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不知道四皇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对于四皇子,显然是不待见的,直接就是选择了无视,如意看着秦朵的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以后,对于秦朵的性格,她知道的就是更多了,经过司梦文私下的惩罚教导之后,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如意也是了然了。

    秦朵性格十分的温和,但是做事却是十分有自己的方寸,一些小事情并不会和别人争执什么,但是对于大事情,却是始终将分寸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家对于秦朵,方才是有了全新的认识了。

    秦朵是个冷冽的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肯定不会更改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如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才好。

    日子一直就这样的过下去,这半个月的时间司梦文不在,云锦然也是没有任何的音信,秦朵带着如意在街上溜达了一圈,随意的吃了点什么,就是找了一家茶楼坐着听书。

    说书的老先生说书水平不错,那书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三分带逗七分带趣,十分的吸引人的心神,秦朵就坐在茶楼上,从下午听到晚饭时节,方才是和如意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小姐,咱们现在府吗?”

    “恩,你帮我去买一包糖炒栗子,我在老地方等你!”

    秦朵所说的老地方,是街角的那个茶亭,秦朵坐在茶亭,照例花一个铜板要了一碗茶,坐在那里等着如意来。

    “秦姑娘,好久不见,这段时间秦姑娘可是过得好?”一个稍微带着一点阴柔的声音在秦朵的身后响起,秦朵过头,看着突兀出现的四皇子。

    “还好,日子过得很不错,若不是遇见了一些不想遇见的人的话!”秦朵直言不讳,看着四皇子,说道。

    “秦姑娘言重了,我也听说了秦姑娘的事情,对秦姑娘的遭遇表示十分的无奈,不过秦姑娘若是有心的话,在下还是那句话,侧妃的位置,为秦姑娘留着?!彼幕首拥牧成洗盼潞偷男θ?,也不恼怒,笑着对秦朵说道。

    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如意抱着糖炒栗子朝着这边来了,秦朵站起来,直接朝着如意走去,四皇子跟在秦朵的身后。

    “秦姑娘还是没有从段祺的事情中走出来?其实秦姑娘,像段祺那种没有勇气没有胆量的人,在本王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废物罢了,根本就是配不上秦姑娘你,秦姑娘就不必为那样的人伤心了,应该着手向前看才是!”

    四皇子站在秦朵的身边,滔滔不绝的说道,秦朵听到四皇子的话以后,脸上都是带着无奈,她有心想要说点什么拒绝,但是又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

    如意看着出现在秦朵身后的男子,急忙隔开了秦朵和男子,脸上带着笑容,道:“小姐,我已经买了您爱吃的糖炒栗子了,咱们去后吧!”

    “好,走吧!”秦朵点头,主仆俩迅速远去,看到秦朵远去的身影,四皇子的脸上却是勾起了一个笑容,对着身后打了一个响指,两个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四皇子的身后。

    “去给我好好的查一下秦朵这段时间的踪迹,报给我!”说完,四皇子就是转身离去,原本脸上温和的笑容没有了,踏步直接朝着平德坊而去。

    “小姐,刚才那个人是谁???”走得远了,如意方才是小心翼翼的问道,秦朵淡淡的笑笑,“一个不熟的人罢了,不足挂齿!”

    如意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似懂非懂的点头,跟在秦朵的身后朝着秦宅走去,孙胜恰好也是这个时候来,看到秦朵,急忙行礼。

    “小姐!”孙三娘跟在孙胜的后面行礼,这段时间孙胜都是在教导孙三娘店里的事情,孙三娘自然也是学的十分的开心,姐弟俩一起上下,孙胜悬在心头的石头,也是慢慢的放了下去。

    “晚上好!”秦朵笑着和两个人打招呼,点点头,各自了各自的院子,孙胜的后院正在修缮,两套放在连在一起以后,面积明显的大了很多,而秦朵后宅,却每天都是安安静静的,让大家都是看不出任何的事情来。

    “姐姐,咱们先吃饭吧!”孙胜看着秦朵远去,笑着对孙三娘说道。

    “我看今天小姐的心情似乎不好!”孙三娘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淡淡的说道,孙胜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挠挠脑袋。

    “没有啊,小姐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孙三娘翻了个白眼,进了房间,道:“这是女人的直觉,你不懂,也而不知道!”

    孙三娘换了身上的衣服,朝着厨房走去:“你先坐会儿,我去弄饭菜,早上的时候买了好些新鲜的肉,等下我做好你让门卫给小姐送一碗去吧!”孙三娘说着,就是进了厨房,孙胜挠挠脑袋,小姐什么没有吃过,怎么会稀罕这一碗肉呢?

    孙三娘弄好晚餐,又是多弄了一万肉,然后递到了孙胜的面前:“你和门卫说,送进去吧!”

    孙胜点点头,对于姐姐的话,他一向来是不反驳的,端着一碗粉蒸肉送到了门卫那里,和门卫说了两句,就是来了。

    门卫将肉送了进去,秦朵恰好在吃饭,看到孙三娘是从来的肉,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道:“不愧是风月场所里面出来的,为人处世上面,倒是一点毛病也挑剔不出来!”秦朵笑着说道,夹了一块粉蒸肉放进嘴里,味道还不错,秦朵点了点头。

    “你们也尝尝吧!”秦朵看着餐桌上面一桌子战战兢兢的丫鬟,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我在家的时候,逢上秋收的时候,都是和长工们一起吃饭的,大家也没有我是小姐我就高人一等的想法,我知你们严肃,但是不过就是吃个饭而已,就是不要纠结了,快吃吧!”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丫鬟都是点头,有胆子大的丫鬟偷偷夹肉,后面的丫鬟都是跟上,看着这群丫鬟的样子,秦朵就是无奈的摇头,每天都是一个人吃饭,她实在是无聊,有心想将这些丫鬟都是喊进来一起吃饭,可是看到这些丫鬟的样子,又是觉得十分的无奈。

    一个个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坐在那里,就是再好的食欲,也是没有了。

    “姐妹们,既然小姐开口了,咱们就是放心大胆的吃吧!”如意看到秦朵似乎有些不开心,立刻就是笑着说道,说着,率先从桌子上面夹了好些菜放进碗里,丫鬟们都是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然后方才是点头。

    “恩!”

    大家都是答应,秦朵的嘴角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着大家,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环境吃饭,多热闹!”说着,自己也是拿起碗吃起了饭,丫鬟们虽然心中还有些姐弟,不过也都是点头,开开心心的吃饭。

    只是丫鬟们吃饭的时候,心情难免还是拘谨的,毕竟眼前的是主子,就算再开放,一群丫鬟也是不敢在主子面前造次,不过秦朵显然是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看到一群丫鬟开心的样子,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道:“你们都不要太拘束了,该吃吃,该喝喝,司梦文就是太拘束了,什么都要讲究礼法,想想都累!”秦朵笑着和一群丫鬟说道,一群丫鬟听了秦朵的话以后,都是点头的,但是大家显然还是十分的拘谨,吃过饭以后就是各自散了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秦朵吃过饭以后带着如意在院子里面散步消食,如意跟在秦朵的身后,看着秦朵的样子,如意开口,道:“小姐这段时间不开心?”

    “是有些不大开心,不过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罢了,很快就是过去了,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只是有些人不想看见罢了,看见以后又是缠了上来,总感觉有些厌恶!”

    秦朵淡淡的说道,对于四皇子,秦朵是真心的觉得厌恶的,倒不是因为四皇子做了多少对不起她的事情,只是四皇子整个人在秦朵看来,就是一个恶心的代名词,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秦朵才是一点都是不待见四皇子。

    “奴婢不知道小姐如何想的,但是若是小姐不开心的话,那就是不要见就是了!”如意犹豫了一下,淡淡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呵呵笑笑。

    “傻丫头,有些人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想不见就不见的,他偏偏就喜欢缠着你,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孽缘吧,不过也不重要了!”秦朵摇摇头,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许久方才是点点头,道:“奴婢不懂小姐的话,但是奴婢知道,小姐若是愿意告诉奴婢的话,肯定会告诉奴婢的!”

    如意笑笑,点点头,走了两圈,就是到了书房,坐在窗边挑灯看了一会儿书,秦朵关上书本,叹了口气,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