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为什么又是执拗的让秦朵去得到这一份平凡呢,你明明知道,她绝对是不可能进入平凡的!”李氏抬起头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说道。

    秦大壮看着李氏,许久,方才是摇头,道:“这大概就是每个做父亲的想要儿女得到的,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

    秦大壮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不再理会李氏,李氏看着秦大壮的背影,心间很多年前的怨恨忽然就是没有了,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或许曾经,是她误会了秦大壮吧,或许曾经。她是不应该做那么多事情的。

    “大壮,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是没有和你说,我”李氏的话语里面带着愧疚,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说道。

    “别说了,就让它过去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鼻卮笞骋∫⊥?,然后就是说道。

    “我必须告诉你,当初,吕阳王妃想要一个东西,王妃答应给我家大丫一门好婚事,将大丫给世子爷做妾,当时候我就是答应了,去你的书房,偷了一个莲花形状的东西给她,可是后来她食言了,但是那个东西,我也是没有拿来,就是那个时候,你们都是误会我了,以为我将大丫送走了,其实大丫是因为不愿意接受这个事情,所以就是离家出走的!”

    李氏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说道,秦大壮转过头看着李氏,眼中闪过一抹骇然,不过很快就是将这一抹骇然给收起来了,看着李氏,整个人却是憔悴了很多。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你知道,你那么做,差点害得我们一家人都是死去么?”秦大壮看着李氏,然后就是说道,“难怪这些年王爷敢这么放肆的处理我,原来是你将这些东西送到了他的手里,难怪”

    秦大壮的话语里面都是带着无奈,李氏抬起头看着秦大壮,但是秦大壮却是已经一个人远去了,显然,接下来的事情,他似乎是进行另外的部署了。

    秦朵站在不远处,看着秦大壮朝着这边走来,看到秦大壮的样子以后,秦朵就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需要我的帮忙吗?”

    “不需要,你只要好好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是了,朵丫头!”秦大壮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去做她自己的事情去了,既然秦大壮不需要她帮忙,那么她也是乐得不去做那些事情的。

    “朵丫头!”忽然,秦大壮又是喊住了秦朵,秦朵转过头看着秦大壮,秦大壮看着秦朵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就是带着所有的人离开吧,我相信,你可以照顾好这么一大家子的人的?!?br />
    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秦朵抿嘴,然后就是摇头,到:“你不要望向我会帮你照顾家人,我是不会的,要知道,我的娘亲早就是去世了,这些年,你给我的也不过就只有这些罢了,我是不会帮助你照顾他们的,要照顾,也是你自己照顾!”

    秦朵的话语说的十分的坚决,秦大壮看着秦朵,秦朵已经转身离去了,这说明她的决定是十分的坚决的,完全就是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看到秦朵的样子,秦大壮就是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

    “这就是我自己做的事情吗?”

    秦大壮只感觉话语里面都是带着婶婶的无奈,转而就是淡淡的笑了笑,他知道,秦朵说的不过都是笑话罢了,因为在秦朵的心里,还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东西,那些重要的东西里面,就是有他。

    “老爷!”李氏跟上秦大壮,眼中都是无奈还有一点点的害怕,秦大壮转过头看着李氏,这个陪伴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枕边人,忽然,秦大壮却是怀念起张氏了,张氏没有李氏的贴心,温婉,更是没有李氏的会讨好人,但是张氏给他的,却是最好的。

    “芸儿,你的孩子长大了,你真的还是不愿意来看她们一眼吗?”秦大壮忽然就是说道,听到秦大壮提起这个久违的名字,李氏的眉头挑了一下,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犹豫,看着秦大壮。

    “没事了,我不过就是有感而发罢了,你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就是去帮忙一起准备饭菜吧,我饿了?!鼻卮笞嘲诎谑?,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李氏看着秦大壮的样子,嘴角微张,很快脸上就是闪过了一抹黯然。

    显然,秦大壮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他的自己的世界里面去了,甚至于忘记,他们才吃过饭不久!

    秦朵出现在了李氏的身边,看着李氏脸上的犹豫,然后就是微微摇头,道:“其实有时候我还是很不懂你的,明明很多事情你都是有很多的机会得到更好的,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去做呢?”

    秦朵看着李氏,然后就是问道。

    “因为我没有你聪明。没有你有能耐,秦朵,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手段通天的人物,可是你们也都是一样,注定都是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喜欢的?!?br />
    李氏转过头看着秦朵,脸上带着厌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秦朵并没有因为秦朵的话而产生什么,只是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就是摇头。

    “我不知道我母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不过她生出了我和轩之两个性格很好的孩子,这就是足够了!”

    秦朵淡笑着对着李氏说道,李氏楞了一下,看着秦朵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语都是吞了下去,然后就是冷笑了一声,道:“我希望你说的是真心实话吧,时候不早了,我要去午睡了,你好自为之吧!”

    李氏说完,直接就是走了,月环出现在了秦朵的身后,她一直都是在等秦朵,不过看到秦朵在和秦大壮还有李氏说话,便是安静的只敢在一边,此刻看到两个人远去,立刻就是出现子啊了秦朵的身边,微微嘟着嘴看着眼前的事情,道:“小姐,怎么事啊,怎么一个个的都是脾气冲上了天去了!”

    “没事,不过就是因为一些小事情而产生了分歧罢了,月环,你帮我去订做几件衣服吧,要店家快一点,我马上就是要!”秦朵的脸上带着严肃,然后就是对着月环说道。

    月环楞了一下,看到秦朵脸上的严肃以后,道嘴边的话语又是吞了下去,然后就是点头,急忙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便是看到老伯正在打理院子门口的花草。

    “老伯好!”月环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月环小姐这么忙碌,这是要去哪里?”

    “去给小姐订做几件衣服!老爷夫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一来就是和小姐不对脸盘儿!”月环一边念叨一边朝着外面走去,整个人都是风风火火的,秦袖刚好是买了布料来,也不过堪堪听清楚了月环的一两句话,看着月环急匆匆的样子,有些无奈的摇头。

    “这个丫头,这是做什么去了?”秦袖的话语里面微微带着一些埋怨,不过更多的却是无奈,显然,月环这个样子,让她还是觉得十分的无奈的。

    “大概是想她的张冉云了,大概也就是这样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急匆匆的了!”老伯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秦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老伯点点头。

    “老伯倒是说的干脆!”

    “秦袖小姐这是要给小姐做衣服?我看这布料十分的明媚,在哪家布庄买的,下个月我小孙女生日,我也去扯一匹布给我家小孙女做一身衣服去!”老伯笑眯眯的对着秦袖说道。

    “德云布庄,小姐最喜欢他们家的布料,去报小姐的名字,有八折的优惠呢!”秦袖笑着对老伯说道,老伯立刻就是笑着点头,整个脸上都是笑成了一朵花,看到老伯的样子,秦袖笑着点头,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

    “这院子,总算是热闹一些咯!”老伯看着进去的秦袖,然后就是甩甩脑袋,说道,“要是小姐再可以找个如意郎君,就是好咯!”

    说着额,老伯又是开始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事情,整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认真,修理着门口的花草树木!

    秦袖到院子里面,看到秦朵正在准备东西,看到秦朵的样子,秦袖吓了一跳,然后就是笑着说道:“小姐您这是准备做什么?”

    “我准备出去走走!”秦朵笑着对秦袖说道,“一个人出去走走,你们没有必要跟着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再说了,司姐姐总是可以找到我的!”秦朵笑着秦袖说道,秦袖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显然知道秦朵说的是实话,不管秦朵去哪里,司梦文总是可以找到秦朵的影子!

    这一点,让秦袖每一次的都是希望秦朵可以和司梦文在一起,但是落花无意,流水无情,这两个人,似乎就是准备这样一直做朋友一辈子呢!

    “我知道了,小姐喜欢就是出去走走吧这样也好,小姐出去散散心!”秦袖笑着点头,然后就是说道。

    本書源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