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见到了四皇子让秦朵还是十分的不开心的,接下来的日子,秦朵都是不再出现在众人面前了,每天都是安心的呆在院子里面,偶尔会叫孙胜姐弟过来吃饭,日子倒也是相安无事。

    如此这样连续一个月过去,某天早上,院子忽然传来了敲门声,听到敲门声如意还是觉得十分的奇怪的,这里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人过来,院子也是每日都是十分的安静。

    “谁???”如意一边说着,就是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少女,少女看上去比秦朵稍微大一点,嘴角带着柔和的笑容,看到开门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道;“你是如意吧,我是月环!”

    月环打量了一眼院子,确认秦朵过得日子还不错,舒了口气,秦朵正在院子里面看书,看到月环过来,嘴角勾起一个无奈的笑容,道:“来了就进来吧!”

    “小姐您真是太坏了,一声不吭就是跑了出来,害我们担心你好久!”月环一进门就是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听到月环的话,如意是真的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秦朵竟然是如此的随意,这样的絮絮叨叨也是可以!

    “习惯就好,月环什么都好,就是嘴停不下来!”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如意听了以后,点点头,接过月环手中的东西,朝着房间走去。

    院子里面的空房子很多,如意将月环的东西放在了距离秦朵最近的一间房子里面。

    “你怎么过来了?”秦朵抬起头看着月环,笑着问道。

    “小姐您自己说这一带不错,花草树木也很多,更有很多奇花异草,所以我就是过来了,我不仅过来了,还将咱们厂子里面的几个老中医都带过来了,他们对这边也是充满了好奇呢!”月环的脸上带着笑容,对秦朵说道。

    凉州城地处虽然有些偏僻,也有些荒凉,但是外面却都是连绵的高山,高山之中多湿地,花草树木虫鸟自然也多,秦朵每天都是在凉州城里溜达,除了见识了这些以外,也是认识了一些同行,只是平时都是不显。

    听到月环的话以后,秦朵笑着点头:“是,这段时间我好好的观察了一番,这一带的花草还是十分的多的,并且还有很多可以美容的药材,我都是找人打听过了,对了,我找了几个老大夫,那几个老大夫医术不错,尤其是有个大夫,在这方面尤其擅长,我现在安排孙胜跟在他的身边学习,到时候你们过去看看吧?!?br />
    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月环笑着点头,秦朵都是肯定的人,那肯定就是不错了,秦朵也是没有想到,当初自己不过就是随意的一个想法,现在不仅仅是实现了,并且还弄得这么好,也是让她在这个世界有了立足之地!

    “恩,奴婢这就去安排!”月环笑着点头,看着月环迫不及待的样子,秦朵笑着点头,月环不过就是简简单单的准备了一下,就是转身出门去了。

    “月环姑娘这是要去吗?”看到月环出去,如意一时间有些不明白,怎么刚来就是走了?看到如意的样子,秦朵笑着摇头。

    “月环去解决店里的事情了,你不用太担心,为她将东西收拾好就是了,让厨房多准备几个菜,忙了一天,到时候月环来肯定是很饿的!”

    听了秦朵的话,如意笑着点头,看着门口,眼中闪过一抹探究,难怪小姐如此的在乎这些人,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做到那般呢?

    如意低着脑袋,转身朝着里面走去,像月环一般,有自己的本事,她是不可能做到的吧,毕竟,那是小姐一手培养的。

    如意的心情有些落寞,安静的做完事以后,就是陪在秦朵的身后。

    “心情有些不好吗?”秦朵抬起头,将几本账本放置在了一边,这些都是月环带过来的总账,她也不过就是过目一下,偶尔的时候才会指点一下或者是说出什么来,在某些方面,秦朵还是十分的宽容的。

    “没有,只是看月环姑娘很忙?!比缫獾妥拍源?,轻声说道。

    “对月环来说,最要紧的事情不是伺候我,而是做好他自己的本分的事情,对你来说,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照顾好院子,你无需太多不开心,你你们的分工不一样,所以你们最后得到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所以你就是不要想太多了?!?br />
    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如意看着秦朵,秦朵头也是没有抬,只是在纸上画画写写,最后像是确定了什么,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搁置在了一边,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道:“时间过得还真快,转眼这么多的时间就是过去了!”

    听到秦朵的感叹以后,如意看着秦朵,秦朵甩了甩脑袋:“如意,你跟着我多久了?”

    “算上今天,两个月零九天?!比缫獾妥拍源?,淡淡的说道,秦朵的这一句话让如意的新潮跟着动了起来,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叹了口气,道:

    “是啊,两个多月了,对了,你等下出去,去秋水伊人,找孙三娘,帮我把这几天的账本都是要过来吧,还有再去找一趟孙胜,告诉孙胜,晚上早点过来,我有人介绍给他!”

    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如意看着秦朵,秦朵在原地甩了甩脑袋,朝着里面走去:“饿了吧,咱们先吃午饭,吃过午饭你就去忙吧!每次月环一来,肯定是有很多事情的,我这个小姐也跟着遭殃,也不知道什么人可以把那只猴子给收了!”秦朵朝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若有所思的点头,去厨房端菜,很快一群小丫头都是到了房间准备吃饭。

    吃过饭以后秦朵在院子里面散步,如意则是去店里拿东西并且告诉孙胜,将事情解决完到房间,如意便是看到秦朵已经起来了,正坐在那里看书,旁边放着基本话本子,秦朵最喜欢做的事情,似乎就是看话本子,在如意看来,那些话本子,几乎都比别人还要重要一些!

    “来了,账本放在那里吧!”秦朵没有抬头,对着月环说道,月环点点头,将账本放在了一边。

    “三娘说这是这三天的账本,今天的还没有统计出来,我已经和孙胜说了事情,孙胜说好?!比缫庖槐叻哦饕槐呷岷偷亩宰徘囟渌档?,这是秦朵第一次让她去做这些事情,她不能搞砸了,也很忐忑,生怕什么没有做好。

    “好了,一边站着吧!”秦朵淡淡的笑笑,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放在了一边,说道。

    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如意再一次开口了:“小姐,我来的时候,经过流云布庄,看到了好些锦缎都是十分的不错的,穿着也是十分的舒服,所以就做主买了一些?!?br />
    “恩,反正我不会做衣服,你看着办就是了,若是觉得好的话,多买点,院子里面的丫鬟每人都做两套穿,这大热天的,也着实难受!”秦朵点头,对如意说道。

    “是?!比缫獾妥拍源?,秦朵的话很简单,但是也十分的容易让人想歪,不过如意熟悉秦朵的为人,倒也是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心头似乎有些不舒服,自己这样,少爷会不会找自己的错?

    虽然司梦文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出现,但是对于司梦文的冰冷严肃,如意是十分的清楚的,也是丝毫不敢忤逆司梦文。

    “奴婢不敢,少爷他”如意低着脑袋,轻声说道,谁不喜欢做新衣服,就是她们自然也是不例外。

    “别老想着害怕司梦文,现在你你们是我身边的丫鬟,一切事情都是要听我的,不是司梦文的?!鼻囟涮鹜房醋湃缫?,眼中难得的带上了冷冽,“想想也两个月的时间了,你若是无法做到安心的跟在我的身边的话,反正月环也过来了,等司梦文来,我就送你去!”

    秦朵的话语里面难得带上了冷冽,看着如意,说道。

    听到秦朵冰冷的话语,如意的瞳孔猛地收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朵,这是秦朵第一次,这样冰冷的和她说话!

    可是转而,如意又是想清楚了,谁的身边都是不能容易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的,秦朵也是,秦朵虽然表面上温和,但是内地却是十分的严格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如意照顾秦朵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如意也太过于在乎司梦文了,以致于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如意微微咬着嘴唇,低下了脑袋,她不愿意去承认,但是不得不说,秦朵说的是对的,司梦文早就是说过了,将她们安排在秦朵的身边,就是为了方便秦朵的,他将她们培训出来,就是送给秦朵的,其他的条件,是什么也是没有的。

    正是因为这样,在秦朵的话语说出来以后,如意的心就慌了,她不愿意承认这样的结果,但是秦朵说得对,这就是她要承受的结果!

    本书源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