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环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两个人说道,看到月环来,秦朵便是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月环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两个人,嘴角的幸福甜蜜怎么都是掩饰不住。

    秦朵和殷娘对视一眼,看到月环嘴角的笑容以后,两个人都是带上了无奈,显然,赵寻已经找上了月环了,两个人甚至于是相处愉快了。

    可是,她们却是不希望月环就是这么快的就是和赵寻这么快就是和好如初。毕竟,先前赵寻的事情可是摆在那里的。

    但是,月环却是已经傻乎乎的进入了那个男人的怀抱,看到月环的样子,秦朵的脸上也是带上了无奈。她可以理解月环的心思,也知道月环这么多年虽然强势,但是在感情上面,却是和一个孩子一般。

    正是因为知道月环这样的性格,所以在听到月环的话以后,秦朵和殷娘方才是露出了担忧的心思来,她们是真的不希望,事情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很多事情,都不在她们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月环,你去哪里了?”秦朵笑着看着月环,然后就是问道。

    “我出去走了走,小姐玩的开心吗?”月环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淡淡的笑笑,看着月环脸上的笑容和发间的花朵,笑容怎么都是有些牵强。

    “这个??!”月环看到秦朵的目光,将花摘了下来,“是一个叫郑少冉的男的送我的,不是赵寻,我虽然见着赵寻了,但是并没有和赵寻怎么样!”月环笑着对秦朵和殷娘说道。

    “你们放心啦,我是不会这么快就是妥协的,再不济,我这么漂亮,也是可以喜欢上别人的?!痹禄沸γ忻械乃档?。

    秦朵和殷娘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很快就是转移到了那个叫做郑少冉的人的身上,显然,对于这个名字,两个人都是感觉十分的奇怪的,这是月环第一次在她们的面前说起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做郑少冉。

    “月环,那个郑少冉,又是什么任务?”秦袖从里面走出来,手中端着盘子,不经意间就是听到了月环的话,然后就是问道。

    “是一个很好的人啊,我们在巴陵郡认识的,改天介绍给你们认识哦,我先去换一身衣服!”月环笑眯眯的朝着里面走去,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看着月环开心,三个人的脸上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匆匆的身影闯了进来,昭和郡主站在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气势汹汹的看着秦朵。

    “秦小姐,我没有亏待你吧!”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话语里面似乎还带着一些微微的怒火。

    “郡主自然是没有的,不知道郡主娘娘找我什么事情呢?”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问道,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的样子,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然后方才是缓缓的开口道:“大事情倒是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我见你,你就这么着急的就走了!”

    昭和郡主微微抬起头,眼睛里面带着一点点的高傲,看着秦朵,有些不屑的问道。

    “我不想和郡主娘娘见面,难道还需要理由?郡主娘娘身份高贵,我一个小农女,和郡主娘娘站在一起,有些压力山大!”秦朵笑眯眯的对着昭和郡主说道,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好像就是随便的说了一件事情一般,昭和郡主想要发货,但是看着秦朵的笑脸,却是怎么都是发不起火来。

    秦朵说得对,她每天都是找秦朵的茬,想必秦朵是十分的不乐意见到她的,但是,她还有事情要找秦朵帮忙。昭和郡主看着秦朵,脸上微微带着鄙夷,道:“我找你,也不过就是有一些小小的事情罢了,希望你可以帮我解决!”

    昭和郡主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锦然哥哥要去凉州处理一件事情,那边十分的危险,我不希望锦然哥哥过去,你可以帮忙拦下这件事情吗?”

    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只要你愿意去说的话,我相信锦然哥哥绝对是不会去了,那边真的太危险了!”

    昭和郡主的也脸上都是带着严肃,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昭和郡主,昭和郡主的眼中似乎是带着焦急,脸上也是带着认真看着秦朵。

    云锦然又是要出去做事了吗?秦朵微微低着脑袋,眼睛里面却是微微带着一些落寞,云锦然有自己的方向要走,她其实一点都是不想干涉云锦然的生活的。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不过,我还是挺尊重他的选择的!”秦朵淡淡的对着昭和郡主说道。

    “这件事情可是十分的危险的,你就忍心看着他接受这样的危险吗?”昭和郡主听到秦朵的话语以后,立刻就是说道,“秦朵,你是不是太凉薄了一点,锦然哥哥那么喜欢你,你竟然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你错了,昭和郡主,段祺已经去我家求婚,我自己也是十分的喜欢段祺的,所以,我和云锦然之间是没有任何的可能的?;骨胝押涂ぶ骺辞宄?,秦朵喜欢的人,是段祺,不是云锦然,”秦朵十分认真的对着昭和郡主说道。

    昭和郡主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是冷笑了一声,脸上带着淡淡的鄙夷,道:“秦朵,你真的以为段祺有那么大的本事,敢和别人去抢女人吗?尤其是四皇子还有太子,他没有那个本事!”

    昭和郡主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所以,我看你最好还是要好好的认清楚一下自己的方式才对!秦朵,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你已经进入了这个里面了,是不可能再出来了的,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好好的找一条你自己的出路!”

    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冷笑了一声,许久,方才是转过了身去:“不管我的前路如何,我都是想要自己准备我自己的人生,不需要郡主娘娘来为我说着说那,若是郡主娘娘真有心的话,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br />
    秦朵的话语里面有些冷冽,昭和郡主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嘴角却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微微有些冷漠的笑容,道:“我的事情我可以做好,秦朵,只是你想的太天真的!”

    秦朵摇头,不再理会昭和郡主,直接朝着里面走去,显然,她是没有继续和昭和郡主说话的想法,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昭和郡主有心继续说下去,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了。

    她对秦朵不够了解,但是也知道,秦朵是个执拗的人,一旦做出了什么决定来,是别人不可能去更改的,秦朵直接进了房间去了,将昭和郡主撂在了院子里面。

    昭和郡主看着秦袖还有殷娘和月环,道:“你们还是劝劝你们的小姐吧,女人做了一次傻事就是不要做第二次了,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

    昭和郡主的话语里面有些冲,说完就是直接出去了,看着昭和离去,三个人对视一眼,月环撇了撇嘴。

    “真是地沟里面的事情也要管一管,我家小姐喜欢过什么样子的日子难道还要她来管了,真是的!”

    远去的昭和郡主明显是听到了月环的话,原本快速行走的身子稍微的顿了一下,然后直接就是远去了,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脸色稍微青紫了一下,显然,月环的话可以说是直接就是戳到了她的心窝窝里面,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小姐,还可以吧?”秦袖走进去,看到秦朵,然后就是问道。

    秦朵的眉头微微锁着,听了秦袖的话以后,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你们放心吧,我没事的,不过就是一件小事情罢了,已经接好了就是可以了!”

    “那个郡主,她”秦袖还想要说话,秦朵却是直接打断了秦袖的话语。

    “不过就是想得太多,想要的太多了,咱们不要管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秦朵淡淡的说道,话语里面都是冷冽,看到秦朵的样子,几个人明显的知道原本心情不错的秦朵因为昭和郡主的出现,所以不开心了,三个人都是默契的退了出去,然后体贴的为秦朵关上了门,显然,秦朵现在是十分的不喜欢有人打扰她了。

    三个人和秦朵相处久了,自然也是知道秦朵的一些生活习惯的,关上门以后,三个人就是直接出去了,将房间留给了秦朵,让秦朵一个人安静安静。

    “咱们要不还是让司公子多陪一会儿小姐吧?!痹禄氛驹诿磐?,然后就是有些纠结的说道。

    “司公子有些事情,刚才就是已经去云城了,现在肯定还在途中,再说了,司公子的事情需要解决,咱们也是可能这个时候就是去麻烦司公子的,所以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至于其他的事情,就是接下来再说吧?!?br />
    秦袖微微摇头,然后就是说道,殷娘看了一眼房间,最后抬起了头。

    “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去找段祺谈谈了,我不希望,小姐的一番心思,用到了空处?!币竽锎蜃攀质坪土礁鋈怂档?,三个人都是沉默了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显然都是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无奈,但是到底是缘何无奈,又是说不出话来。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