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到时候我少不得穿的丑一点,然后告诉大家,这是我媳妇儿!”司梦文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挑眉看着司梦文,司梦文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不知道从实很么时候开始,司梦文已经渐渐开始转变自己的穿衣风格,原本的女装都是不见了,穿上了男装。

    粉黛佳人瞬间就是变成了偏偏 美男子,这让秦朵的心间,对司梦文这个形象,忽然就是开始鲜活了起来,司梦文这个人,永远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给你最好的,在你最伤心的时候,给你快乐,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按时的出现在你的身边。

    这个时候,秦朵完全就是将殷娘算计的事情抛却在了九霄云外,脸上也是开始带上了放松的笑容。

    “是啊若是段祺连这件事情都是无法处理,那么我嫁给他,还有什么意思呢?我秦朵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懦夫!”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看到秦朵似乎是已经想通了,司梦文的脸上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两个人对视一眼,几乎是同时开始策马狂奔,朝着前面走去,司梦文在后面,看着秦朵弯着身子,奋力前进的样子,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风将秦朵的发丝都是随意的吹了起来,头上的木簪子似乎是要掉落,司梦文接住,看着手中泛着淡淡的香味的发簪,眼中却是有悲伤一闪而过。

    “丫头,这个世界上,其实远不止一个人在关心你,爱着你,还有很多的人都是在关心你,爱着你,但是丫头,那些人,都是已经远去了?!彼久挝牡蜕档?,话语很快就是消失在了风中,他也是随着秦朵的背影,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奔跑了起来。

    等到两个人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暮黄昏,两个人站在成楼前,看着城楼上面的荆州两个人,彼此相视一笑。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是已经到了荆州了。

    荆州距离楚地并不远,两个地方不过就是隔着一个洞庭湖罢了,现如今到了荆州,两个人却是面面相觑。

    “咱们还是先进城吧?!彼久挝牡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笑着点头,两个人直接就是朝着里面走去。

    进了城,两个人都是将腰间的荷包取了下来,原本就是去自己的地盘玩耍,所以两个人的身上都是没有带多少钱,此刻拿出来细细一看,不过就是一些小碎银子罢了。

    “客官,请问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看到两个站在客站门口的人,小二笑眯眯的走了上来,然后就是问道。

    “都要!”司梦文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秦朵也是笑着点头,两个人朝着里面走去,身上的银子,完全就是足够他们两个人一个晚上甚至于接下来的吃住问题了。

    “朵儿,咱们做不做一件事情?”司梦文挑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看着司梦文,司梦文挑眉,付了一个晚上的房费和晚餐的钱以后,就是将剩下的银子分成了两份。

    “这里有两份银子,咱们一人拿一份,到时候咱们就看看到底谁可以赚得多,怎么样?”司梦文看着秦朵,秦朵看着桌上的银子,呵呵一笑,然后就是点头,将手中的银子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如果谁要是输了的话,就请吃饭!”秦朵笑眯眯的说道。

    “吃饭他爱小儿科了,谁要是输了,就是要答应三个条件!”司梦文笑眯眯的说道,听了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笑着点头, 这样的条件,似乎也是十分的不错的。

    “丫头,我相信,你是不会赢我的?!彼久挝男γ忻械乃档?。

    秦朵只是挑眉,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能不能赚那么多是她的本事,到时候就看谁的本事更加厉害了!

    秦朵看着司梦文,眼中都是带着算计,看着秦朵的样子,司梦文只觉得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是不一样的,但是却是又是不知道要怎么说起。

    小二断了饭菜上来,饭菜都是十分的简单,不过味道还可以,两个骑马一个下午,都是有些饿了,很快就是解决了晚餐,然后就是各自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司梦文就是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秦朵则是日上三竿方才是慢悠悠的爬起来,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司梦文已经在荆州城的中心摆好了自己的摊子,摊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野花,显然都是今天早上摘下来的,秦朵笑眯眯的走到司梦文的身边坐了下来。

    司梦文微微打扮成了女子的模样,坐在那里,看到有男子经过,便是站了起来:“官人,给娘子买只花吧!只要十两银子一朵”

    一朵普通的野花十两银子,秦朵的嘴角瞅了瞅,不过看着那些脑残的男子都是买了下来,秦朵的嘴角又是抽了几下,这个世界果然就是这样,有奶就是娘啊。

    不,有美貌就是娘!

    很快,司梦文篮子里面的野花就是越来越少了,而银子则是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也是有无数的男子因为仰慕司梦文的美貌而站在了司梦文的身边么观赏着,司梦文落落大方的任由人看着,至于一边的秦朵,倒是完全就是没有人关注了。

    秦朵虽然也是一个小美人,但是比起司梦文,那还是差得远了,所以,尽管秦朵就站在这里,但是却是完全就是没有人关注秦朵的美貌,谁让秦朵长得不够漂亮不够水灵 呢?

    “朵儿,你的生意是什么?我今天可是小赚了一笔哦!”司梦文晃了晃篮子里面的银子,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将司梦文头上的那一朵花摘了下来,放在鼻子端闻了闻,所有的人的目光几乎都是看向了秦朵手中的花,秦朵也不嫌弃,大刺啦啦的就是坐在了地上,手中拿着花。

    “好了,大家安静,现在开始拍卖美人头上的鲜花,十两起价!”秦朵笑眯眯的说道。

    人群之中骚动了一下,大家都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秦朵手中的花朵,有些人还是吞了一口口水,显然眼前的话,似乎是充满了魅力一般,看到大家的样子,秦朵却是呵呵一笑,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就是不相信,这一群人不会动心!

    “丫头”司梦文看着秦朵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不过却是并没有将花给抢来,而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显然,这一局,秦朵似乎是高了一着了。

    “二十两!”骚动了一会儿的人群忽然就是发出了一声二十两,秦朵笑眯眯的点头,二十两的声音刚落下,立刻就是有人开出更高的价格了!

    “四十两!”

    “五十两!”

    “五十五两!”

    “艹,五十五两也出来,这是谁加的价格,没钱就是不要来啊,一百两!”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更高的一个价格直接就是彪了出来,听到这个价格以后,秦朵的嘴角弧度就是更深了。

    她知道,这些人之中,肯定是有愿意出钱的纨绔少爷的,她等的,就是那些人的出现!也只有那些人,方才是会有那么多的钱,出来玩这样的事情!

    “两百两!”一个穿着胡青色儒衫的少年缓缓的走到了人群面前,看到司梦文,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然后就是对着司梦文温和的笑笑。

    司梦文对着男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温和的笑容,男子的整个人都是僵硬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就是更加的深了。

    “五百两!”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男子出现在了先前叫价的男子的身边,脸上带着笑容,对着司梦文行礼。

    “娘子请了?!?br />
    “这位相公请了?!彼久挝男ψ爬?,然后就是站在秦朵的身边带着笑容看着这一切,秦朵看到司梦文脸上的笑容以后,嘴角闪过一抹怪异,不过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显然,对于司梦文的这个样子,她还是觉得十分的怪异的,但是不管怪异还是不怪异,秦朵都是不愿意说出来就是了!

    “一千两!”先前的男子听到报价以后,眼睛一瞪,直接就是说道。

    “我说二少,我看你还是不要和我比了,不过就是一千两银子而已,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的穷吗?”后来的紫衫男子哈哈一笑,直接就是伸出了三个手指。

    “三千两,姑娘,这个价格你可还是满意?”紫衫男子看着司梦文,然后就是问道。

    司梦文掩嘴偷笑,却是什么都是不说,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闹剧上演,显然,他对于秦朵的本事,还是想要见识一番的,正是因为想要见识,所以这个时候便是沉默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更好的价格出来。

    “五千两!”东三少,不过就是一个庶出之子罢了,我虽然是没有你那么有钱,但是你能够从家族拿出来的钱,也不多吧!谢二少的脸上带着笑容,抖动着全身的粪肉,对着子善男子说道,眼中都是带着得意洋洋,显然就是吃准了眼前的男子拿他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