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你真的就这么简简单单无情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吗?秦朵,原来我看错你了,你根本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女人!”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嫌弃,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说道自私自利,昭和郡主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来追踪我,难道算不上是自私自利?”秦朵挑眉,看着昭和郡主,然后就是说道,眼中还带着浓浓的鄙夷。

    “我比昭和郡主,不过就是好多了罢了,我希望昭和郡主能够明白,我和云锦然,就算没有段祺,也是不可能的,云锦然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希望,我希望他可以做好他自己就是了!”

    秦朵上下打量了一番昭和郡主,转身,然后就是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完全就是没有打算和昭和郡主说话的意思,昭和郡主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脸上带上了恼怒,显然是秦朵这样的话语激怒了她。

    “秦朵,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跪着来求我的!”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的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摇头,完全就是没有将昭和郡主的话语放在心上,只是甩甩脑袋, 转了个弯,到了秦宅去了。

    殷娘和秦袖已经来了,月环似乎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所以就是去完成她的事情去了,殷娘和秦袖坐在屋檐下下棋,两个人看到秦朵来,就是笑着将一封邀请函放到了秦朵的面前。

    秦朵有些疑惑的拿起邀请函,上面写着秦朵亲启。

    秦朵的眉头微微皱起,打开邀请函,是段祺的字体,秦朵疑惑了一下,不知道段祺这个时候给她邀请函做什么!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思,殷娘和秦袖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等待着看到秦朵脸上的惊喜。

    看到邀请函以后,秦朵的脸上就是带上了笑容,看到秦朵的样子,殷娘秦袖两个人的嘴角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虽然浪费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但是能够从段祺的口中得到一个准信,这对她们来说,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了,因为她们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件事情了!

    “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按时去赴宴的!”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两个人说道,两个人点头。

    “小姐放心,您赴宴的衣服我们都是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小姐只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过去就是了!”秦袖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听了秦袖的话以后,微微点头,原本压在心头上的巨石瞬间就是下去了,整个人都是舒缓了许多。

    段祺的邀请是在三天后,所以这几天秦朵便是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但是这几天秦朵的院子却是一点都是不安宁,昭和一天就是可以过来三四次,每次来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就是严格的要求秦朵做出一些事情来,秦朵对这个事情表示十分的无奈,但是昭和却是一点都是不在乎事情是不是十分的无奈的。

    “秦朵,你真的这么狠心?”昭和郡主站在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问道。

    这已经不知道是昭和郡主多少次问秦朵这个问题了,秦朵一脸无奈的看着昭和郡主,肯定的点头,对着昭和郡主说道:“对,这是我的决定,十分肯定的决定!”

    秦朵转过头看着昭和郡主,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你的心是不是铁打的?”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昭和郡主却是大声说道,看着秦朵,眼中都是厌恶。

    “你要知道,这个事情可是十分的危险,要是锦然哥哥过去的话,肯定是会手上的,那里镇守的人只有皇帝叔叔最不喜欢的七皇子,那个七皇子在那边镇守了十三年,这么多年都是没有到过京城,要是锦然哥哥过去,也是不能来了怎么办?”

    昭和郡主抬起头看着秦朵,眼中都是带着厌恶,看到昭和郡主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显然对于昭和郡主这样无理取闹的样子,秦朵是感到十分的无奈的,也是十分的不想搭理的。

    “昭和郡主,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接受一下,这个事情你已经和我说了很多次了,我还是那句话,那是云锦然自己的选择,我是不会干涉的!”

    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昭和郡主,然后就是说道,尔后就是转过头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昭和郡主小跑到秦朵的面前,眼中微微带着泪水,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

    看到昭和郡主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她已经是彻底的无可奈何了,“云锦然已经决定了,你应该知道,云锦然就是这样的一个执拗的人,他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肯定就会继续下去的,所以,我也是没有办法说服他的?!?br />
    秦朵看着昭和郡主,然后就是十分严肃的说道。昭和郡主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眼中带着淡淡的淡漠,从秦朵的眼中,她看到了认真,还看到很多她以前都是没有看到的东西,秦朵说得对,云锦然一向来不是一个喜欢让别人控制他的人,他也是不喜欢别人来控制他,所以想要控制云锦然,是绝对不可能的,或许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所以在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这个时候,昭和郡主反而是松懈了下来。

    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冷笑看着秦朵:“秦朵,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为什么?”秦朵的话语面微微有些灰败,抬起头看着昭和郡主,然后就是问道。

    “为了你,他这次去凉州,完全就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是可以来,他制作一去做那么多的事情,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可以得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让他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婚事!”

    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冷笑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说到底,秦朵,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你!”

    昭和郡主的话说的十分的直白,秦朵听了以后,许久,方才是轻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摇了摇头,道:“你说错了,他不是为了我,他是为了生活,为了他自己,昭和郡主,你永远都只是将你自己的猜测摆在了面前,或许,云锦然这么做有一部分是为了我,但是我知道,大部分,他绝对都是为了他自己?!?br />
    秦朵的话语说的十分的笃定,看着昭和郡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许久,秦朵方才是轻笑了一声:“和你说这些,你大概也是不懂的吧?!?br />
    昭和郡主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看向了不远处。

    “我认识云锦然的时候,云锦然才只有十二岁,那个时候的云锦然,应该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年的吧,但是他却是带着我出现在了所有的人的面前,我们后来成为了好朋友,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br />
    秦朵像是在陈述什么事实,殷娘端来了茶水,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秦朵,秦朵的嘴角依旧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转身看向了那一边。

    秦朵的眉宇间似乎是带着淡淡的惆怅,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昭和郡主楞了一下,她有一种奇怪的直觉,这种直觉告诉她现在的秦朵似乎是在承受着什么,可是她又是不知道奥秦朵究竟是在承受着什么,秦朵转过头看着昭和郡主。

    “所以,我很了解云锦然,他一直都是想要脱离这个家,脱离这一切,你若是真心喜欢他,你就应该支持他,站在他的背后,去理解他,照顾他,而不是在我这里说这些有用没用的?!?br />
    秦朵淡淡的看着昭和郡主,然后就是说道,昭和郡主冷笑了一声,然后就是看着秦朵,道:“你以为我不想吗?”

    昭和郡主站起来,转身直接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显然,这一天的谈话,又是失败了,秦朵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昭和郡主的样子,然后就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个时候啊,女人就是太过于执拗,所以方才是看不清楚很多的事情,昭和郡主,很久就是应该看清楚了,若是早一些看清楚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子了。

    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声,殷娘笑着收拾了桌子上面的糕点,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和秦朵交流了起来。

    “殷娘,若是所有的人都是像你这样就是好了!”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对着殷娘说道,殷娘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微微摇头。

    “小姐说笑了,若是所有的人都和殷娘一样,这个世界,就好像小姐您说的那样,要乱套了?!?br />
    殷娘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轻的比划着,秦朵轻笑了一声,将身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享受这个时候的美好,看到秦朵的样子,殷娘并没有打扰秦朵,而是安静的退了出去。

    将所有的空间都是留给了秦朵,或许,秦朵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独处时间了。这样安静的环境,大概是可以帮助秦朵好好的安静下来思考事情的!

    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