去了?”秦朵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就是问道,两个人听了秦朵的话以后都是楞了一下,转身朝着那边看去,殷娘完全就是已经不见了身影,看到这个样子以后,两个人的眉宇间都是带上了无奈,显然是不知道殷娘现在去了哪里了。

    “殷娘呢?”三个人都是渣渣眼睛,四处扫视了一圈,这个时候,正好是有丫鬟出来,看到三个人的样子以后,眨了眨眼睛。

    “小姐可是需要些什么?”

    “殷娘呢?”秦朵问丫鬟,丫鬟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向了外面:“刚才殷娘姐姐就是出去了,也是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不过走路十分的迅速,我隐约间听殷娘和老伯说是要去驿馆寄信的?!?br />
    丫鬟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的心咯噔了一下,秦袖月环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个时候,殷娘出去寄信做什么?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睛里面看到了疑惑,但是却是一时间又是想不起来姨娘到底是去寄信做什么。

    “殷娘最近可是有喜欢的人了?”犹豫很久,秦朵就是笑着问道,秦袖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

    “不可能啊,殷娘若是有喜欢的人了的话,肯定是会和我们说的,再说了,现在殷娘每天都是和我一起出门一起来,若是有喜欢的人,殷娘没有说的话,我也是会感觉得到的啊?!?br />
    秦袖直接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微微点头,确实,殷娘虽然温和淡雅,但是性格却是十分的坦率,所以这一件事情,肯定是还有其他的地方是不对的。

    “难道殷娘是给家人寄信?”月环想了很久,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和秦袖几乎是同时嗤笑出声,道:“怎么可能呢,殷娘也不是那样的人才是?!绷礁鋈酥苯泳褪撬档?,殷娘虽然是好不容易找到家人了,但是家人的所作所为却是并没有给殷娘留下一个好印象,对殷娘来说,家人,其实还是一个十分的笨重的话题的。

    殷娘一点都是不喜欢那些所谓的家人了。

    月环自然也是很快就是想清楚了这一点,吐了吐舌头,三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都是看向了门口,等待着殷娘来,等了好一会儿都是没有等到殷娘来,三个人便是决定朝着驿馆的方向走去,刚到门口,秦朵就是看到门口停着两辆大马车,好几个长相俏丽的丫鬟站在马车门口,看到秦朵出来,急忙迎了上来。

    秦朵微微后退了一步,将秦袖和月环推到了前面,两个人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站在了丫鬟的面前,丫鬟看都是没有看,直接就是朝着月环走了过来。

    秦朵虽然出面多,但是这些丫鬟却还是第一次出现在秦宅,因为以前和秦朵完全就是没有见过面,所以此刻看到月环以后,丫鬟的眼睛都是一亮,比起秦朵的一身朴素,眼前的明媚的月环,确实是更加的像一个主子。

    “奴婢们见过秦姑娘,秦姑娘,我们家王爷/太子殿下请秦姑娘一起吃顿饭?!毖诀叩牧成隙际谴判θ?,看着月环,笑着说道。

    月环看了一眼秦袖,秦袖微微一笑,和秦朵站在了一起,月环的眼睛咕噜噜转了几下,然后就是看着眼前的几个丫鬟。

    “可以啊,不过想要请我吃饭,我也是有问题的?!痹禄沸γ忻械目醋偶父鲅诀?,几个丫鬟听到月环的答以后,抬起头,眼睛立刻就是一亮。

    “秦姑娘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奴婢们一定是”

    “让我来替我家小姐说吧?!鼻囟湫γ忻械淖呱锨?,看着几个丫鬟道,“我们家小姐最近心情有些郁闷,完全就是因为几个字,那几个字说难不难,说简单又是不简单,但是却是一点头绪都是没有,小姐的头发,都是愁断了好几根?!?br />
    秦朵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眼前的丫鬟,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然后就是说道。

    丫鬟都是抬起头看着秦朵,不过几个字而已,她们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常年在那样的环境里面浸润,想必是知道的。

    看到这一群人的样子以后,秦朵的脸上却是带上了笑容,附在几个丫鬟的耳边说了一段话,说完以后,秦朵便是后退了几步,然后就是带着笑容看着眼前的几个丫鬟:“好了,这就是我不会的几个字了,你们可以好好的去找你们的主子,我家小姐说了,只要太子和四王爷谁可以答出来,她就是去参加谁的晚宴?!?br />
    秦朵笑着说完,便是拉着月环和秦袖走了,这个似乎,那一群丫鬟还处于懵懂的状态,许久,等到秦朵和月环都是远去了,方才是反应过来,转过头朝着那边看了过去,显然,他们这个时候也是已经明白,她们似乎是被人算计了!

    秦朵的那几个字,谁可以写出来?

    几个丫鬟皱着眉头看着远去的秦朵一行人,想到主子的吩咐,几个丫鬟的脸上都是带上了苦恼,这个问题,他们现在是真的无法答啊,可是诚如秦朵所说,若是答不了的话,那么秦朵也是不会去参加晚宴,这让几个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无奈。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