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群群的脸上带着笑容,看到杨铁铮朝着这边过来,对杨铁铮竖起了大拇指,道:“洋葱头,没有看出来,你挺厉害的??!”

    听到沃群群的话以后,杨铁铮的脸上微微带着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道:“还好啦!班长大人你也很厉害!”

    听到杨铁铮微微带着些腼腆的话语,沃群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到杨铁铮为杨父针灸,沃群群的心里一直都是坠坠的,对于杨家的热情,沃群群也是感触很深的,养母对她也是十分的好,这段时间两个人相处十分的愉快。

    所以沃群群自然也是希望杨父的腿可以好的,别人治好杨父的腿,或许她没有这么开心,但是治好杨父腿的人,可是她芳心暗许的杨铁铮,真正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做出在别人看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对沃群群来说,还是十分的自豪的。

    此刻,旁人看着这两个人,脸上也是带上了暧昧,沃群群的脸上带着笑容还有一些崇拜看着杨铁铮,而杨铁铮则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沃群群,两个人男才女貌,站在一块儿,可以说是羡煞旁人。

    只有孙老的脸上微微闪过一抹失望,他的宝贝外孙女胡琳琳可是在他的耳边说起过很多次杨铁铮,言语中也难免对杨铁铮的喜欢,可是,杨铁铮的身边,已经有美人相伴了。

    外孙女的一片芳心,算是许错了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院子里面忽然就是飘起了一股 浓郁的清香味,香味中似乎微微带着一点苦味,但是细细闻,却还是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甜味夹杂在其中,大家的精神都是一震,然后就是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杨母端着茶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先将茶送到了刘爷爷刘奶奶还有孙老的手中,省长和其他人都是已经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自己从杨母的手中接过了茶杯,茶水正烫,却是没有人在乎,大家都是迫不及待的将茶杯送到了嘴边,闭着眼睛,任浓郁的茶香在鼻尖萦绕,尔后轻吹杯面,浅啜了一口。

    此刻太阳刚刚升起,金色的光芒洒在大地上,给整个院子也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颜色,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陪着杯中的浓茶,大家都是觉得神清气爽,格外怡人。

    “好茶!”孙老睁开眼睛,双眼闪烁着光辉,毫不掩饰自己对这茶叶的赞美,听到孙老的话以后,所有的人都是点头,省长脸上带着笑容点头,道:“是啊,茶香醇厚,经久不散,入口甘甜,口有余香绕唇仿若三天不散,我这辈子品茶无数,就这茶叶,最得我心!”

    听到孙老和省长的感叹以后,杨铁铮笑着点头,孙老这个时候热切的目光就是看向了杨铁铮,道:“小杨,这茶叶还有吗?我买一点吧,不管多少钱都是可以!”

    孙老的眼睛里面都是急切,端着茶杯,死死的盯着杨铁铮,说道,省长也是转过头看着杨铁铮,两个人的样子都和孩子一般,眼巴巴的看着,显然,这茶叶,深得他们的心。

    浓郁的茶香在院子里面飘荡,听到孙老和省长的话以后,杨铁铮刚欲开口,杨母就是已经开口了,道:“一家人谈什么钱,我这就去包一些给你们带去!”

    杨母的脸上带着笑容,当即拿出黄纸包了两包茶叶,两包茶叶分量充足,足足去了昨天茶叶的一般,杨铁铮笑看杨母将茶叶包好递给两个人。

    孙老的脸上微微带着不好意思,道:“这这怎么可以,这么好的茶叶,杨家弟妹,你看多少钱吧,我们买一些,这样白拿怎么好意思?”

    听到孙老的话以后,杨母的脸色微微沉了下去,道:“孙老这这就太见外了,要不是你帮忙,我们家这口子的双腿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可以走路的一天,这不过就是一点小小的心意罢了,还请您不要嫌弃少才是?!?br />
    听到杨母的话以后,孙老笑着摆手,道:“老杨的脚枯木逢春,这得多亏了小杨,我不过就是在旁边偷学 罢了,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小杨!”

    “孙老言重了,若不是孙老在旁边指点,我这个只会针灸不会医理药理的二愣子可是差点就是给我爸挠脚了,那才是真正的害了我爸,我也不过就是偶然间学会了这一套针灸罢了,至于其他的,我可是什么都是不懂的!”杨铁铮笑着对孙老说道,听到杨铁铮的话以后,孙老楞了一下,杨铁铮乘胜追击,道:

    “再说了,这茶叶也是我从后面的茶园里面摘来的野茶,只不过是山水好,所以茶叶香醇了一些,在我们村民看来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孙老就不要客气了!”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听到杨铁铮的话,孙老笑笑,和省长一起接过了茶叶,握着茶杯,眼睛带着感叹,道:“真不希望离开,可惜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等到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子出师了,我决定,就赖在太平村不走了!”孙老笑着对杨铁铮说道。

    “那可不行,你这老小子还是别来了,你一来,我的耳边就得起茧子了!”听到孙老的话,刘爷爷立刻就是瞪圆了眼睛,然后就是说道。

    “嘿,我才懒得管你那点破事儿呢!”孙老听到刘爷爷的话以后,立刻就是吹胡子瞪眼的说道,“自己身体不好还怪别人了,有本事你就好好将身体养好,别找我配药!”

    “不过就半年的时间罢了,到时候我将你的药包全部都是丢出去!”刘爷爷也是不甘示弱,两个老人家就这样的开始拌嘴了,看着两个老人家活泼的样子,大家的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容,院子里面飘荡着大家的欢声笑语。

    和风吹过,笑声传出很远,在太平村的空中飘荡,但是此刻,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带着笑容,几个村民此刻正一脸狼狈的朝着杨铁铮家这边跑来,在他们的身后,只听得无数的嗡嗡嗡声传来,几个人时不时的朝着后面看去,看到后面追过来的那些玩意,脸色都是十分的苍白。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