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却是淡淡的对着程知月笑笑,然后就是低头吃自己的东西,丫鬟很快就是送来了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司梦文打开瓶子,给秦朵满上一杯红色的液体。

    “真是今年开春的时候我酿制的桃花酿,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司梦文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看着手中的挑花酿,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点点头。

    “我看着还是很好的?!鼻囟湫ψ哦运久挝乃档?,又是啜了一口,酒味并不浓烈,但是却是带着浓厚的桃花香,让整个人似乎都是进入了春天一般。

    秦朵的脸上升起两朵淡淡的红晕,转过头,眼中闪烁着亮光看着司梦文,道:“司姐姐,这酒真好喝!”

    司梦文笑着点头,又是给秦朵倒了一杯:“酒虽好,但是也不能多喝!”司梦文笑着摸了摸秦朵的脑袋,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点点头,程知月看着秦朵还有司梦文的样子,握着筷子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甚至于还有一点微微的颤抖。

    “梦文哥哥,我也想喝酒?!?br />
    “山庄里面酒水十分的多,你想要喝什么就是拿什么就是了,没有必要客气,再说了,你父亲是这里的老大质疑,难道还缺了你的一瓶酒不成?”司梦文淡淡的对着程知月说道,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有些重,或者是秦朵抬起头看着他,司梦文的话语缓缓的放缓了速度:

    “你若是喜欢喝酒就是自己去准备吧,不需要管我,也不需要问我,想喝什么酒就是去喝什么酒吧?!?br />
    听了司梦文有些缓和的话语以后,程知月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然后就是十分肯定的点头,看到程知月的样子以后,秦朵只是无奈的点头,小姑娘就是小姑娘??!

    喝些小酒吃着饭,秦朵很快就是将自己给喂饱了,吃饱喝足以后,桌子上面的东西就是撤走了,司梦文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好些小泥人。

    “这是我最近去一个小镇上买到的,我看着十分的漂亮就是给你弄来了,小朵儿,你看看,可是喜欢?”司梦文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看着手中的东西,眼中闪过一抹迷茫,转而脸上就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一只手在泥人的身上抹过,打开丫鬟送来的盒子上面的银针,然后就是一根根的银针插了上去。

    虽然她曾经学习的东西让别人来说就是个兽医,但是对于穴位,秦朵还是十分的熟悉的,不过这么多年都是没有再触碰,秦朵感觉还是十分的生疏的,好几次都是 弄错了。

    “丫头以前是不是也很喜欢玩这个?”看着秦朵专心致志的样子,司梦文笑着问道。

    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不喜欢,不过有时候,人总是要做很多无奈的事情的,例如我就要接受这个傻东西,不过现在想着,以前还是十分的幸福的?!鼻囟涞淖旖堑男θ萋目既峄?,似乎是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目光里面的温和就是越来越深了。

    “装神秘!”看到秦朵的样子,程知月冷冰冰的说道,对于这样的东西,她是一点都是不明白的,所以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程知月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冷冰冰的说道。

    “司姐姐,你知道庖丁解牛那个故事吗?”许久,秦朵忽然就是抬起头看着司梦文,然后就是问道。

    司梦文啊了一声,秦朵却是拿起一只泥土做的大黄牛,银针开始在上面开始点了起来。

    “顺着这条脉络走,就可以将牛肉和骨头都是分开了?!鼻囟湫ψ潘档?,司梦文挑眉,看着秦朵认真的样子,许久,方才是有些好笑的摇头。

    “这样的我是不是十分的恐怖?”许久,秦朵抬起头看着司梦文,眼中似乎是带着淡淡的忧伤,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司梦文却是十分认真的摇头,道:“丫头你错了,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那样的善良纯真,从来不存在其他的东西?!?br />
    司梦文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再说了,活在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一点半点狠劲和本事,又怎么可能完全的生存下去呢?”司梦文的眼中闪过一抹落寞,程知月抬起头看着司梦文,眼中都是崇拜。

    “司姐姐,我想吃你以前给我做的那些糕点了,你可以去给我准备一些吗?”秦朵看着司梦文,然后就是笑着说道。

    “好,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的脸上闪过一抹柔和,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笑着点头,看着司梦文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好了,司姐姐已经走了,你若是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直接就是和我说吧?!鼻囟涞目醋懦讨?,然后就是说道。

    “离开梦文哥哥,你应该知道,梦文哥哥的身份那个高,不是你这样的小土鳖可以配上的!”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程知月却是微微扬起脑袋,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摇头。

    “司姐姐不喜欢你,你应该是知道的,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你吗?”秦朵看着程知月,笑眯眯的问道。

    程知月愣住,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她,放佛刚才的话语不是她说的一般,程知月瘪瘪嘴。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好好的努力,每天都是认真的准备,我相信我是可以做到的!”程知月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说道。

    “我的梦文哥哥,是不会抛弃我的,因为他答应了我爹爹,要照顾我一辈子的!”程知月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说道,犹如一个孩子一般宣誓自己的主权一般,看着秦朵,说道。

    “我对这个没有兴趣?!鼻囟溆行┪弈蔚囊⊥?,“我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兄弟姐妹一类的?”

    秦朵看着程知月,然后就是问道。

    “我有一个哥哥叫程瀚海,爹爹和娘亲只有我们两个儿女?!背讨吕浜吡艘簧?,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戒备,看到程知月的样子以后,秦朵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你想要做什么?”程知月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不过随便问问罢了,你不要放在心上?!鼻囟渥烦磐饷婵慈?,雨已经小了很多,司梦文的身影远远的朝着这边走来,程知月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朵,秦朵似乎真的就只是好奇的问问,脸上并没有多少其他的表情,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程知月悬着的心似乎是放了下去,但是脸上的戒备却是依旧在。

    “朵儿丫头,尝尝这个?!彼久挝男ψ沤信谭旁诹饲囟涞拿媲?,“有些你喜欢吃的糕点这边的师傅准备不出来,我看了一下里面准备了这些,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br />
    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程知月站起来,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去,看着程知月的背影,秦朵的眼中似乎是微微带着一些失落。

    “那个程知月的父母,还在?”秦朵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程知月,然后就是问道。

    “爹爹去世了,娘亲还在,不过这些年都是带着程知月住在这里,还有个哥哥程瀚海在外面做事?!彼久挝牡乃档?,秦朵楞了一下,听到司梦文的话以后,就是点了点头。

    司梦文的年纪比起别人都是要大一些,接触的事情似乎也是多一些,看到司梦文眼中似乎是对程家有些不大满意,秦朵微微偏转了脑袋。

    “怎么啦?”

    “没有什么,只是那程家,这些年和我的往来也是不多了,聚义阁有程家的一些分子在里面,所以这些年她们都是住在这里?!彼久挝牡亩宰徘囟渌档?,秦朵咬咬牙,然后就是点头。

    “朵儿,你不要想太多了,有些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就是了,很多东西,我们都是无可奈何的?!笨吹角囟涞难?,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

    秦朵点点头,抬起头看着司梦文,司梦文的眉宇间似乎是带着一些疲惫,秦朵淡淡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点头,道:“我知道啦司姐姐,你也是一样,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事情,不要老是想着其他的事情,我相信,很多事情,一定是可以很圆满的解决的?!?br />
    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司梦文说道。

    司梦文点头,低头看着秦朵吃糕点,嘴角勾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的弧度。

    远远的,程知月陪着一个妇人朝着这边走来,妇人穿着一身深紫色的衣服,紫色款款的面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微微有些显老,但是却是打扮的十分的端庄典雅,程知月带着微笑跟在妇人的身后。

    “娘,就是那个叫做秦朵的,您可是一定要帮帮我,我什么都是不要,我只要梦文哥哥?!背讨锣阶抛?,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程知月的话以后,少妇笑着点头,轻轻的摸着女儿的手背:“知月,你放心,梦文那孩子,我也是十分的满意的,当初你爹爹在的时候,就是有打算将你许配给他,梦文和你爹爹关系又是最好,你放心,他不会辜负你爹爹的意愿的?!?br />
    本書源自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