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祺订的包厢很好,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看到秦朵推开门,段祺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小人,然后就是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激动,道:“朵娘,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你要和我谈些什么?”秦朵偷偷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然后就是看着段祺,问道。

    段祺的整个人都是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是恢复了过来,然后就是指着面前的桌椅,笑着对秦朵说道:“朵娘,你先坐下来吧,有什么事情,我等下就是和你说?!?br />
    听到段祺的话以后,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桌子走去,段祺主动为秦朵将椅子搬了下来,然后就是招呼秦朵坐着,秦朵倒是没有太多的讲究,直接就是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段祺,她需要一个解释,一个段祺给她的解释!

    段祺也是抬起头看着秦朵,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微微咳嗽了一声,然后方才是缓缓开口道:“朵娘,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也是不希望这样的,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朵娘,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br />
    段祺的眼中微微带着痛苦,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段祺,等待着段祺接下来的话语,段祺酝酿了一下,然后方才是开口,道:

    “我本来,是觉得,有朵娘这样的女子陪伴在我的身边,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的!”

    段祺看着秦朵有些冰冷的脸色,然后就是缓缓的说道,只是话语里面却是明显的底气不足,显然,这样的话语,让她说出来,似乎是还带着一些难堪的。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段祺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秦朵就是站了起来,然后就是看着段祺,笑着说道:“这是段公子自己的选择,我是断然不会干涉的,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的权利的时候,我和段公子,既然是不可能,那么就此断绝吧!”

    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看着看着段祺,但是话语却是十分的冷冽,段祺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却是看都是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就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秦朵的反应,段祺就是那样的站在那里,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话语。

    走到楼下,秦朵忽然就是顿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楼梯上,眼泪就是不争气的开始掉了下来。老伯走到秦朵的面前,看到秦朵的样子,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要不要来喝一杯?”

    秦朵互赞过头看着老伯,老伯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笑着说道。

    “年轻人啊,现在正是可以出去拼,可以出去闯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每一天都是十分的珍贵的,快乐的,何苦让自己不快乐呢?”

    老伯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这个时候,段祺也是已经跟了下来,看着秦朵的样子,脸色微微有些潮红。

    “朵娘,我其实并没有不喜欢你的意思,也没有不想娶你的意思,只是我的母亲妹妹都是已经被他们给抓了起来,了对不起,朵娘,我不得不辜负你的一片好心了?!?br />
    段祺低着脑袋,眼中带着浓浓的伤害,“若是有来生,朵娘你还是不要认识我段祺了,我不是个好人!”

    说完,段祺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转过头看着段祺落寞的背影,心间的某个地方忽然就是动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段祺,“段祺!”

    段祺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擦去眼角的眼泪,走到段祺的身边,然后就是解下脖子上面的玉佩放到了段祺的手里。

    “这是你送给我的,我还给你,我相信,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秦朵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对着段祺说道,段祺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却是已经转过身,重新到了岳阳楼,笑着看向了老伯。

    “老伯,我可以陪老伯喝一杯酒吗?”

    老伯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点头,招呼秦朵在大厅坐下,小二就是端上来了好几盘小菜,三斤猪耳朵,两斤卤牛肉,还有一碟子炒花生。

    “猪耳朵卤牛肉花生米下酒,不外乎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了,秦朵丫头,你也是来好好的尝一下吧!”老伯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点点头,亲自为老伯斟满酒杯,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小啜一口酒,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嘴里,酒的辛辣就着牛肉的麻辣,让秦朵的整个人似乎都是舒心了不少,秦朵抬起头看着老伯,眼中散发真光亮。

    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老伯只是淡淡的笑笑,看着秦朵,道:“若是喜欢,以后也来喝喝酒,我这把老骨头也还不知道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呆多久,能够守着这一份产业多久,到时候,少不得一命呜呼就是见了阎王咯!”

    老伯笑呵呵的对着秦朵说道,喝了一杯酒,便是自己满上酒杯。

    陪着秦朵喝了三杯酒,秦朵就是拿掉了老伯的酒瓶,然后就是将酒塞塞好。

    “这个就留下来下次再喝吧,我有那么多的伤心烦恼事情,肯定不是一次两次就是可以解决掉的,所以到时候我又是有了伤心事情的话,再找老伯喝酒!”秦朵笑着对老伯说道,老伯抬起头看着秦朵,看到秦朵脸上的狡黠的笑容以后,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就是有些无奈的摇头。

    “平素都是我给人下套,别人往里面钻,今天倒是你给我下了个套,让我往里面钻了!也罢也罢!”老伯笑眯眯的说道,摇头晃脑的抱着酒,然后就是小心翼翼的收好了。

    “可不要太久都是不来找我这把老骨头喝酒了!”

    秦朵笑着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段祺依旧还等在外面,看到秦朵出来,又是迎了上来,眼中似乎是带着失落。

    “咱们一起沿着街道走走吧,就像以前一样!”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段祺说道。

    段祺抬起头看着秦朵,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朝着前面走去,看到秦朵的样子,段祺急忙就是跟上了秦朵的步伐。

    “朵娘”

    “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鼻囟溆行┎缓靡馑嫉亩宰哦戊魉档?,段祺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我们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那么来说,有些事情,注定是不一样的,段祺,先前是我钻入了窟窿里面,没有看清楚,现在我已经看清楚而来,所以,咱们之间,就是这样的好聚好散吧,我相信,你可以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

    秦朵转过头看着段祺,然后就是笑着说道。

    “朵娘,对不起!”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段祺的最佳怄气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是我没用!”

    秦朵摇头,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是没有改变过,“是我错了,我妄想你可以做到那么多,但是我却是没有想清楚,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做到那么完美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我们无法企及的,段祺,你是我记忆里面很美好的一段,我很感谢你带给了我这么美好的记忆,既然这一切都是这样了,那咱们就是这样,好聚好散吧?!?br />
    秦朵低着脑袋朝着前面走去,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段祺没有再接话,只是跟着秦朵,两个人缓缓的朝着前面走去。

    走到秦宅门口,秦朵顿住了脚步,转过头看着段祺,段祺正好是低头,两个人的吗庀装在了一起,秦朵对着段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段祺,说道:“段祺,咱们就是到这里就是结束吧,谢谢你!”

    秦朵的话语里面都是真诚,段祺站在那里看着秦朵,秦朵转身,似乎是没有任何一脸的朝着院子里面走去,段祺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眼中闪过一抹落寞。不过很快这一抹落寞就是收敛了起来,对着秦朵郑重的点头。

    “朵娘,你也是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帮助的话,我一定是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你的!”段祺看着秦朵,然后就是十分认真的说道。

    秦朵转过头看着段祺,对着段祺露出了一个她自以为十分潇洒的笑容,转身,然后就是了秦宅。

    秦袖和殷娘还有月环都是在等着秦朵,看到秦朵脸上的哭过的痕迹以后,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心疼,显然,秦朵的事情,现在让三个人都是十分的焦急的。

    看到秦朵来,三个人立刻就是迎了上来,秦朵看到三个人的样子,耸耸肩,嘴角带着无奈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三个人说道:“好了,我的终身大事,你们可以好好的去头疼了!”

    看到秦朵的样子,三个人自然是知道后续是什么样子的了,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各自的眼神里面看到了无奈,显然,秦朵最后的解决,三个人是无论如何都是觉得自己是无法接受的!

    但是,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三个人都是低着脑袋,然后就是轻轻的搂住了秦朵,秦朵拍拍三个人的后背,然后就是直起了身子,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好了, 没事了,你们若是真担心我的话,就是给我好好的准备一大锅吃食吧,那才是我最喜欢的!”

    秦朵笑着对三个人说道,三个人点头,朝着里面走去,四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然后就是占领了厨房,张嫂站在外面,看着厨房里面忙碌的四个人,脸上也是带上了无奈的笑容,她们家的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上面,一点都是不够好??!

    本書源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