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然这段时间自然也是十分的心焦,军队纪律严明,上次不过匆匆见了秦朵一面就是散了,对于秦朵,他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挂念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秦朵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对于秦朵和段祺的婚事告吹的事情,他还是清楚的。

    对于这件事情,云锦然说不出自己的感觉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或者是其他的表情,只是对于段祺和秦朵的分开,还是十分的开心的,这个结果,对他来说,似乎是十分的不错的。

    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云锦然抬起头,恰好便是看到七皇子朝着这边走来。

    “七哥,你怎么来了?”云锦然迎了出去,看到七皇子,笑着问道。

    “有一批粮草押送,出了点事情,需要你去看看?!逼呋首拥拿纪肺⑽⒅迤?,然后就是说道,“在半路运输的时候,遇到了劫匪,那些粮草可能都是出了问题了,你现在有时间过去看看吗?”七皇子的眉头微微皱着,看着云锦然,问道。

    “我”云锦然抬起头,目光里面都是犹豫,他一直都是想要和秦朵见面,也终于是到了两个人可以见面的时候了,但是如果接下这件事情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不可能见面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云锦然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锦然,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我怀疑是有人在中途捣鬼,所以,我不得不派你去查看,锦然,我相信你是可以做好这件事情的!”七皇子微微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对着云锦然说道。

    “那个七哥在去之前我可不可以先出去看个人?”云锦然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行,必须马上过去!”七皇子摇头,将手中的军令放到了云锦然的面前,“如果要是粮草不能按时到达的话,咱们的军队,难免惊慌,这段时间那些蛮子又是虎视眈眈,咱们绝对不能给蛮子这样的机会!”

    七皇子的话语说的十分的严肃,听到七皇子的话以后,云锦然点头,将令牌放了手心,道:“七哥,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去解决!”说着,云锦然拿着令牌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我陪你去点兵!”七皇子跟在云锦然的身后,说道,云锦然只是点点头,快步朝着操场走去,七皇子跟在身后,想和云锦然说点什么,最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他的心里也还是很纠结!

    他自然是知道七皇子要去见谁的,但是军令如山倒,云锦然自然也只有服从的命令,好一会儿以后,七皇子方才干巴巴的开口。

    “锦然,你安心的去做事吧,你放心,我会帮你安排人?;に陌踩?!”

    听到七皇子的话以后,云锦然原本匆匆的脚步稍微慢了一点,然后就是点头,看着云锦然似乎是落下了心头的石头一般的样子,七皇子叹了口气。

    这个秦朵,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对于秦朵,七皇子心头更多了一些疑惑,显然,对于云锦然还有司梦文如此的在乎秦朵,他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在校场迅速的挑选了几十个人,云锦然就是带着那些人乔装离开了凉州城,就在云锦然离开没有多久,一封请柬送到了秦朵的面前。

    “小姐,这是外面送来的,说是四皇子请您去茶楼一叙!”如意看着手中的请柬,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秦朵正在给轩之写信,这段时间她在外面,鲜少和家里联系,而轩之,也是第一次和秦朵联系,在信中告诉秦朵,他有了心爱的姑娘。

    看着轩之的信件,秦朵的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她没有想到当初的那个小男孩这么快就是长大了,转而又是为轩之感到开心,在信中写了好些叮嘱的话语。

    对于姑娘秦朵还是相信轩之的眼光的,再者秦家也不缺钱,所以秦朵对于轩之说女子家世不好自然也是没有多少的在乎,只要是读过书的,可以和轩之琴瑟和鸣的,就是好了。

    “放在一边吧!”如意拿着请柬站了好一会儿,方才是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点头,站在一边,默默的给秦朵磨墨。

    “以后收到这样的帖子直接丢了就是!”秦朵 将信纸吹干,上下左右都是没有找到信封,秦朵的眉头皱了起来,看向了一边的信件,秦朵将火封拆开,里面的请柬丢了出来,然后就是将信封上面的红条撕掉,重新贴了一张。

    “小姐”看到秦朵的样子,如意扯了扯嘴角,四皇子送来的请柬,用的信封是上好的纸,信封也是十分的漂亮的,可是秦朵却是随意的就是将整个都是破坏了,不过就是为了一个装信纸的信封。

    “没事,你将信直接丢了就是了,不过就是也写伤春悲秋的话语,听着臊!”秦朵将信封粘好,头也不的对着如意说道。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