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七弟在这里和秦姑娘喝茶,七弟是不是也是看上了秦姑娘,不过哥哥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四皇子笑眯眯的出现在了一边,看到秦朵和七皇子在一起,沿着啥诺伊莫采集,转而就是走到了两个人的身边,毫不犹豫的坐在了桌子边上。

    “我早就是听说秦姑娘心中一惊有了喜欢的人,就是不知道秦姑娘是喜欢什么样子的人了!”四皇子笑眯眯的看着秦朵,“原来是hi我七弟这般的人才!”

    秦朵明显的从四皇子的话语里面听到了恼怒,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端起茶杯喝茶,七皇子看着四皇子,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不过也是很快的事情,就是消散了,看着四皇子,笑着说道:“四哥眼中了,我这次请秦姑娘过来,是因为锦然的事情,锦然这次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大夫说锦然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少,但是如果要是能够有什么外部的刺激的话,说不定马上就可以醒过来了,我记得锦然经常我的面前提起秦姑娘,所以,我就是请秦姑娘过来喝杯茶,顺便问问秦姑娘,看秦姑娘是不是愿意过去随我一起看看!”

    七皇子的话让四皇子愣在了那里,嘴角带着一抹哂笑看着七皇子:“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七弟也还是这么一个好人!”

    “四哥说重了,锦然受伤是因为凉州城的百姓,所以我才是过来请求秦姑娘的!”七皇子眉头都是没有皱一下,淡淡的说道。

    “是啊,秦姑娘和锦然青梅竹马,想必也是十分的在乎锦然的生命的,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打扰了,不过锦然怎么说也是我的弟弟,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四皇子的脸上表情瞬间就是改变了,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七皇子,说道。

    “四哥要是喜欢,随时过去就是了!”七皇子看着四皇子,笑着说道,四皇子楞了一下,看着七皇子,七皇子端着茶杯安静的喝茶,和秦朵两个人就那样的做现在哪里,显然是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看到这个样子以后,四皇子的眼中微微闪过一抹恼怒,不过很快这一抹恼怒都是没有了,抬起头看着七皇子。

    “七弟说的是什么话呢,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地盘,我这样贸然的过去,还是不好的!”四皇子笑眯眯的说道。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都是父皇的地方,四哥是皇子,若是想要去的话,尽管去就是了!”七皇子淡淡的说道,四皇子再一次被七皇子噎了去,看着七皇子,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这个七弟,今天倒是硬气得很!

    “既然这样,那我就是先去看锦然了,七弟,告辞!秦姑娘,告辞!”四皇子的嘴角带着自认为十分柔和的笑容,对两个人说道,两个人都是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七皇子,低头做起了自己的事情,显然是没有理会四皇子的意思。

    看到两个人几乎如出一辄的表情,四皇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不过很快就是收敛了,转身大踏步离去。

    许久,七皇子方才是开口,道:“我不知道秦姑娘有什么可以帮助我的!”

    “我什么也没有!”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四皇子,笑着说道:“但是我有钱!”

    我有钱三个字让七皇子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看着秦朵脸上的笑容以后,七皇子的嘴角也是带上了柔和的笑容。

    “那就麻烦秦姑娘了!”

    “我不过是想做一点事情将我不喜欢的人踢开罢了,现在我已经得罪了,那么我就只有一拼到底了!”秦朵的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四皇子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笑着点头,对于秦朵的话,他还是觉得十分的有信任度的,毕竟秦朵这个人,做起事情来,一向来都是十分的认真的!

    “秦姑娘可是愿意和我去看一下锦然,锦然这一次的情况十分的严重,我担心”

    “男女授受不亲,不管怎么说,我和他都是长大了,毕竟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出现,似乎要好一些!”秦朵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拒绝了七皇子的请求,七皇子惊讶而来一下,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就那样安逸的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以后,七皇子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秦姑娘,倒是很独树一帜!”七皇子干巴巴的说了一句,秦朵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站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七皇子,我先去了,谢谢您的款待!”说完,秦朵直接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看着秦朵迅速决绝的身影,七皇子楞了一下,转而脸上就是带上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秦朵,有时候做事,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秦朵去的时候,司梦文正在院子里面等她,看到秦朵来,司梦文将一封信递给了秦朵,“这是云锦然那个小子的病情,你好好的看看吧!”

    说完,司梦文就是朝着外面走去,背影有些幢幢,秦朵看着司梦文:“司姐姐!”

    司梦文顿住脚步,转过头看着秦朵,嘴角勾起一个如花般的笑容:“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秦朵摇头,低下了脑袋,看到司梦文毫不在乎的样子,秦朵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或者说,不管她说什么,都是不重要的,因为在司梦文看来,似乎什么事情都是不重要的一般!

    看到如此,秦朵低下了脑袋,不再说什么,只是心头的某些地方,似乎空落落的,少了一点什么!

    “小姐,风大了,去里面吧!”月环看到秦朵的样子,走到秦朵的什么身边,十分柔和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手中握着信,朝着里面走去。

    “小姐,司公子最近大概是太忙了吧!”

    “是啊,每个人都很忙碌呢!”秦朵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信封拆开了,看着里面熟悉的笔记,秦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写信的人,是云锦然无疑!

    看这个样子,云锦然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罢了!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