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青娘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朵已经安静的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美景发呆了,这个时候还是中午时候,两边的青楼都是十分的安静,偶尔有一两个人像她一般坐在窗边朝着外面看,也不过是抱着琵琶亦或其他的乐器纷纷杂杂的弹着。

    “我勒个去!”忽然,青娘就是骂出了声,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老娘竟然被那个小姑娘给骗了!”青娘一脸怒气冲冲的说道,转而就是再一次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就是转过头看着无名,脸上带着无奈,微微嘟起嘴,一只手使劲儿的甩了起来。

    看到青娘的这个样子以后,无名微微有些心疼的将青娘搂在了怀里,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轻的哄着青娘。

    “没事了青娘,不会有事的!不过就是一点钱的事情罢了,下次赚来就是了!”无名十分温柔的对着青娘说道,青娘抬起头看着无名,许久,方才是点点头。

    “真的吗?”

    无名点头,嘴角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深:“自然是的,你看咱们的暮云客栈生意这么好,自然是有很多人愿意来光顾的,所以你就是不要想太多了?!?br />
    无名笑着对青娘说道,青娘点点头,轻轻的依偎在无名的怀里,无名抱着妻子,脸上也是带上了淡淡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就是那般突兀的出现在了客栈里面,云锦然看到抱在一起的想两口,一脸优哉游哉的坐在了桌子边上,然后就是看着两个人。

    “我说你们两个人光天化日的,可以收敛一下吗?”云锦然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人,然后就是问道。

    听到云锦然的话,两个人立刻就是分开了,青娘更是跳开了小半米远,然后就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云锦然,显然,她没有想到的时候,云锦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青娘转过头去,微微有些黑的脸上带着两朵红云。

    “师弟怎么过来了!”看到云锦然过来,无名却是洒然一笑,然后就是坐在了云锦然的对面,青娘去房间里面搬了小吃出来,白了一眼云锦然,端着自己的瓜子盘子朝着外面走去,走到一半,方才是发现里面竟然是没有了一粒瓜子了!

    “我勒个去,这个死丫头,竟然将我的瓜子都吃了!”青娘看着手中光秃秃的盘子,直接就是冷笑了一声,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青娘的话以后,大家的嘴角都是抽了一下,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云锦然转过头看着青娘。

    “是什么样子的人,才是可以治得了嫂子?”云锦然的话语里面都是调侃的意味,看着青娘,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道,张青娘的霸气,在凉州城可都是出了名的,所以在云锦然看来,张青娘刚才的状态,还是十分的不符合的。

    “一个小丫头姑娘罢了,将她的瓜子都是吃完了,所以才是有这样的表情的吧?!蔽廾行┪弈蔚乃档?,去里面重新端出了一盘瓜子,然后就是放到了青娘的面前。

    “少吃点瓜子,大夫说了,你这段时间上火重,不宜吃太多的瓜子!”无名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听到无名的话以后,青娘似乎是有些不情愿,点点头,搬着盘子坐在外面慢悠悠的开始磕了起来。

    云锦然看着夫妻俩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羡慕,虽然张青娘这的霸气型人物她招架不住,但是一点都是不妨碍他对无名张青娘两个人感情的羡慕。

    这是一堆,真正不羡鸳鸯不羡仙的夫妻!小日子可以说是过得十分的开心快乐的!

    “师兄,真羡慕你!”看到这个样子,云锦然的脸上划过一抹苦笑,看着无名,然后就是说道。

    “不过就是简单的生活罢了,有什么好羡慕的,倒是你,这次是真的确定在这里留下来了吗?你要知道,凉州城可不是一个什么好地方!”无名的眉头微微皱着,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说道。

    “我知道啊,但是上面已经发话了,只要我愿意过来,婚事就是可以我自己做主,我虽然知道这是父王在气我,但是我还是愿意这样做,最起码,我有个筹码了!”云锦然淡淡的对着无名说道。

    “锦然,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再说了,那些胡子都是十分的凶残的,不是简简单单就是可以对付的,你还是去吧,凉州城这里,不需要你!”

    无名的眉头微微皱着,看着眼前还没有经历过大事情的云锦然,说道。

    云锦然一直都是生活在温室里面,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是一点都是不清楚的,正是因为不清楚,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才是容易出错的,而无名,却是不希望云锦然的过错要从这里开始,毕竟,这对云锦然来说,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的。

    “去吧!”无名再一次对着云锦然说道。

    “师兄,我不能放弃,我一定是可以做好的!”云锦然一脸认真的说道,然后就是看着无名:“我也想快点长大,而不是永远依靠着师兄,父王,家里,大家见到我我希望大家说的是云锦然,云将军,而不是云世子,吕阳王府的世子爷这样的称呼!”

    云锦然一脸认真的对着无名说道。

    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无名苦笑了一声,道:“功名利禄不过都是虚妄,你没有必要太过于计较,名字也不过是别人叫起来的,只要你自己有真本事,你害怕别人叫了你不开心的名字不成?”

    无名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说道。

    “我不知道你希望得到什么样子的感情或者是希望得到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属于它的轨道的,何必为了将轨道改变而让自己变得伤痕累累?”无名拍了拍云锦然的肩膀,然后就是说道:“好好的努力吧,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

    听到无名的话以后,云锦然楞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无名,无名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微微摇头,道:“好好想想吧!”

    “师兄,我绝地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再说了,我是真的不喜欢昭和郡主,那个女人,总是表面一套背面一套,我看到那样的女人我就觉得讨厌!”云锦然的话语里面还带着稚气未脱,明明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但是在大家族的呵护下,其实还并没有长大。

    无名摇摇头,不想再说什么,他知道,他再劝,云锦然肯定也是不会听的,与其那样,所以他还是不劝了,云锦然想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吧!

    “那你可是要好好的注意身体了!”无名笑着说道,“你若是想这样做下去的话,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来问我,毕竟我曾经在战场上七八年,我不说我对凉州城边关了如指掌,但是我相信,还是没有几个人可以超越我对凉州城边关的理解的!”

    无名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对着云锦然说道。

    “好的,谢谢师兄!”

    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对着无名说道。

    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无名只是淡淡的笑笑,大概也只有在这个小师弟的面前,他才是可以释放一下自己的表情了。

    “无妨,关键还是你自己要做好你自己,其他的事情,就是不要想太多了!”无名笑着对云锦然说道,转而脸上就是带上了无奈,显然,对于云锦然,他还是十分的无奈的,但是云锦然又是他的师弟,并且也是他看着长大的。

    “你 还在想那个秦朵吧!”忽然,无名就是说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摸着人鼻子点头,显然,他也是没有隐瞒的意思。

    “真想见见到底是什么姑娘,让你魂牵梦萦的!”无名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说道。

    云锦然嘿嘿笑了两声,脸上微微带着些腼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也是微微上扬,看着前方,道:“师兄,她是个好姑娘!”

    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无名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然后拍了拍云锦然的肩膀,道:“好姑娘就好好的珍惜,记住,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听了无名的话以后,云锦然脸上的笑容就是更深了,点点头,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显然,无名的这一句话,已经说道他的心坎里去了!

    先前的看戏的时候因为吃了太多的瓜子,所以这个时候开始口渴了起来,秦朵坐在窗边无聊的看了一会儿,就是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所以便是下楼准备喝点水。

    暮云客栈白天的人不错,在客栈里面的人就更少了,所以秦朵也是没有顾忌,直接就是朝着楼下走去,走到楼下,看到无名正在和一个了说着什么,男子背对着她穿着战甲,秦朵扫了一眼,就是转过了头去,专心致志的开始找水了!

    “无名先生,请问一下水在哪里?”找了一圈都是没有看到水,秦朵抬起头看着无名,然后就是问道。

    “厨房!”无名抬起头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朝着厨房走去,云锦然转过头看着女子的背影,先前他只是觉得声音十分的熟悉,但是却是没有往深处想去,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见到秦朵那个死丫头呢,要知道那个死丫头现在肯定是在巴陵郡的,但是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却是忍不住让云锦然过了头。

    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