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的身影已经到了厨房,云锦然有些失望,想要看一眼女子究竟是谁!

    “在看什么?”无名看到云锦然的目光,然后就是问道。

    “我听着刚才的声音有些熟悉,以为见到了熟人,是我幻听了!”云锦然扯扯嘴角,然后就是说道,无名点点头,并没有追究这个问题,对于云锦然的私事,他一向来是不过问的,对于秦朵的熟悉,也都是来自云锦然的描述,所以,此刻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云锦然的脑袋依旧没有转过头,他还是想要看看,那个人究竟是谁!

    秦朵从厨房里面提了一壶茶出来,准备朝着楼上走去,一出了厨房,立刻就是感受到了一道热烈的目光正看着她,秦朵转头朝着视线看了过去,便是看到云锦然正一脸吃了蚊子的表情看着她。

    “我说云锦然,你是不是没有见过我?”秦朵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问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好一会儿以后,云锦然似乎才是找着了自己的灵魂,看着秦朵,砸巴了一下嘴,然后就是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秦朵挑眉,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转而就是朝着楼上走去,“这里有不是你的地盘!”秦朵轻声嘟囔了一声。

    看到秦朵上楼,云锦然急忙站了起来,然后就是拉住了秦朵的手,抬起头看着秦朵,“丫头,我就是好奇,所以问一下!”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将手从云锦然的手中拿了出来,道:“我来这边散散心,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我听说了那件事情,丫头,你不要往心里去,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总有无数的人想要对你好的!”云锦然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显然,秦朵和段祺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而现在,他只想安慰一下秦朵。

    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点点头,嘴角带着笑容,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起,所以你也是不要再说起了!”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忧伤,看到秦朵的这个样子以后,云锦然就是舒了口气。

    “我担心你想不开!”

    “我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笑道,:“再说了,不过就是一件小时罢了,反正我也是已经习惯了,所以, 接下来要怎么搞怎么弄,就是全凭天意吧,我该做的,都是已经做了!”秦朵淡淡的对着云锦然说道。

    云锦然犹豫了好一会儿,想说点什么,但是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到云锦然的样子以后,秦朵也是不想多说话,转身朝着上面走去,脸上微微带着无奈,道:“时候不早了,我也是要去休息了,就不陪着你了!”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抬起头看着秦朵朝着上面走去,秦朵转过头对着云锦然笑笑,整个人都是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

    在这里看到云锦然对秦朵来说还是有些好奇的,不过秦朵的好奇也不过就是一瞬间而已,一看那个无名也不是泛泛之辈,张青娘又是城主的女儿,他们认识,也是十分的正常的事情的。

    不过无名倒是惊讶了,他没有想到的是,云锦然竟然和秦朵认识,看到两个人的态度以后,无名一点都是不难猜出,显然,秦朵就是云锦然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姑娘了!

    这个世界,还真是有些??!

    无名看着云锦然,云锦然似乎微微有些灰心丧气,坐在了无名的对面,脸上微微带着无奈,道:“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来这里做什么,一个姑娘家的就是出门了,这万一要是遇到了坏人要怎么办!”

    云锦然一脸无奈的说道,听到云锦然的埋怨以后,无名的嘴角微张,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显然,他没有想到云锦然竟然还有这样的抱怨,还是针对一个姑娘,而无名,显然是没有这样的抱怨的,对秦朵,他可是十分的清楚的,那个小姑娘,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要知道,青娘可是从来都是没有吃过亏的,但是在这个小姑娘的手里,却是吃了两次!显然,秦朵是个厉害的小姑娘!

    无名再一次看了一眼云锦然,心头便是微微带上了一些无奈,在他看来,无名想要将姑娘追家的话,还是有些悬乎的!

    要知道,那个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厉害的!

    “放心吧,该是你的,是怎么也是跑不掉的!”看到云锦然的样子,无名就是笑着说道,云锦然抬起头看了一眼无名,然后就是点头。

    云锦然没有待多久就是走了,他毕竟还是在军区做事,所以自然是要早些去的,军令如山,那可是容不得一点马虎的,所以云锦然不过小坐了一会儿就是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云锦然抬起头朝着上面看去,便是看到楼上有个窗户开着,云锦然的心头一喜。

    他知道,那个窗户里面的,肯定是秦朵,因为也只有秦朵,才会有这样的习惯,在无事的时候,会将窗户打开透透气!

    云锦然看到这个样子以后,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显然,他知道,秦朵就在里面,云锦然转身大踏步朝着军区走去!

    秦朵坐在椅子上,看着云锦然的傻样,有些无奈的摇头,显然,对于云锦然这个样子,她还是觉得十分的有趣的。

    将窗户关上,秦朵伸了个懒腰,玩也是玩够了,现在,就是应该好好的睡一觉了!

    秦朵盖着被子,很快就是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逛街逛得有些累,等到秦朵醒来的时候,整条街已经灯火通明,外面到处都是女子的吆喝声和男子的笑声,秦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外面三三两两已经有人归了,秦朵整饬好妆容,然后就是打开了房间。

    下了楼,秦朵便是看到无名坐在那里,进来的人都是和无名打招呼,看到秦朵一个姑娘这个时候下楼,大家的目光都是显得有些诧异的。

    “秦姑娘,青娘准备了你的晚饭,和我们一起吃吧!”无名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是坐在了桌子边上。

    青娘端着晚饭菜出来了,看到秦朵,脸上带着惊异打量了一番,显然对秦朵充满了浓烈的好奇,看到青娘的样子以后,秦朵眨巴眨巴眼睛。

    无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只是锦然一直都是在我们的面前说起你,我们第一次见你,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方式!”

    比起前天的冰冷,无名这个时候的态度无非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秦朵挑眉:“我和他,只不过是合作关系了,我们一起经营了一些商铺!”

    秦朵淡淡的说道,无名笑着点头,看着秦朵,道:“这要多亏了你,若不是你的话,那么多的战友,锦然绝对是没有钱去安置的,他是个实心的孩子,这么多年,跟过他的那些战士,但凡是受伤了的,都是他拿着钱三五时常的去贴补着?!?br />
    无名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挑眉,对于锦然一直都是在贴补一些战士秦朵还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云锦然在那个村子以外还有。

    秦朵淡淡的点头,看到秦朵的心绪并没有多少的起伏,无名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看着秦朵,“秦姑娘这次来凉州城,可是有什么事情?”

    “不过是一些生意上面的事情罢了,大事情倒是没有!”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无名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显然,对于秦朵的直白,他还是觉得很惊讶的,在秦朵的话语里面,无名倒是没有听出多余的其他的心思来。

    “当然,最要紧的事情,乃是我因为被人退婚了,所以出来散散心,他们都说凉州城不错,所以我就是来了!”秦朵耸耸肩,然后就是说道。

    “晚饭来了,快吃晚饭吧,这可是我的拿手菜,你们都是尝尝!”青娘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手中端着托盘,笑眯眯的说道。

    秦朵挑眉,没有想到青娘锦然还有这个闲心来做这样的事情,不过看着桌子上面的三菜一汤两个凉菜,秦朵也觉得胃口十分的好,青娘虽然火爆了一点,但是厨艺显然还是不错的。

    “秦姑娘,尝尝看吧,当初我可就是用这一手厨艺,征服了我家这位!”青娘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对于青娘这忽然的好意,秦朵还真是有些无法接受,抖了抖身子,然后就是点头。

    “谢谢青娘!”秦朵笑眯眯的对着青娘说道,青娘脸上的笑容就是更欢了,看到秦朵的笑容,青娘的笑容稍微的僵硬了一下,看到青娘的表情以后,秦朵笑呵呵的端起了碗。

    秦朵吃的十分的开心,完全就是 一副今晚的饭菜不错我要多吃一点的样子,青娘一直都是没有说话,无名吃饭的时候就是低着脑袋,什么都是不说,这显然是他的习惯。

    本书源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