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三娘的犹豫并没有多久,第二天早上,就是给了秦朵复,她处理完乐坊的事情就是过来接受培训,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和孙三娘签订了合同,然后就是起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合同罢了,至于其他的,倒是一点都不重要。

    合同签订以后,孙三娘也就是差不多是秦朵的人了,孙胜并没有进来,但是却是拖外面的守卫给秦朵带来了好些果品,显然是感谢秦朵的。

    看到这些果品以后,秦朵的嘴角就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笑着说道:“这个孙胜,平时就是个呆子,这个节头, 倒是还蛮精明的?!?br />
    “就怕是孙三娘教导的!”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笑着说道。

    “哪里,如意姐姐你这就不知道了,孙胜在凉州城那可是出了名的呆子,虽然他不愿意说孙三娘是他姐姐,但是谁不知道,不过大家不在他的面前点明罢了,孙胜也是真的关心姐姐,这肯定是开心才是给小姐提来的呢!”洒扫的丫鬟正在扫院子,听到 如意的话以后,笑着说道。

    这个丫鬟是本土凉州城里人,不过是受雇于司梦文,专门从事洒扫的事情,平时也是十分的活泼的一个小姑娘。

    “是啊,这个如意你就说错了!”秦朵也是笑眯眯的点头,从篮子里面拿了西瓜递给如意,“这个大热天的,将西瓜在井水里面镇半天拿出来吃,味道想必十分的不错!”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笑着点头,搬着西瓜去了井边,秦朵拿着账本慢悠悠的看了起来,丫鬟继续扫着院子,时不时的抬头看了一下秦朵,秦朵坐在屋檐下,嘴角带着我那么和的笑容,做事十分的认真。

    吃过午饭后,秦朵照例去午睡了,秦朵刚躺下没有多久,司梦文就是一身风尘仆仆的进了院子,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如意等人看到司梦文,立刻就是跪了下去。

    司梦文是个要求严谨的人,对这些丫鬟也是十分的严格的,在来秦朵这里之前,这些丫鬟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虽然表面上说是借给秦朵的,但是实际上司梦文乃是特意为秦朵培养的,秦朵的身边的丫鬟,和秦朵早就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秦朵也是断然不会指使他们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对于秦朵身边,司梦文觉得,还是需要多培养几个不错的人的。

    如意是司梦文经过了许久的调*教方才是放到秦朵身边去的,对于如意,司梦文还是十分的满意的,可是此刻,司梦文的脸色却是十分的冰冷。

    “如意,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如意低着脑袋,微微咬着嘴唇,然后就是看着司梦文,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司梦文坐在上面,冷眼看着下面,眼睛里面一片冰冷,感受到司梦文的冰冷以后,如意的身子就是弯得更低了,她自然是知道司梦文指的是什么事情的。

    “奴婢不应该,抛却小姐,一个人去庙会玩耍!”如意低着脑袋,颤抖着声音,说道。

    “就这一条?”司梦文挑眉,然后就是看着如意,如意的脑袋低的更下了,一双眼睛盯着地面,整个身子都是在剧烈的颤抖着。

    “奴婢不应该怂恿小姐去庙会”好一会儿,如意方才是讷讷道。

    “我看你是连丫头那个主子都是没有放在心上!你如意倒是好本事了,平时教导你的,你是不是都是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司梦文的话语声音不大,但是就是那话语之中的冷冽,却是让如意抬起了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司梦文,道:“没有的,少爷,我没有,我我”

    “你知道要接受什么惩罚的,自己去接受惩罚吧,接下来的事情?!彼久挝脑诜考淅锩嫔艘谎?,然后就是看向了其他的几个丫鬟,几个丫鬟都是身子一抖,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司姐姐,没有这么严重了,是我让她们去的,每天都是死气沉沉的在院子里面,都是无聊死了?!?br />
    秦朵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出来,坐在司梦文的身边,笑着说道。

    司梦文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呵呵笑笑,看着如意:“如意你们先下去吧,被司姐姐准备茶水,准备司姐姐最爱喝的茶叶!”

    “是!”如意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蒙大赦,直接就是朝着外面走去,后面的丫鬟都是跟上,大家都?带着舒了口气的表情,显然,秦朵的开脱让大家都是舒心了不少。

    “朵儿,你不能纵容着他们,总有一天,你需要有人在你的身边帮衬着你,她们需要明事理,需要大度,而不是一群疯狂的小丫头?!彼久挝奈⑽⒅遄琶纪房醋徘囟?,说道。

    “没事了,司姐姐,我真的不在乎,再说了,她们都还小,而我,也不过就是也一个小姑娘罢了,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生活共勉就是可以了!”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道。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叹了口气,他是在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对于秦朵这个随意的性格,只能看着无奈的叹气,谁让秦朵在这些事情上面,完全就是不在乎的态度呢?

    “朵儿,我只是希望,你的身边,能够有那么一两个人可以扛起大梁,不需要所有的事情都是让你来忙碌?!彼久挝奈⑽⒅遄琶纪房醋徘囟?,说道。

    “没事了,如意平时做事很稳重的,偶然想要出去走走,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都还是孩子!”秦朵笑着对司梦文说道,司梦文看着秦朵,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你和如意的年纪相差不大,如意活泼,你倒是如五十岁一般,这也是原因?”司梦文挑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只是庙会真的看腻了啊,看来看去也就那点东西,实在是没有多少的意思了,若是有意思的事情,还是吃吃喝喝来得痛快!”秦朵笑着对司梦文说道。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就是一脸无奈的摇头,道:“总归是说不过你的,这次处理事情,来的时候,顺便经过一家铺子,他们家的小食味道不错,我已经让厨房去热热了,你等下尝尝看喜欢与否!”

    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听到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的眼睛立刻就是亮了,忙不迭点头,道:“这个好,这才是我习惯的喜欢的方式!”

    说着,秦朵就是伸出脑袋朝着外面看去,看到秦朵的样子,司梦文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很快就是将自己的感情都是收敛了,只是看着秦朵,道:“丫头,假如你最在乎的人,现在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恨他吗?”

    “谁啊,我在乎的人又不多,我相信他们都是不会伤害我的!”秦朵转过头看着司梦文,眼中闪烁着光辉,说道。

    看到秦朵的样子,司梦文的整个人都是顿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道:“也是呢!”

    “是不是有人欺负司姐姐你了?”秦朵转过头看着司梦文,问道。

    “怎么可能欺负我?”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哑然失笑,道:“你看这里这么多人,哪个是我的对手?若不是我让着云锦然那个小屁孩,就那个臭孩子,早就是被我甩出去几十里远了!”

    听到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却是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然后就是摇头,道:“就嘴贫!也不知道是谁还说云锦然越长大越厉害来着!”

    秦朵笑眯眯的对着司梦文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只是淡淡的笑笑,道:“那也还小,没有我大!”

    “司姐姐你多大了?”秦朵笑眯眯的转过头看着司梦文,然后就是问道,她和司梦文初次见面的时候,司梦文似乎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司梦文依旧是这个样子,秦朵看着司梦文,眼睛里面都是好奇,显然是想知道,司梦文究竟年纪多大了。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般扇子微微遮住嘴,一双桃花眼仿若有万种风情绽放,道:“丫头这就不厚道了,哪有问女孩子年龄的,年龄啊,永远是女孩子的秘密,尤其是我这样的上了年纪的女孩子,至于丫头你,还年轻”

    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听到司梦文的话以后,秦朵直接就是笑了出来,看着司梦文,是在是无法想象眼前的这个人是如何弄出这么多副表情来的,似乎是看出了秦朵的心思,司梦文用扇子敲了敲秦朵的脑袋。

    “别想一些没有的事情了,过几天云锦然就是从军营里面出来了,到时候你还是怎么好好的去和你的情郎解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吧,这段时间,我想那小子肯定是憋苦了的!”司梦文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撇撇嘴,完全没有将司梦文的话放在心上,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没有多少的感触的,尤其是对军队不熟悉,所以云锦然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出来,他还是觉得十分的好奇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