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的马,一咬牙,然后就是说道。

    但是秦朵的马却是十分的迅速,根本就是不给昭和郡主反应的时间,等到昭和郡主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朵和司梦文已经瞬间就是远去了,两个人都是瞬间消失在了这边。

    昭和郡主看着消失不见了的影子,眼中闪过一抹无奈,然后就是转过头看着这一切,恨恨的跺了几下脚。

    “真是的,又让她走了!”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冰冷,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昭和郡主的话以后,丫鬟们都是颤抖着站在那里,没有谁敢去接上话,显然,对于昭和郡主的性格,他们都是十分的清楚的,正是也因为清楚,所以便是知道,昭和郡主绝对是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的,所有的人都是低下了脑袋,等待着昭和郡主的惩罚!

    昭和郡主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想要发火,但是所有的火气却是奇怪的都是忍住了,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身看着一群人,道:“一群无用的废物!”说着,就是直接在马车上面坐好了。

    下面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不敢动,昭和见马车一直都是没有动,掀开帘子看着眼前的一群人,道:“怎么还不动?难道还等着我来拉你们一把不成?”

    昭和的声音里面都是冰冷,听了昭和的话以后,所有的人立刻就是站了起来,迅速的开始准备东西离去,昭和冷哼了一声,看着这些人的样子,脸上带上了不屑。

    所有的人都是安静的站在自己的岗位,战战兢兢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丝毫就是不敢招惹现在的昭和,废话,现在昭和的样子,完全就不是人可以招惹的!

    “郡主娘娘,咱们现在去哪里?”有丫鬟小心翼翼的问道,昭和郡主抬起头,要发货,看到丫鬟小心翼翼的样子以后,所有的火气都是压了下去,然后就是冷哼了一声道:“巴陵郡!”

    听了昭和的话以后,丫鬟点点头,马车再一次缓缓的动了起来。

    司梦文和秦朵看着不见了的马车,嘴角都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两个人相视一笑,放缓了速度,然后就是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朵儿不喜欢吧昭和郡主?”司梦文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淡淡的摇头,道:

    “不是,只不过昭和郡主找我,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情的,我不想和她说话吧了!”秦朵淡淡地说道。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就是笑着点头,“昭和郡主是个十分厉害的女子,这些年凭借自己的手段一直都是十分的受到官家的喜爱,据说这门婚事也是昭和郡主自己亲自请下来的,官家对昭和郡主,是真的十分的欢喜的?!?br />
    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听了以后,只是淡淡的点头,显然,这样的话语,她也不过就是随意的听听罢了。

    “丫头,你若是真心在乎云锦然的话,昭和,必然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一个结,是你要打开的一个结,你若是”

    “如果可以,我倒是情愿我的一辈子平平静静的走下去?!鼻囟渥房醋潘久挝?,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我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简单安逸,虽然说后面还有无数的烦恼,但是我希望那些烦恼都是不要属于我,我喜欢现在的生活?!?br />
    秦朵的眼中有失落一闪而过,转过头看着司梦文,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司姐姐,你知道吗?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些那些,而是所有的开心都是可以无忧,我希望我的日子可以简简单单的过下去,一辈子都是这样?!?br />
    秦朵看着前方,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司梦文的嘴角牵动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秦朵,许久,方才是开口道:“丫头,你的美梦,我相信是会实现的?!?br />
    “恩?!鼻囟涞愕阃?,嘴角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和司梦文一起缓缓的行驶在官道上。两个人都是坐在马上,一边聊着日常一边走在官道上。

    两个人是子啊黄昏的时候到达巴陵郡的,一到巴陵郡,秦朵就是迫不及待的下了马,看着熟悉的风景,深深的呼了口气,司梦文站在秦朵的不远处,嘴角带着微笑看着秦朵,秦朵转过头看着司梦文,司梦文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丫头,时候不早了,早点去吧!”司梦文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对着司梦文挥了挥手,牵着马朝着秦宅走去,去的时候殷娘坐在屋檐下绣花,看到秦朵来,对秦朵点了点头。

    “殷娘,你在做些什么?”秦朵走到殷娘的身边,然后就是问道,殷娘微微摇头,然后就是将自己的绣品放在了秦朵的面前。

    “给月环做的?”秦朵挑眉,看着眼前的刺绣,微微挑眉,然后就是问道。

    殷娘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放下东西,眉宇间似乎是带着一点淡淡的惆怅。

    “月环最近的心情很不好,我看到赵寻好像是到了这边,我怀疑赵寻现在在和月环说些什么!”殷娘打着手势告诉秦朵。

    听了殷娘的话以后,秦朵却是愣在了那里,那次赵寻离去的背影十分的坚决,秦朵也是看到了,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子的。

    秦朵不希望自己掺杂进这样的事情里面,可是似乎这样的事情又是掺杂在了一起,秦朵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可是却是又不知道要怎么来说起这件事情。

    秦朵的犹豫自然是落入了殷娘了的眼中,看着秦朵的样子,姨娘也是叹了口气,她们都是希望月环开开心心的,可以每天就是这样的走下去,而不是因为那样子的事情而是感到不开心,但是这段时间,月环却是因为赵寻的事情,心情郁闷了很久了。

    月环从外面走进来,便是看到院子里面忧心忡忡的两个人,不由得走了过来。

    “小姐,殷娘姐姐,你们怎么都是不开心的样子,是有谁欺负你们了吗?”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